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哗众取宠是你的正当权利  

2013-08-15 06:47:23|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哗众取宠是你的正当权利

 

上世纪80年代,我收集成语词典,把汉民族成语过了一遍筛子。根据研究发现,提出以“成语词性”划分成语类别的新方法,写出的论文参加了1984年在烟台召开的全国语言学术会议。这一研究过程,有助于形成严谨进行逻辑思维的习惯,对提升表达水平也有较大帮助。其间,我还遴选出“不正确”的传统用语,在我的话语中,有些成语永远都不会在表达“个人见解”的时候出现。比如,我不会指责人“哗众取宠”。

 

就“哗众取宠”专门开讲,将批评到太多的人,包括诸多文学、学术大家、硕大政客、著名与非著名的批评家,一些相识的朋友。总之,所有使用“哗众取宠”一词批评他人的朋友,都在我批评或提醒之列。说的更直接一些,希望今后,各位请不要指责谁谁“哗众取宠”。

 

汉民族成语,可谓汉民族语言文字乃至汉民族文化中的精粹,熟记“在本”或所有“活着”的成语,已经是文科学者的一项重要的学习成果,如果对这部分传统、实用的文化符号不熟悉,那连当本土土帽学者的资格都不够。不过,让人感到特别遗憾的是,虽经百代修啄、千锤百炼,汉民族成语仍然保留其中的某些荒诞话语和荒唐用法,一代代人入眼过耳、张口就来,却从未有人对普遍流行的谬误提出质疑。这类事例印证着中国人缺乏独立思想意识和不善慎密逻辑思辨这两大毛病。大众舆论场和严肃的话语场上,“哗众取宠”长兴不衰,听的人耳朵起茧,这其实就是典型的“从众”和“无心”现象。

 

我不会指责别人哗众取宠,因为,哗众取宠是人家的“天赋人权”。

 

免不了追根溯源。使用“哗众取宠”的年头可多了,它的出处是《汉书·艺文志》:“然惑者既失精微,而辟者又随时扬抑,违离道本,苟以哗众取宠。”在古老的原创文本里,这个词用于批评某类文化人,从此,中国人就拿这个词当贬义词,一直沿用下来。

 

辞书解释哗众取宠,“以浮夸的言论迎合群众,骗取群众的信赖和支持”。这在曲解基础上规定下了贬义性质,又超前、超验地规定出被批评方的既定地位。一旦用这个词,你就成言论裁判,他人浮夸不浮夸、行骗不行骗,依你的好恶与褒贬——可实际上,你什么都没说,除了表示厌恶或反对的情绪,什么都没说,也就是没讲理、没分析,没指出人家的言论、意见于何处表现出了浮夸。所以,只要看到你用这词而不见别的分析,即可断定你无理可讲,一个只抒情不讲理的家伙。

 

“哗众”,为方式、方法,就是以众人为对象,以话语、文字、图像、形象、行为、艺术行为等各种表达方式,引起大家的注意;“取宠”,指向表达动机和欲图后果,就是想讨大家的好,希望大家对表达方产生好看法,认同所表达的内容。这,难道有什么不正常吗?这“哗众取宠”让你恼怒在什么地方呢?

将哗众取宠规定为贬义、拿它严厉批评用语的人,少了份细心。对众人“取宠”,是好心、善意。对你取宠,是看得起你,尊重你,这是下位的姿态。哗众而不取宠,那就取辱、挑衅、讨人嫌、找抽,恶心你,警告你,不鸟你的感受,不在意你的认可或反对。你看,不排斥受众的“哗众取宠”,客观上是不是在肯定哗众者的善意和定位?

 

文艺表演,选秀秀艺,普通作者发文发帖,小人物演讲,社交场合应酬,包括某些官场活动……太多太多的日常情景,太多的哗众举动,都不是取辱、找抽的,这都为取宠。市场上做广告更是,搞策划推广,那压根就是个哗众取宠的专业,花大钱且费尽心机,就为获得哗众的机会,准确定位受众,为的是准确的哗众取宠。取不了宠,钱就打水漂,不得宠反取辱,那就把商家恶心死了。

 

不必哗众取宠的家伙,都是你惹不起的主。听着!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鼓掌!不同意不举手的全都记录在案!我哗众之后你必须说很激动、很振奋、深受鼓舞,你要是连一点兴奋都不表示,就有人对你表示愤怒:不爱国的人渣!滚出中国去!

 

扯远一点,把权力关进笼子的权力制衡机制,靠得就是“哗众取宠”的政治角逐,也就是阳光下的政治竞争。遵循一整套各方必须遵守的规则,候选人在公开透明中比拼哗众取宠的本事,主张与素养都摆在明面上,看谁的主张更得人心,谁的素质表现更好一些。而在黑幕后比阴恨、比拼爹,不需要哗众取宠,至少不需要对全社会哗众取宠。显然,阳光下哗众取宠比拼出来的政客,其本事和可信程度,都比不经哗众取宠过程的贵人高得多。

 

开放哗众取宠,公开竞争哗众的资格,由于哗众者接受全社会智力的检验,欲获取宠之效,则变得极不容易。假如全社会群众过于弱智,即便在公平规则下哗众取宠已经成为每个人的权利,却依然不能识别话语正误与骗子身份,这如何是好?简单,这就叫无法突破的“历史局限”,正常的“活该”。

  评论这张
 
阅读(10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