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穷小子是政务公开的先锋队   

2012-09-22 09:08:01|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政府机构“晒贫困生”的深层原因

 

近来接连出现政府机构“晒贫困生”的消息。前几日,一份名叫“2012年贫困家庭子女教育资助学生名单”的文件被公示在安徽萧县政府网上,公示内容除姓名外,还有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家长姓名、银行卡号、手机号码等个人隐私信息,被晒出的贫困生有300多名(9月14日中安在线);9月18日 ,工人日报报道,河南洛阳当地媒体上公布的“宏志班”预录学生名单,“晒”出了50名预录学生的家庭详细地址、困难情况,如“单亲家庭”、“某某残疾”、“某某重病”等等详情一览无余。

 

被公布的贫困生中有人直呼“接受不了”,学者、律师、传媒人和公众舆论指公示方侵犯隐私,有伤被施舍者尊严。而后,政府机构的相关人士才发现他们的做法不对劲,两个晒贫困生详情的地方,先后都承认“确实不妥”。

 

非官方人士一眼就看出来的不正常现象,官方人员若不经质疑和点拨,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其实,扶助贫困生的企业、高校、政府部门,以往多有晒贫困生的做法,也曾让贫困生“公开竞选”或“演讲比惨”。前些年,要求被施舍对象上电视、上报发表感言表示涕零也不新鲜,而近年抨击此类现象的舆论屡屡大热,随着一轮轮的舆论质疑,晒贫困生的做法,已经被许多人所不齿。

 

只要对近年来关于贫困生的新闻热点曾经关注过,留下一点记忆,这么详尽地晒贫困生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好多官吏还不知道施舍的最高原则是让受施者保持尊严;更不知道施者也该对受者感恩。面对眼下情状,我只好说许多公职人员素质较低,在接受新生事物和进步思想方面,远远落后于传媒、学界以及民间草根。

 

要说内地官吏在接受新生事物方面落后于民间,我也感到有似乎矛盾的地方。“隐私权”这种权利是被“发现”出来的,这概念在1890年由两位美国法学家提出,而在我国,在网络兴起后的近几年才为大家所了解。可是,在不知隐私权为何物的大陆,当红尊者与正常公职人员的隐私权一直被严密保卫,公示他们的信息,或云山雾罩,或民无所用。官吏真的不知道隐私权这回事吗?好像不是,他们只是不在乎平民的隐私权,而对特殊的强势人群,他们从不会犯侵犯隐私权的低级错误。

 

大家的评论围绕技术、方法展开,和官方一起强调,在透明和保障公平、落实监督权之间实现平衡。其实,这里主要的问题并不在于技术与方法。种种现实忌讳和心理因素,决定了鲜有钻空子的“伪贫困生”;需要落实监督权、保障公平与正义的项目多了去,怎么偏偏就轮到扶助贫困生这一项需要特别透明和最强力的监督?

 

公职人员的就职、提拔,他们的奖金、补贴以及住房等方面的福利待遇——公示这些,比公示贫困生信息重要的多。然而,有人见过把他们的父亲母亲、叔叔大爷以及收受数额、理由公示出来吗?除了贫困生和其他类型的弱势群体,官方机构没晒过谁。该晒的不晒,打死也不晒;不该晒的可劲地晒——有选择的晒与不晒,那真叫一个稳准狠。

 

这是一种自觉选择。能晒谁,不能晒谁,不用谁发令或提醒,一切进行的自然而然,自然到官方当事人也觉察不到其间存在决策与抉择活动,甚至察觉不到任何“指导思想”的存在。

 

别的没法晒,不敢晒,晒了就会出麻烦,还好,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敢晒、能晒的项目,大晒特晒,任你瞧、任你查,看我有多透明、多公平、多扎实!呵呵,咱不能晒的太多,能晒的太少,就这有限的透明条件,规定的就这公示环境,不晒你晒谁!

 

不晒公仆和晒贫困生,依据一样,都是出于政治、经济地位的原因。只是,一方由于高而富,不能晒;一方由于矬而穷,可以晒。柿子挑软的捏,公示捡弱的推,说到底,还是官权和民权的关系从根本上错位。

 

晒贫困生之辈,还有个优势在焉。正好,正巧,执政这么多年,本官方还没建立起一个起码的征信体系,没有什么可信的专业督查、统计、咨询机构,在政府根本掌握不了国民家庭收入情况的条件下,为显示透明与公平而采取选择性公示的方法,有些人还他爹的“理解万岁”。

 

贫困生的隐私权不因被施舍而丧失,但他们隐私权的保护范围也受公共利益的限制,公示姓名,由特定圈子把握其详情,还是应该的。这里,我并不同意“贫困也是一种隐私”的观点,因为贫困生申请扶助,必须、也已经以放弃“贫困隐私”为代价。至于贫困生个人心理问题方面,不必多说,穷就是穷,坦然承认,实事求是对自己并无坏处。关注的重点,该是公权作为与官吏意识,贫困生怎么当上了政务公开的先锋队?深思并解读这种错位,不仅对贫困生好。

  评论这张
 
阅读(922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