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继续追问巧家爆炸案  

2012-08-16 09:54:24|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巧家副书记的辩护荒唐无效

 

黎明

 

云南巧家爆炸案的新进展被某些传媒称为“惊天逆转”,其实,本来几乎所有网民都相信被警方确定为嫌疑人的赵登用是替罪羊,因而这种“逆转”在网民眼里不奇怪。由于巧家县公安局长杨朝邦曾明言用自己的前程担保赵登用就是嫌疑人,而今网上督促杨朝邦“下课”的呼声如潮起浪涌。

 

有人在被杀后又被抹黑为凶手乃至报复社会的恐怖分子,实乃悲切冤深。赵登用作案嫌疑被排除,无疑大善之事,也是警方改正前期办案错误的结果,这应予以肯定和赞赏。如果没有公安局长有言在先并言之凿凿的话,巧家县官方本不该“再度陷入舆论危机”,再说,面对舆论危机也没什么了不起,有局座的道歉和合理解释也就罢了。

 

然而,据潇湘晨报、8月9日的报道,巧家公安局和宣传部均表示,杨朝邦“依然是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另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巧家县县委副书记王刚替杨朝邦喊冤。在王刚看来,在当时的情况下,确认赵登用是嫌疑人并没有错,说“嫌疑人和罪犯是两个概念,那个炸药就是在赵登用身上,也是在赵登用身上爆的,那是毫无疑问的。”还说,杨朝邦之所以会在表达上引起争议,关键因为他并不是一个专业新闻发言人,强项不在于准确的语言表达。

 

 请注意一点,8月7日,云南昭通警方通报巧家爆炸案侦破结果,称,经公安机关侦查证实,赵登用未参与爆炸案的预谋策划,并且在爆炸中当场身亡,他也是本案的受害人之一。针对巧家县公安局在前期案情尚未彻底查清的情况下,在通报中因表述不严谨、不确切而给社会公众、赵登用及其家属带来的误导和影响,昭通市公安局向社会公众、赵登用及其家属表示诚恳道歉。

 

这一举动很好,为赵登用平了反,这样“应对舆论”就对了。不过,巧家县官方、警方并没道歉,这里,是“邵通警方”指出巧家公安局有错,还“代替”巧家公安局道了歉。这不等于巧家官方和公安局长对公众的道歉。不是一个班子做出的决策,故而,巧家副书记可以“推翻”或漠视昭通警方的声明。

 

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抓无辜的人抵罪,“当时的情况下确认赵登用是嫌疑人并没错”,这话怎么讲?凭什么在定人之罪这事上论定“当时对而现在错”?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昭通警方确认赵登用是受害人(不是嫌疑人),他们也知道“炸药就是在赵登用身上”,副书记先生仍坚持赵登用就是嫌疑人。近几日几个门户网站,先后推荐我在此案事发后写的一篇分析文章,文中提醒警方,即便爆炸物确实在赵登用身上,也不能据此一条而认定他是实施人。此“先见之明”其实仅需要普通智力。我不是专搞刑侦工作的,只是和许多网民一起据常识说话,认死了赵某绝非自愿的肉弹(那背后需要他人生中最大的利益诉求和对爆炸地人员最大仇恨的支撑)。但愿,巧家副书记的认知只是由于无知所造成,否则,那恐怕就是人品问题了。

 

巧家副书记提出“嫌疑人和罪犯是两个概念”,论证杨某说的准确无误,好像比昭通警方和网民更懂法,这貌似专业的忽悠就更可笑。警察手里、刑侦阶段,不会有“罪犯”,“嫌疑人”,是刑事案件审理过程中,在侦查和审查起诉阶段对涉嫌犯罪的当事人的法律上的称谓,但所指并非“有疑点的人”,也不是“被警方纳入怀疑范围有待排查的人”。说白了,“嫌疑人”就是警方认定的、未经法庭审查判决的罪犯,实际上,“嫌犯”、“罪嫌”也就是“嫌疑人”的别称。

 

警方颁布的对在逃嫌疑人的通缉令,平时的法律文书、媒体报道,对嫌疑人都要进行“罪行表述”。杨某和巧家官方对赵登用使用“嫌疑人”字眼,指的是赵登用作案犯“铁证如山,不是指赵登用此人可疑——我真不敢相信那位副书记连这都不懂。

 

副书记王刚自相矛盾,还是承认“表述准确”的杨局长出错了——杨某竟然错在“关键因为他并不是一个专业新闻发言人”。他要是专业新闻发言人,担保赵登用作了案就对了?人家杨某当时“赌前程”之际,说的是“以一个局长的名义”,没有一个网民以新闻发言人的标准来要求他。公众认为他作为公安局长和刑侦专业的头目,专业不及格,实干中做错了,而不是话说的不准确。

 

网民要求杨某下课,只是是要求他“兑现承诺”。他该不该被处罚一下呢?这要看他为本案的“改正”做了什么。办案违反常识,有过错,这是既成事实(从“赌前程”一事可知他坚信办成了一个“铁案”)。如果他坚持错误,抵制纠偏,设置过障碍,那他就不仅无能并且恶劣;若在其他地方的警力介入、拿出铁证的情况下不得不承认了错误,也就是说他无助于改正错案的话,那还是应该处罚;即便不受上级处分,他自己也应该道歉并兑现当初承诺的。

 

杨局长纠错有功吗?副书记为他辩护时“透露”了一点消息。他说,“至于案件在后来的侦查工作中出现了重大突破,这个也是人家公安机关,通过各方面的努力取得的突破。”这里用了“人家”这词儿,没好意思说这事巧家和局长取得的突破。

 

公安局长进入县领导班子,和征地等种种“政治活动”搅在一起,干扰刑侦,专业掺水,这不是好事。有网友问我:为什么巧家官方那么需要爆炸案和征地无关的结论啊?我说,恶性案件和征地有关如果仅仅带来形象问题,领导班子仍然可以不在意,但是,了解钱明奇等案件就会知道,征地和爆炸有关联的话,极可能引发人事变动,并带来波及很大范围的一系列的“彻查”。中国的官帽重于泰山、压倒一切,官员们正是按照这一法则行事。

  评论这张
 
阅读(17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