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天灾中的校园——堡垒或者坟场   

2012-10-06 14:04:37|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在灾难再次发生之后,说几句憋在心里已久的话。

 

一个预言,一次震撼

 

有人说我是个“乌鸦嘴”,我也不好否认人家这一观感,因为我担心、预测的祸事说出来不久,就真的出了那种事,这确实有些实例可证。比较著名的例子,在2008年1月中旬,我写出了一篇类似“地震教训总结”的文章发在报刊和网上,题目为《看日本地震,学日本长处》。

 

2008年元月13日,日本千岛发生了里氏8.3级的强烈地震。感慨于千岛强震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想到“如此强震如果发生在我国将会怎样”,分析一番,我指出“对豆腐渣工程睁只眼闭只眼,那只好以众多国民的生命为代价来揭露豆腐渣工程”;还说:“不认真的民族,平时稀里马虎得过且过会付出巨大而隐性的代价,一旦遇灾逢变,为平时的马马虎虎而负责的,则是隐瞒不住的殷红鲜血和活泼生命”。很不幸,数月后四川的“5.12”大难,给“乌鸦嘴”做出了一个有力的证明。

 

不幸之中更不幸的是,“祖国花朵”或“我们的未来”,为成人的低素质而惨遭荼毒,稀里马虎的国人,让自己的后代,构成支付代价的主体。

 

汶川地震发生后,我作为自费的志愿者赶赴灾区,亲眼看到德阳市绵竹富新二小灾后现场。据我所见,该镇清代、民国的老房子没倒,看上去粗制滥造的破房旧房也没坍塌,富新二小的教学楼,是全镇惟一倒塌的建筑。

 

教学楼倒塌,让126名学生丧生。学生家长在镇上的大街上悬挂标语,在学校的废墟上设立了灵堂。走上教学楼废墟,小学生们笑容灿烂的遗照一张张进入眼帘,站在灵堂前,我突然感到双膝发软,两腿不由自主地弯曲,整个人像是被一种力量往下拉扯,同时心里也好想跪倒在地。

 

我本是个神经铁硬、没心没肺的人,原本以为自己不可能因面对残酷场面而心旌动摇,于是为自己这意想不到的瞬间孱弱而暗自心惊。我克服那股让全身下坠的力量,面对灵堂直立默哀,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那位到场的日本记者,为什么跪在死难学生家长面前进行采访。

 

我看到一堆堆整块裸露、表体光滑的红砖,看到和粗铁丝一样的“钢筋”,看到主要由一盘散沙构成的水泥块;拿起一块还带着水泥的砖块用手一抹,砖块上就干干净净不带一点粘连物……..那片废墟中,每一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建筑材料,告诉任何一位对建筑完全外行的人:这座教学楼,压根就是一堆“豆腐渣”。

 

废墟里,一册《安全教育课本》引起了我的注意。对学生,不是没有安全教育,可是,十秒钟内,福新二小教学楼完全塌毁,任何安全知识和求生技能都无法应用、施展。在大人们造就的“豆腐渣”之林,学生即使接受了最扎实的安全教育,也还是难逃一劫。接受教育的对象,首先该是制造豆腐渣的大人们,而针对他们的教育内容,也不是校园安全教育——最重要却也是最难完成的“成人教育”目标,即“不腐败、不黑心”。

 

打着为后人造福旗号的人为后人造就了一座活埋之墓。悲愤,两种强烈的情感并非总是交集在一时一处,而在富新二小的废墟上,只要是个基本还算正常的人,则不可能不悲愤交加——这正说明悲愤者理性尚存。

 

 

一处遗憾,一窝隐患

 

危及校园安全的自然灾害,主要是地震、洪水、泥石流、雷电等灾害,回顾如果校园在自然灾害来临时不能起到堡垒的作用,别的什么措施也就失去展开的依托,都难以起到有效的救生作用。

 

2005年6月发生在黑龙江宁安沙兰镇的洪灾,死亡人数最终确定为117人,其中学生为105人。沙兰镇本身就地处低洼,学校又建在镇里的偏低处,教室还是2003年的危改房,改建时没加高地基。其实那场水灾的烈度不是很强,大人淹不着,站在窗台上的孩子就能活下来,避免伤亡完全可能。但是,无奈那种学校建筑,似乎“特供专用”地陷儿童于灭顶之灾,于是学校就成了孩子的坟场。

 

对学生最大的伤害还由震灾和灾中的劣质校园所造成。汶川地震后有两件大事令诸多国民耿耿于怀,一是学生死亡人数,始终不见权威、准确的通报,查阅官方发布的数据,仍停留在2008年5月21日,四川省教育厅厅长在教育系统内部会议上通报:四川省教育系统共死亡6581人,其中学生死亡6376人;1274人失踪,1107人被埋;二是学校垮塌夺命事件背后明显存在、可能存在的建筑腐败等违法现象,一直没见追查和结论,似乎对震中校园建筑垮塌事件,不管由什么因素造成,一风吹,一概免责了——这一点尤为人们所忌恨,只因它遗患多多、危害甚烈。

 

