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为国为民而醉死应申报“世界非遗”   

2012-06-30 13:22:59|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新法制报》6月26日报道,今年3月15日晚,吉安市公路管理局行政办公室主任尹飞宇因陪客醉酒当场死亡。6月18日,记者从知情人士及吉安市公路局下属某单位获悉,伊某所在的公路局赔偿给家属75万多元。该公路局表示,尹飞宇并非在公务接待时喝酒致死。

 

6月27日《金陵晚报》就这事有新消息:吉安市公路局行政办公室副主任郭建军称,尹飞宇因公务接待喝酒死亡的说法“纯粹是胡说八道”,“当天中午他喝没喝酒我不知道,但晚上是我们局下属的职工学校副校长个人请客”;而对赔偿75万多元一事,郭建军没有正面回答。

 

伊某单位以及同事的“辟谣”,并没否认他“以身殉酒”,而对赔偿行为和所涉金额,没有任何人出面否认。看来,赔偿这回事可以坐实,不过,按该公路局的说法,伊某显然死因不明,由此也造成巨额赔偿的原因不明。

 

若伊某纯属“因私而亡”,其死因和本单位事务毫无牵扯,而“局里从人文关怀的角度上给予尹飞宇家属一定的抚恤补助”,慷纳税人之慨,仅为显示高尚就大咧咧甩出75万送人,这样胡作非为也就太过分了。赔偿的毫无道理,无端挥霍公款,谁能说这不是徇私与非法行为?

 

莫非伊某死于他杀,死于和本单位有关的阴谋?否认伊某在公务接待中喝酒致死,同时拿出巨资赔偿,该公路局圆不了谎,在撒谎的同时,若非露出了什么马脚,也干净利落地戳穿了自己造的谣。

 

陪酒死、公款消费中喝酒喝死,似乎成为公家人的一种常见死法。印象中,好像每个地区都有以身殉酒的官吏,经媒体报道过的醉死事件不少了,但没报道过的这种事无疑占绝大多数。“革命就是请客吃饭”,“接待就是生产力”,公款吃喝、公务接待规模宏大轰轰烈烈,喝酒者任务艰巨且百折不饶,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啊,不死人,才怪。我想,中国公务人员的这种常见死法,举世独有,申报“世界非遗”当不成问题,要不,似乎白瞎了许多精英的性命。

 

近年来出现这种迹象,官方赔偿“因公醉死”,多回避死者参与公务接待的事迹。这说明某些人在观念上有了一点耻感,而这种耻感在民间是固有的。陪酒死,死的不值,死的不体面,即便舍命陪了高贵大人物,这死法也有“贱”的意味。在公款消费中醉死,公开消息出去不仅得不到同情,反招来四周痛骂,骂的还不只是死者,死者单位的名声更加不堪。还有,死亡事件和要赔偿款的报告实在不好写,在下达过“禁酒令”的地方,“因公醉死”的理由更是说不出口,而死者家属得不到大额赔款则不会善罢甘休…….这都是不承认公务接待导致醉死的原因。

 

现实中,没见到“陪酒死”死者家属和单位打官司或者上访告状的,这是官方赔偿迅速、慷慨的结果。其实,在理论上,官家单位已经很接近“不该赔偿喝酒死”的观点了,但是实践中必须赔偿,必须大方、痛快地赔偿。矛盾重重,以正确理论为念头,不能承认公务接待陪酒死名正言顺;可是现实中却真没有不陪酒、不享受的胆量和决心。怎么办?除了撒谎造谣没别的办法——还好,幸亏纳税人对公仆撒谎造谣毫无办法。

 

现在对官吏的监督制约机制,无法实现让他们实事求是的目的,故而公众连官吏的不体面死因都不得而知,知道了也没法做有效干预。可以撒谎造谣,这其实正是制度、机制赋予官吏的权力,由此种种虚伪和明知故犯行为方可大行其道,这就不难理解,醉死如何变成了“工作疲劳”致死。

 

非有公款吃喝不可,非有为公喝酒不可,这是任何下流政治伦理都不敢承认的歪理邪说。有酒喝工作就“正常运转”,有酒喝着就能办事、办得成事;没酒喝、喝不到劲公务就停摆,就办不成事,这样的“公仆”断然不是好人,他们能办的事决不会是什么好事。就凭认定这一种现象存在,全部拿下或全盘“砸烂”的理由就已够充分。

 

公务,或“为人民服务”,都不需要把酒作为办公用品或激励因素;所有的“公务纵酒”与“公务陪酒”都是为私、谋私的,都和真正的公务无关。纳税人不该为“因公醉死”埋单,因为我们不认可“你为祖国喝茅台”,因为实际上并无 “官吏因公醉死”这回事。

 

管不住一张嘴,禁不住酒瘾,或者强人所难劝酒罚酒,这纯属私人操行。公务人员陪酒、醉酒死亡,家属也该区分责任、追究有关个人,和普通群众一样索取赔偿,即便涉及高级官员,赔偿也不从国库出,这就正常了。

 

纳税人遇到的难题,并不是该不该为官吏醉死埋单,而是无法让官吏们真实面对国民。他们用我们的钱大吃大喝,喝出病来,用我们的钱去治,死了,还得用我们的钱去陪,而用钱、赔钱以及编造理由,都无需在意我们这些付钱的纳税人——“醉过”,罪过。

  评论这张
 
阅读(27814)|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