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反腐败不需要民众配合  

2012-06-06 00:2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腐败亟需民众配合

 黎明

 

近段时间,“适度腐败论”这个新名词流行了。本来,在浩如烟海的词语世界,诞生一个新概念并迅速在市面上走红极不容易,这样的词能够出现,往往意味着背后至少有一位敏锐且独到的作者。然而,这个新概念、新观点的发明权,却无人认领。

 

 “适度腐败论”的确有其出处,在某报的一篇社评中,有这样的话:“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不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

 

社评创作方强调,文章的标题和总的意思是“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而其他传媒的编者突出“适度腐败”的内容是非常错误的。不过,既然绝大多数的读者都从主张“坚决反腐”的文章中,读出了“适度腐败”的新思想,总不能把这种阅读效果说成是文章作者的高明所致,也不能说这就是作者的成功。大批读书人通过阅读而误解了作者的主旨,如是的话,那作者至少是犯了自相矛盾和表达含混的低级错误。

 

在反腐理论方面出新,难度极大,同时,出新难也带来“功夫不负有心人”的结果,只要有新说法问世,就一定会被许多人关注、研究与传播。那篇社评中关于坚决反腐的观点,都是别人说过并得到公认的,在文中算是引述、宣传,只有“适度腐败”和“民众理解”的意思,才是自己原创的新鲜货。某些传媒编辑和广大读者的鉴赏能力还真不错,言简意赅的“适度腐败论”被他们提炼出来,也算终究没辜负社评方的一番苦心。其实,被认为具有原创首发资格的作者,也就是真正的发明人,接受这项发明的荣誉称号恰如其分,应受之无愧。

 

对反腐败理论,怎么探讨都可以,出来什么结论也不奇怪。出现一种新说法,若非证实发布者的学术功底扎扎实实,那也总反映某种现实需求或某种群体情绪的存在。言说者总期望说了不白说,总希望得到部分人的关注,他们的言说并非空对空、放空炮。对这一点的评价,辩论中的正方和反方,都可以达成共识。

 

反腐败不好反,一直反腐,也一直说不断加大反腐力度,而贪腐却一直向纵深发展。贪腐数额越来越大,贪腐领域和贪腐项目种类无所不包,直接贪腐及其间接影响的恶果越来越明显,恶性事故与极端案件层出不穷……民间的期待落空了无数次,民众难免失望乃至绝望。反腐败成效这一项,一票否决掉了权力的公信力,老百姓成了“老不信”,不显山显水的“国民不相信运动”暗流汹涌,神州大地骂声如潮,那些关于“洗牌”的呼声,多半是由贪腐堕落事实给气出来、逼出来的。总之,形势特别严峻,“不变不行”基本成为民众共识,社会似乎真的面临了转折点。

 

这种势态,公共知识分子和体制内敏感人士都感受到了。某些忠于体制的文人忧心如焚,提出的应对方略大意如此:权力这一方,不要腐败的太过分;民众这一方也需要配合权力、理解权力,对反腐的要求不要太过分。

 

除了要求民众理解,实在是没了办法。反腐那一头没了指望,也只有做另一头的文章。不管怎么反贪腐也还是大肆贪腐,剩下的事也就只有老百姓的反应问题了,不对老百姓提“理解”的要求,别的无路可走。提这要求也是对老百姓好——既然你的要求和期望一概没有达成的可能,继续要求和期望下去那不是白白“坠入痛苦的迷茫”吗?这可是大不利于你的身体和精神健康。

 

反腐之路走不通的情况下,服务权力的反腐理论、反腐宣传必须要跟上形势、适应形势,若不降调、不后退,那就是“反其道而行之”。

 

权力素来不要求民众积极主动地自行反腐,并且对民间的种种反腐举动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现在官媒对民众仅仅提出“给以理解”的要求,要求民众配合的事项仅局限于思想领域,没要求民众干一点别的事情,按说,官媒对民众的要求真的很低,低到了不能再低。

 

没想到,这些混账老百姓压根就无法理解腐败或反腐的大道理,他们竟然坚持痛苦迷茫不动摇。呼吁民众理解,结果被万众唾骂,设身处地地想想,忠心耿耿的文人,真该感到委屈和气愤。

 

腐败确实需要民众的配合,最需要的配合方式,即民众对腐败的麻木不仁,换个说法就是理解与宽容。“民众允许”的腐败程度越高,贪腐势力就越滋润、越放心,而单个的民众,根本无法确定和把握自己的“允许程度”,要实现心理上、认识上的“适度”,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想都不想,让腐败事实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一片空白。

 

不管怎么教育,民众思想上对腐败都是零容忍,这一点不会改变。但是,不管腐败程度有多高,他们也都“允许”了,事实上他们容忍、顺应了所有极端的腐败。权力根本不必将腐败“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因为现行体制规定了民众没有允许不允许的资格,根本就不存在“民众允许程度”的问题。当然,危险也由此出,民众并非看着人家的腐败收益而红眼、急眼,主要是为自己任人鱼肉却无可奈何的处境而焦灼、而愤怒。

 

“适度腐败论”的书呆子气毕竟十足,在该理论痛遭群殴之后,权力不会出面力挺发明者。“腐败”本身的意思就是职权过度和无度,都到了腐败的程度了,还说什么适度不适度,这也太不顾大面了;腐败是犯罪呀,若适度腐败可以,适度抢劫、适度强奸、适度拐卖人口、适度杀人放火、适度制毒贩毒、适度私藏军火、适度颠覆什么……是不是都可以这样看呢?

  评论这张
 
阅读(682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