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厚道的马悦然能警醒中国人吗?  

2012-10-24 09:52:04|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10月21日,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先生在上海接受采访时表示,诺奖评委今年一致推选莫言获奖,并否认自己靠翻译莫言作品发财,其间他提到“山东官员送他字画,称可以不要奖金,只想要名誉”,当即引起了传媒和网民的兴趣。

 

人们追问哪位“山东官员”究竟是谁,这很自然。这位“山东的文化干部”,曾经给马悦然寄了很多的画和古书,还说他本人很阔,得了诺奖,奖金给马悦然。这分明是跨国行贿,同时也等于提供了贪腐线索。这人怎么阔成这样的?可以想见,此人既然对国外奖项的评委行贿无遮拦,在国内对上级、对评委,肯定还是这幅德行。即便获知他的任职、荣誉、奖励,基本靠行贿得来,国内公众也不会感到奇怪和意外。

 

马悦然指中国作家对他行贿,这不是第一次。去年4 月,中国青年作家张一一在微博上说,曾给了60 万美元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教授,“为其作品获奖进行公关”。清华大学新闻系李希光在微博上转载了此一消息;《南方周末》一记者(夏榆)又在微博上发表一系列质疑马悦然的博文。尔后,马悦然“被迫”公开答复了这些质疑,并批评中国内地文坛行贿及抄袭等陋习。那时,马悦然就曝出了“山东文化官员”的事迹。

 

不过,这次再提起显得格外有分量,因为,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公布莫言获奖后,这是马悦然先生首次与国内媒体对话,由于莫言获得诺奖引发的热议持续发酵,那位尚不知名的“山东官员”变得非常知名。

 

这下,一位全球著名人士,对中国官方摆出了一个亮在明处的难题,要是不重视、不调查,就丢了其他文化官员和领导同志的脸。连网民都觉得不像话,官方难道会不闻不问?大家都在等着瞧。诺奖如果和“中国奖”那么水、那么臭,本国那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可惜,现在谁都臭不了它。

 

马悦然在早对质疑的答复相当厚道。三联书店总编辑李昕说,“在中国有条件竞争诺奖的不过三五个人,其他人倒贴奖金也没有希望。所以说马悦然每月收到多少封信云云,肯定是危言耸听。” 这好像把中国作家队伍真当理性群体了。马悦然答道“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形形色色的人不少,其中不乏急功近利者、脑筋不清楚、自以为是的人,骗子、腐败分子、伪君子,中国新闻中报道过那么多的不堪之事,这也就不足为怪了”。他并没直接点到实质,其实,行贿本是我们社会的习惯,“公关”就是我们中国人日常的生活。

 

马悦然对出自国人的一些质疑和诬陷的感受是“难以置信”,这完全正常。  在中国古今文学作品向世界传播这方面,没有一个当代的中国人能比外国人马悦然院士的贡献更大,就这,还有某些有头脸的人坚称他“蔑视中国,蔑视中国人”。故而,马悦然公然宣布蔑视了:“我蔑视的是五毛小骗子,抄袭别人的作品的记者,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以及制造假新闻的伪君子”。呵呵,这老头好酷,连“五毛”都知道。

 

不善思维的善良人,倾向于把别人设想的不怎么邪恶;心地歹毒的的家伙,总是以为别人比他更凶险;只知道钱的人,会坚信别人所做一切都是为了钱。别处不是没有行贿受贿搞贪腐的,外部世界的人类并非都坚持正义信念,客观公道地待人处事,但是,似我们社会中,贿赂和“拿钱摆平”成为习惯、规则和思维定式,这就是游移于文明世界之外的文化了。

 

庙堂接受贿赂,为社会心理之明确导向,中国人怕就怕烧香找不到庙门。“官场文化”和“民间文化”都是一个样子。遇到被认为值得获取的奖项和荣誉,国人想到的就是“抓紧活动”,否则会被人当作傻二。虽然本国攻击别人授奖是讲政治,但本国正式的官方奖项,不可能不对候选人附加政治条件;而除了讲组织纪律和政治因素的奖项,剩下的就是一手交钱、一手接牌的“荣誉”了。眼下的中国,举全国之力做不到一件事:在一国范围造就一个令人佩服、众望所归的诚信之奖。

 

我相信本国具备这种特别的能力:把奖励活动交由咱家操办评奖,毁掉所有原本令人信服、推崇的奖项,不费吹灰之力。

 

粪坑即为蛆世界。人类和低等生物的某些特点一样,认知总不免受到客观现实、生活环境的局限。“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中国先贤庄子早就发现了这个道理。

 

当一个人看不到身边存在一个抱持信仰、理想、原则的同类,当看到的成功榜样均属蝇营狗苟之辈,贿赂与漠视规则自然不成为可耻之事,同时也自然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和自己一样的精神状态。若不经另类文化和异类意识的对比与提醒,则将一直向全世界展示恬不知耻之憨态。但愿马悦然的担忧,能够警示一下中国官民——连行贿受贿都习以为常,连一项可信的奖项都树不起来,整天屁颠屁颠地有意思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