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夺命养生的土地爷   

2012-09-04 10:12:37|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新一轮卖地潮汹涌而来。近日,浙江温州一次性推出52宗共计3220亩土地,是过去几年推出净地的总和。8月27日,杭州7宗地块低调出让,单日吸金45亿元。许多地方的“地产盛宴”即将上桌,北京9月将交易地块达23宗;石家庄将公开出让8宗土地使用权;武汉市今年将有36宗地集中推出;厦门市将公开出让17幅地块……

 

舆论再次聚焦于土地财政,卖地的“土地爷”则顾左右而言他。卖地的公益理由有好多,诸如提升城市形象、改善投资环境、新农村建设、保障房建设、旧城改造、土地整理、预留发展空间等等,堂而皇之的说法简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更大的夺地手笔亦呼之欲出,河南开封、山西大同被曝光的复古造城计划,还有许多地方的新城区开辟,其背后真实初衷其实皆为拿地,而拿地已成为地方权力系统发展和“养生”的主要手段,甚至是不二法门。

 

人民网8月31报道,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陈国强做客强国论坛在线访谈时表示,只要城市化的过程没有完成,只要房地产作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产业的地位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要终结土地财政是不现实的;对多数城市而言,地方财政高度依赖土地财政的局面恐怕还会再延续相当时间。敢情,中国城市化乃至中国经济和国计民生,都要靠土地财政,咱这儿就仗着卖地盖房发展和崛起,如是,这确实是一条地球人中独特的崛起新路。

 

我承认短期内终结土地财政不现实,但承认其不现实的原因并非如某些专家所说的“改变土地财政是一个系统工程”。我更现实一些,认为不结束土地财政的原因很简单,仅仅是权力不会放弃土地财政的甜头;权力越是无能,经济越是蹒跚,就越发舍不得土地财政这一取财之道。

 

本来在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中,土地出让金已达70%以上,而上半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11430亿元,同比减少4342亿元,下降27.5%;随经济下行,近四成省份财政收入未完成“双过半”任务。土地出让金收入和房地产税收土地出让金大幅度下滑,让养成了大手大脚习惯的地方官员人心惶惶。和普通人群一起过紧日子的计划,提不上桌面上来,纵然“突击收税”,能挖出大钱的企业毕竟有限。再苦不能穷公仆啊,想想看,地方财政明显吃紧,即便温州市这样的富庶之地,“有些单位的奖金已拖了好久未发”,是可忍,孰不可忍?

 

土地财政成了地方财政的命根子,维系这个官家的命根子,需要“修理”农民和其他国民的命根子;土地财政,压根就是和国民生计为敌的,在权力通吃一切的制度下,中国土地资源紧缺,反而成了权力敛财的最大优势条件。

 

有土地私有化的条件制约,或者有不许政府从土地交易中获益的法律规定,政府参与土地交易,难以对社会形成多大的危害。但在我国,“国有土地”归政府所有,政府垄断所有土地,而卖出土地后,土地仍然是政府的。在使用权有效期限内,政府想再征再拆再建,也是一句话的事。实际上,“终极地主”与“终极资本家”即不出产一物的权力,它没卖出任何东西,只是收钱而已,和江湖黑道上的无本生意相比,本质上没有区别。严格地说,中国的土地财政并不进行土地交易,它只是一种被赋予某种理论或诸多理由的抢掠活动。

 

耕地减少会危及粮食安全,食品成本高抬,居民生活压力加大,大肆圈地实为“民口夺食”,但官员就怕夺食不甚顺当。像北京、杭州、温州等地,官员其实庆幸卖地能卖得出去,有人投标就高兴,有人出高价就更高兴,他们根本不在乎土地资源紧缺问题。因为他们可以合理合法的拿地,也能将非法圈地变通成合法,只要有人要地,就能不断地拓展圈地范围。而那些能圈地却没人出高价买的地方,官员们为不得已而节约了土地资源,才心里发堵。

 

政府倒地牟取暴利,开发商高价买地囤地,最终都由居者买单,买房无望或不堪承受房价租金的人就愤怒、就折腾。土地财政的无本生意,必得开动印钞机日夜加班哗哗地印票子,通货膨胀、经济泡沫当然会特别关照中国国人,金融风险演变成金融海啸,这预言显然并非空穴来风。

 

土地财政来钱来的容易,既然有此法宝,对权力来说,“经济结构”和经济环境好的没治了,故而,操心实体经济尤其小微企业就没什么必要。地方权力以私利为标准,各种资源均朝着权力系统的财源方向倾斜,其他领域皆因土地财政的扩张而雪上加霜。

 

土地财政祸国殃民的道理,许多官员与官方的专家也知道。对权力体系的长久利益而言,享用土地财政也等于饮鸩止渴。不过,另一套非财政的机制,可以保证土地财政的尽量延时。任期内当家的一地官员都不会放弃土地财政,毒药是给老百姓以及不知哪一届的继任官员喝的,那毒药对现任来说,是必不可缺的养料和美味。

 

土地财政肆虐究竟到几时?这要看中国“土地爷”的寿命长短。土地财政的终结方式有两种:一是某种崩盘或崩溃,二是通过制度的设计与展开,让人莫予毒的“土地爷”自然消失。

  评论这张
 
阅读(72294)| 评论(3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