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黎明:没翅膀的“国军”成不了天使  

2013-04-23 17:49:34|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雅安地震后再让国人心头添堵的是,震区交通拥堵,灾民“生命线”不畅乃至时有中断。

 

雅安境内地质灾害多发,路况和运力本来就很糟糕,地震后必然更加不堪,即便没有大批车辆云集,出现走不通的情况,也是必然的事情。

 

赵牧先生谈及汶川地震时他在灾区的几个重要感受,第一句就是“交通和通讯能否保持畅通是第一位的”。我在汶川地震后也去过灾区,对此话深有体会。我想,下车步行前往重灾区的汪洋副总理,会认同这样的观察。

 

一味批评社会救援车辆添堵,强调民间“不添乱”——这是目前存在的一种不客观的偏见。综合各路报道分析,民间车辆对道路堵塞的贡献份额并不大,堵塞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山体塌方、巨石挡路、碎石下落;二是大型机械车会车困难,为救灾而来的重型装备派不上用场,反而成了救灾的累赘。

 

另外,次要原因至少有二:在交通管制、管理方面有瑕疵,如京昆高速雅安段、成温邛高速等禁止社会车辆通行,去灾区的私家车和民间救灾车,被迫绕道国道308线、省道210线等国省干线,加剧了拥堵;信息和指挥方面也有问题,如进入灾区的某些专业救援队、医疗队四处奔波却屡屡“扑空”,遭遇无人可救、出师无功的尴尬,这会干耗交通和其他资源。

 

媒体不该对“××公司抗震救援队”、“××美容美发店抗震救援车”等民间救援行为做负面报道。与五年前汶川地震后情况相比,这次地震后自发的爱心救援迅捷而给力。民间人士通过微博、微信联系与集结,带灾民急需物资从各个方向涌向灾区,为灾民雪中送炭功不可没。对这样的民间爱心、社会公义,不可以变着法地实施打击。

 

不受交通限制的摩托车拉乘客前往芦山,然后空驶返回雅安,再度揽客上山,此不该“被负面”。摩托车搭载的是灾民最需要的、最可爱的人,他们是灾民的家人,在外打工的壮劳力,返家救灾的生力军,此时“偏往虎山行”,只为救人保家一个目的,他们比向灾区推进的“国家力量”找人更准,救起灾来更舍得力气。

 

媒体称“在芦山县城,几乎每一条道路两旁都停满了车辆,有当地居民的私家车,但更多的是外地赶来支援灾区的社会车辆”。这“拥堵”太好了,交警在420日晚禁行所有社会救援车辆,这些车是在禁行前赶到震中的。这是好事,有功无错。

 

雅安地震当晚,来自汶川的数十辆出租车装满水和方便食品,赶赴芦山灾区。当地人称:“他们(出租车司机)懂得雅安人的心情。当年他们就是这样盼着山外的人来救的。”

 

当年汶川地震时,第一支救灾部队徒步抵达北川县城,是在地震发生近21小时之后,此前,长虹、九洲集团、新希望集团等四川本地企业的救援队伍和物资,早就到达了重灾区。

 

震灾发生之后,能在第一时间投入救援的往往是个人和邻居,当地自救和邻区来援比等待国家救援更现实、更有效。所以说,在震灾后即刻劝慰“大家不要自发行动,政府会有安排的”,并非明智之举;应在清楚评估灾情之后,看到救灾力量明显饱和时,再劝阻、疏导民间救援力量。

 

41819日,四川举行代号‘闪电-A’的跨区地震救援演练,此次演练主要是为检验承担地震综合应急救援任务的消防部队战斗力。演练假设四川某地发生7级以上强震……现场只有崎岖山路可抵达。搜救队抵达现场后,先后开展了搜索定位、狭小空间救援、悬崖救援、夜间搜寻等项目的演练”。

 

上面提到的演习,可谓“神预测”。照片上制服“雅安消防”字样赫然在目,演练人马只隔一夜就参加实战了。专业设备完备,项目操作车轻驾熟,除了一个问题,各方面专业素质没的说——绝对专业,只是,“抵达现场”这一个问题没法解决。

 

现代国家的救援,全凭陆军的时代早就结束了,而我国在经济、军事力量与水平上进入新时代了,但在救灾救民这领域却远远落人之后。

 

422日下午359分,四架分别装载食品等物资的军用直升机从成空驻邛某军用机场起飞前往芦山县的太平镇和宝兴县实施空投,这也是黄金救援72小时内首次实施的物品空投任务”。194810月起,美英为西柏林250万居民大规模空运日用物资,1949年初曾达到每日8000吨的运量。我国观众看惯了本国空军的威猛画面,不难想象,凭眼下的国力,往灾区空投足够的人员、装备及物资,该是小菜一碟。

 

灾区余震、塌方和飞石无法预测,抢修道路的效果不可预期,修路之法本不可指望。现代技术给了人类飞翔的翅膀,我们就该把翅膀用到最要紧的时候、最需要的地方。

 

谁能抵达灾区,谁能在“黄金时间”抵达和开展救援,谁就是灾区人民的天使,全国人民的天使。而无法抵达,再高的专业素质也施展不了,再优良的技能和设备,再充足的救灾物资,再强烈的责任心,都投放不到该投放的地方。

 

救援人员和急需物资没有雄飞的翅膀,爱心就飞不到灾区。没路走而不能飞,即便身为国家级专业救援队伍中的精英,也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和本应专享的光荣。

 

汪洋副总理不该走路,那时他不能飞,情况极不正常。现代国家的救援,全凭“陆军”的时代早就结束了,而我国在经济、军事力量上进入了新时代,但在救灾救民这领域却远远落人之后。这显然与国力极不相称。

 

将高端科技用到地面的平民身上,将空中力量引入、融入救灾机制,令其作为并非特殊的常备救灾力量,在国民危难时刻能够大规模出动、高效率运作,这就是救灾力的飞扬、人文的提升——国人以生命与挫折为代价,从历次灾难中获取了这条宝贵的经验。

 

                   2013423

  评论这张
 
阅读(10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