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恶势力更需要披红挂彩  

2012-08-15 10:38:18|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湘乡市东郊乡长丰村村支书、湘乡市人大代表沈小民6年来涉嫌组织、领导黑恶势力,日前被湘乡市人民检察院批捕。此事经7月30日《三湘都市报》道后引起了较强的社会反响。8月6日,该报再次刊载记者调查,记者在长丰村15个村民小组采访了近百名群众,他们都认为“沈小民是位好支书,不相信他犯了罪”。沈小民被抓后,村里2000多名群众曾自发联名向公安机关、湘乡市信访办等部门为其请愿,请求无罪释放。

网民和当地村民的反应,可谓两个极端。村民认为沈某不仅无罪,还是个“孔繁森”;网民不仅认定沈某黑恶,还将攻击范围扩大到全部村级班子,说是“到处都黑”,“没有不黑的”。

网民的主流感知并不准确。在中国农村,村民的乡土意识、宗族观念依然存在,民间,乡里乡亲之间,尚有对村级主事人的多种制约因素,部分村干仍抱持做个好人、能人的个人目标;另外,恶人、恶势力也有特点不同的成长阶段,在条件匹配时,有个不断变坏的过程,由本来的不黑和弱势力,成为黑势力,而眼下乃至今后,并非所有的村级班子都处在全黑时期。

沈某那个村子的村民,没站在公平正义的立场,也可以说他们被沈某蒙骗了。沈某多数情况下是“兔子不吃窝边草”,为长久保住他拥有的村级权力,他若一直对本村村民不出政绩、不做好事是不行的,不拉起一个拥护他的团队也不行。对本村不黑,形成口彩和统治基础,这是对外攫取不法利益的条件。他不鱼肉乡亲固然好,但他对外地人作恶也是罪,这一点毫无疑问。

沈某的家人和伙伴,试图把他渲染成一个“正义人士”,一个无私奉献、勇于吃亏的好干部,这太过分。其实,就是对本村的集体利益,沈某也勇于损害。这村收了企业、门面不少钱,沈某平时可以随意摊派、乱收费,同时村里的财务都不公开,好赌的沈某有时赌资可达几十万元,就凭这一种做派判断,他没有不贪的可能。

数千村民联名请愿这事我早见到过,那是多个村庄的村民按手印,为一人命重案的当事人求情,要求刀下留人。那个案子,死的是某位著名村支书的家属,他的死因是欺行霸市、不许别人从事某种经营,或按他规定的价格全部卖给他家,甚至到了私设关卡、上路“监管”的地步。由于做的太绝,断了一地经营户的生路,他最终被忍无可忍的业主打死。就这,当地司法也没把这种恶霸当黑势力看待,只是不得已将其认作“不正当经营”,而反抗恶霸的村民领到了死刑判决。这个案子中的恶势力,特点即凭借“红势力”,对外黑不对内黑,而对外黑,黑的是本村外的广大区域,在广大市场中称王称霸——本村村民依然认为恶霸是好人,但本村之外的许多人已对其恨之入骨。

沈某对警察发话,“你们这些家伙竟敢在我长丰的地盘上撒野,有本事跟我来搞!”要不是他带队冲击了派出所,破坏了多种设施,他这个“本村人民的好土匪”还能当下去。在本地追求绝对权威、跨界宣泄霸气,标志着沈某黑势力到了不尊重其他“更红势力”的地步,这样的土匪再也无法保护,不能让他继续当腿子了。沈某被一连串的胜利冲昏了了头脑,不知谁的势力不容侵犯、不可抵触,村官加黑老大的人生之路也就告一段落。也可以这样说,他的教训,在于虽然披红挂彩但还没到足够的级别,跨阶段、超越身份局限干了不该干的事,这是必然要栽的。

沈小民获得过一些诸如“五好家庭”、“优秀共产党员”之类的奖状,这很正常,村官和其他的官员,没几个没有荣誉证书、光荣称号的。入狱之后亮出这种东西来能说什么呢?能说明诸多的评选和奖励都是胡闹。罪证和判决书比那些更能说明真相,两种文本摆在一起,讽刺意味浓郁,它们不分表里,相互依托,相互证明,构成村官黑老大的“核心价值”与实在身份。

“沈小民在2008年被长丰片区七个村的村民选举为人大代表”,此说不对,他当代表和七个村的村民并无关系。村里每个组的组长负责抱着投票箱到村民家里收选票,可以在村民进行选择的时候给出选举意见,反正村民对候选人都不了解,所以选谁不选谁对他们无所谓。于是头脑灵活的沈某对选举中的组长行了点小贿,这就成为代表了。

这个代表身份对大行霸道很管用,以至于在沈小民案发后,“政府表态很慎重”。湘乡市人大曾召开了专门会议进行表决,并出台文件“同意市公安局对市人大代表沈小民采取限制人身自由措施”。熟悉内情的人士告诉记者,这份文件并没有罢免沈小民人大代表资格,这表明湘乡市人大在对待沈小民一案是非常慎重的。不过,这些评议同事沈某的人大代表,其来路是否比沈某光明正大、合理合法,值得一问。

在民主政治、法治条件不配套的情况下,以选举村官为主内容的“村级民主”,有点用处,比较上级指派和暴力恐吓的进步之处,即在于候选人和欲图长久主事的村官,不可以对本地多半选民造大孽(否则会抬高竞选成本),但这仅影响到恶势力的盘剥成本和利益来源、收入构成。

先后组织实施各种犯罪115次,犯下故意杀人罪、贩卖毒品罪、绑架罪等的村官陈晓青曾经说过:“如果没有村干部这顶帽子,在别人眼里就是个混混。”黑势力最佳的组织形式,依然是红组合、红团队,连村级权力都摆不平的恶势力,实际上不可能形成真正的“黑社会”。大量红社会成员“涉黑”的事实告诉我们,“黑社会”赖以存在、成长的政治与文化土壤异常肥沃;铲除黑恶势力,必得找准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26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