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微博约架因高雅而轰动  

2012-07-31 13:40:33|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少年时读郭沫若写的剧本《橘颂》,有句话让我浮想联翩。那是八个字:“勇于私斗,怯于公仇”。当时我想,要是人们都“勇于公仇”,社会就形势大好、一片光明了。

 

吴法天与周燕“微博约架”,或者说吴法天挨打一事,可谓小动作,大轰动;小小的武斗,引发了非主流平台上的大文斗。各种解读不少,设伏钓鱼论,社会撕裂论,公知流氓论,文革遗风论,暴力情结论,民主凶猛论……我还要抛出“因公高雅论”。

 

打架或群殴这等事,每日每时都在发生,一天之内,中国各地发生的个案恐怕数以万计。身处“超级斗殴大国”,司空见惯的混闲事几乎均为私利、私情之争,而就公众事务、公共话题约架交手者寥寥无几。说这就是道德沦丧的征象,有没有道理?纸面上讲话,照顾个文雅的脸面说句“打架不对”,这可以理解,不过,补上这句话就更接近客观、理性、公正与宽容:吴周之战的文明度与道德水平,远高于所有国人间的私斗群殴。

 

文革从文斗到武斗,辩论的两派从运用拳头巴掌到砖头棍棒冷兵器、土枪土炮土炸弹,一直到各式民兵武器甚至军队制式装备,那个过程其实是必然的,也是可以预计的。辩论与战争,都不借利益诉求为由,但比私斗更槽糕。各种私人纠葛或小圈子利益,都被独大的政治权威所压倒,所有的争执与冲突,都必须在“一切为了毛主席”的理由下进行,即残酷竞争“谁对领袖更忠诚”。

 

对抗的双方只能喊着同样的口号为一人之私而相互撕咬残杀,和“公仇”毫不相干,和这次微博约架无半点相似之处。由此联想到文革方式或风气,幻觉过于发达。

 

据说“公知”名声已臭,约架之后更臭,此说意淫而已,约架和公知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没有权力捧场、时时刺激权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不是那么好当的。批评政策、公权、社会积弊,除了知识储备和洞察力必须超过大多数官员、学者,眼下还得甘冒人身风险。操公共事务的心,讲体制外的话,没这种人不得了,他们怎么可能臭得过“私人知识分子”和“官人知识分子”?搞臭公知的努力是白费劲,论证“公知臭了”的大现象,起码要有几个确凿的个例支撑吧,都有那几个公知臭了?

 

不妨一分为二地另行解释“公知”。“公知”有两种,一曰“公共知识分子”;二曰“公公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也能臭街,他不坚挺,软了,怂了,帮闲了,“公公”了,不是原来的那个样子,就臭了。

 

就算公共知识分子约架吧,若这点小屁事都臭街,那么惯于构陷栽赃、时有公然互殴乃至采取暗杀行动的群体,又该怎么说?

 

梁文道谈及微博名人约架时说,“我们以讲理分高下,打架分高下的时候,你分高下的手段和身份就不是知识分子。”其实,约架和怎么打都用了知识,只是打的动作不算知识投入。囚犯读书写诗时还是囚犯;官员受贿或嫖娼时还是官员,打架时的知识分子也仍然是知识分子。

 

   周燕因判断吴某“支持什邡铜钼项目”、站在当地请愿民众的对立面而愤怒(什邡事件流了血)。而关心公共事务的吴某,在表示“不明”铜钼项目污染程度的同时,表示支持对环保的诉求与合法的请愿,并反对警方使用暴力。这么说,双方在主要问题上很有些“同志”的意思。从吴法天事后的解释看,似乎这次冲突的起因中有相当大的“误会”成分,而这种误会,也不庸俗。

 

公开透明环境保护势单力薄的一方。假如月黑风高夜,一个记录现场的镜头都没有,严重低估自发到场“敌人”力量的吴某,非被打惨不可。“势均力敌”往往不是什么好事情,闹得不大,打得不惨,需感谢寡不敌众和阳光下的约架。

 

打了一个人,教育一大片?我看到,吴某被打后,同情他的网友仍是绝对少数,这现象有教训蕴含其间。在每逢官员死亡后各地网民纷纷发来贺电的时代,给自己贴上“体制效忠者”的标签,肯定不能收获许多的荣耀与同情。

 

约架之前,吴法天回骂周燕说:“鸡婆,你辞职呀。身在体制内反体制的白眼狼。” 不管怎么说,这不高雅,并且相当有害。吴法天的逻辑要是成立,等于承认几点:第一,利益和身份应该决定一切,没有正义与非正义可言;第二,体制内合格人员均不会变动体制或批评体制,故而都不值得尊敬与肯定;第三,体制内人员保持高度一致,区分于庞大的体制外群体,那么,不在体制内的社会成员,就有了体制外“同仇敌忾”的充分理由——体制外反体制天经地义;第四,体制内相对的“利益既失者”,可以为自身利益破坏体制。

 

我相信,希望以微博约架这般轻易方式、轻微代价进入公众舆论的无名草根,人山人海,数不胜数,但他们复制“周吴之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观者如山、和者如云事出有因,除了事由的高雅,方式的激烈,还得说有个条件叫做“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评论这张
 
阅读(20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