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什么是庸俗或高雅的消费?  

2012-08-24 08:46:25|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前段时间,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告别“庸俗的消费主义”,作为“我们时代需要怎样的价值”之三,引起关注。文中所提的“主义”,原来未曾见过论述,若真实、强势地存在这样一种主义,其发现能力与文本价值就不可低估。

 

林林总总的“主义”,有两种存在形式,一是以文字、语言、画面为载体的存在,有据可查;二是作为事实和现象而存在,无人将其作为自己名下的主张或理论,是被指出、被冠名的。

 

现实中存在一种非文本的“庸俗的消费主义”吗?从该文所指现象看,该主义囊括范围很广。车奴、卡奴、裸婚、裸活;超前、攀比、奢侈、炫耀的消费;背离了消费的“满足生存和发展所需”的本真价值;搞消费崇拜,唯消费是从,用物质填满心灵,无法在物质得失面前从容淡定……甚至将“职位官阶明码标价出售”、卖肾购新“苹果”;都归入“庸俗的消费主义”。

 

此文并非“消费指导”类文字,它是给社会病开出的一张药方,为避免“经济社会发展陷进物质的泥淖”,以实现“一个现代社会的价值回归”。我从中读出了“天降大任于消费者”的意味。

 

为便于清晰辨析,我们将“主义”这个抽象字眼去掉,讨论一下具体问题:什么是正常消费、庸俗消费和高雅消费?

 

对消费项目全额支付的能力不足,这就是“奴字辈”涌现的原因。似房奴、车奴、卡奴等群体,还不属于真正穷人的行列。他们自身拥有了一定的支付能力,处在一个跳跳脚即可拥有某种生活物品或正常服务的阶段,为即时享有而延时支付一部分费用。显然,这不说明其消费具有庸俗与不合理的性质,也不说明扶助其消费的贷款方是在鼓励庸俗消费。

 

消灭奴字辈的办法有两个,第一,让借贷方消失,购买商品或服务全额支付,不许延期;第二,消费者拥有更多的钱,一次性彻底解决。钱不够,才当了奴,钱多了自然不会产生这种问题。也就是说,解决的办法即更多的支付、更多的消费。

 

出卖自身器官以换取某种非救命的身外之物,这不叫庸俗消费,这分明是愚蠢的自残行为,这悲剧流行不开,无需担忧众多消费者跟进效仿。

 

领先时尚不能算超前与奢侈的消费。消费超前、奢侈与否,通常基于个人支付能力而言,个人购买行为,别人没法插嘴。对某种消费的重要性、必要性的认识,你我他思想不一致完全正常,他人取代不了别人好恶与选择。我说你超前或奢侈消费,而你觉得消费的正合时宜,终究还得依你说,我根本管不着。至于“攀比、炫耀的消费”,这没法认定,诛心的,人家因买了称心物件而得意,很自然的事,人家拥有某种财物或享有某项商业性服务,又不是用来欺负人的,咱凭什么气不忿?实际上,贫富级差非常明显,这种情况下攀比消费,也只是孩子气的小众间才有的现象,豪车豪宅和自行车、窝棚的差距明摆着,成熟的人不会比这个。

 

把职位官阶明码标价出售,此举动并非如作者所说“用信念做了交易”,和消费更扯不着。这是一种和行使私权利无关的高级交易,出售的是商品化了的公权力,而非某种信念。尽管理论上说有信念的人才会获得这种交易资格,但这和本来有无信念、而后信念是否改变仍无关系。说事总不能从理论到理论,否则,我们还得承认买进官位的人在进行高雅消费——花钱买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机会啊,高雅的没治了。

 

具有很强的消费支付能力,而淡漠某种高端消费,和高雅、节俭等美德、优点并不必然挂钩。有的贪官搜刮了巨额财富,一分钱都没动用,他很节俭的消费就带着欺骗性或病态。财力一般,又和多数人的消费结构明显不同,多是爱好和需求不同的原因,在其间区分高雅或庸俗,也没道理。

 

所谓“满足生存和发展所需“的消费本旨,其中的“生存”好理解,但“满足发展”就漫无边际了。买官及所有贿赂,谁能说不是为了发展?若依据消费的必要性看高雅与否,维持生命的消费最高雅,也就是越穷越高雅,消费越高越庸俗;可平时被视为高雅、优雅的消费,总是和昂贵连在一起,不然就不高雅了。

 

有没有高雅消费、庸俗消费,还真是个问题。裁决个人消费的优劣雅俗,似乎不可行,且大有庸俗之嫌。高雅消费不好找,合法而无损他人的庸俗消费也难定性。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利他的个人财务支出,非个人消费的助人消费,才算是高雅消费;扩展一点,再加上求知、求真理、求个人修养完善的消费,然后呢,不好再说了。比如说有“文化品位”的消费,这就不明不白——我精通乐理乐器只能算个混饭的,你听场音乐会就高雅了,还讲理不?

 

“成功人士”的确起着带动与示范作用,权贵和富豪今天的消费,就是平民期待的明天。不过,“蝇营狗苟成为‘成功的正道’,不劳而获成为‘幸福的捷径’”,大家一起来“拜物”,并非出自消费领域的问题,而是强权物化劳动力和分配机制不良的结果。公众对某些人的消费不满,并不指向其合理收入支付的消费,而是指向其获得消费能力的来路。

 

超前、攀比、奢侈、炫耀的庸俗消费乃至犯罪消费确实严重,影响极为恶劣,这主要表现在公权单位的消费活动上。和平民生活比较,做横向的国际对比,权力部门消费水平是否合适,很容易判断。药方对着此处开,板子打向该屁股,才对头;而让全社会的消费者都来承担社会沦丧的责任,说的再花哨也是白说。

  评论这张
 
阅读(14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