此后有种说法,道是“学校遭遇自然灾害对学生伤亡事件不予追究”。这说法如果成立,那就标志着保护下一代的文明遭受震灾并几近垮塌。其实,区分自然灾害危害因素和人为负面因素以做出责任认定,本是固有之社会传统,无需新的立法,技术上也不存在难以解决的问题。2006年,如教育部官员之辈还曾发文,明确宣布过“自然灾害致学生伤亡追究领导责任”。

 

就说在汶川地震之后,主流媒体、体制内专家都提出了灾区学校建筑质量低劣导致大批学生死亡的问题。官方面对舆论质疑,起初曾多次表态,许诺将彻底调查学校垮塌建筑,依法惩处相关责任人,只是后来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急流勇退”了。最初改口,起于四川省司法厅厅长刘作明的放风,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并不主张追究大地震后的建筑质量问题。原因之一是,除了高强度地震作为不可抗力之外,大规模校舍垮塌的问题出在建筑设防标准,规范存在不足,这就不是哪个人的责任。而后,四川灾区地方官员和住建部等官员纷纷表示,地震中倒塌的学校建筑质量没有问题,不是所谓的豆腐渣工程。

 

而在此之前,官方不仅表示过将积极追查的态度,实际上,追查的工作也开了个头。德阳市委书记蒋国华在回答记者提出的“为什么下跪”问题时说过:震后我们确定了8个调查点,都是楼房垮塌严重、死伤惨重、老百姓有意见的学校,不光是富新二小。富新二小是先开始进入程序的,目前,全市已检查6所学校了。

 

改口换策,最终导致大谬出台——地震中别处不倒学校倒,但倒掉的没有豆腐渣,没有一处垮塌是由人为责任造成,都是大好人,大震,震出来了灾区学生死伤遍地加遍地清廉。

 

孩子依然好欺负,校园建筑一如既往可糊弄。孩子们以生命为代价揭露出豆腐渣工程,但迅即被宣布没了,吃学校、吃孩子的人利益既得,一切责任均由天地承担之,孩子们白死了。由于他们白死也没什么了不起,以后将有不少孩子还会白死。

 

 

一位牛人,一国失常

 

汶川地震后,中国出了个“最牛校长”,他是已故的四川省绵阳市安县桑枣中学校长叶志平。去年6月29日他的追悼会上,四川安县一位副县长读了一份由组织部和宣传部共同起草审定的生平介绍,其中写道:“(叶志平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光荣的一生,为安县的教育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悼词只字没提“5·12”大地震时桑枣中学2200多名师生用1分36秒逃生的事情。

 

“最牛校长”多年来不断加固教学楼并定期组织学生进行防灾逃生演练,令校园经住了汶川大震的考验,全校师生零伤亡。叶校长此生,“就活了那1分36秒”,他整个人生的光华,就闪现在这1分36秒。当地官方回避这件事出于何种心态?不便透露的,可能是高尚乃至至上的理由。

 

最牛校长出名,小背景是该校园建筑质量原本太差,而大背景是在广大区域的校园建筑质量普遍太差,宣传最牛校长事迹,不管蓄意或无意,都有指向权力责任的意味,至少,会引发不利于权力的联想。不提那件事,是“讲政治”,为了这一种高尚,做很下流的事,就连他人对生命的意义与贡献这种事,也可以一笔抹杀。

 

震灾中教学楼不会坍塌于一瞬,一个学生都不死,即成就中国的“最牛校长”。在发生地震不死一个学生的国家,各个学校难道都有一个中国式的“最牛校长”?事实是没有。

 

中国出了个范美忠,范某所在的学校也没死学生。中国还出了个据说用肉体垫住预制板保护了学生的谭千秋,他所在的学校伤亡惨重,这惨重也是该校乃至全国需要英雄出现的原因。英雄需要愚昧的配合,而我们其实都不需要英雄,大家只是需要正常的校园建筑,不需要用谁的肉体做孩子的盾牌。范美忠狗熊,作为一介素无救生训练的教师惊慌失措鼠窜而逃,谭千秋因教学楼倒塌跑不出去而成为殉难者或英雄——如果让学生家长选择孩子就学的学校,他们会因为质量低劣的教学楼里有个谭千秋,就选谭千秋的学校吗?

 

某类牛人和英雄的出现,是因为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信念不太正常,是因为惟利侍强的社会成员规定出了后代的弱势地位。尤其当权力系统面临危险冲击的时候,为了保护建筑质量问题涉及到的方方面面的强者,不良体制下的权力,可以毫不迟疑地将后代和未来置之脑后。

 

他国国民遭遇震灾,会选择校园当避难所,因为那里的校园堪为堡垒;纵然我们的建筑能力不比他国低,却把许多校园建成了凶险之所,除却体制与观念之因素,这无法解释。

 

不需要牛人和英雄,要的是不出那种牛人与英雄的正常环境、正常的法治秩序。欲让自然灾害中的校园不再成为学生坟场,法治、法规必不可缺,这一点没人质疑,可是,对校园坟场事件“概不追究”的司法与行政,是不是校园坟场的设计者与施工方呢?

  评论这张
 
阅读(425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