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两县官员“全军覆没”也没败  

2013-08-21 12:06:53|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反腐败——切实保障腐而不败

 

 

不行贿不行啊——下级官员如是说;不腐败好难啊——有权的官员这样说;要清正廉洁,打铁还得自身硬——这话是所有官员动不动就念叨的。掂出这三句话,中国社会腐败与反腐败的大势,已基本了然。

 

两个腐败窝案,导致两县官员“全军覆没”,被《中国青年报》820日的“舆情观察”捆绑在一起进行分析,提出的问题为:官员为何“一窝蜂”行贿县委书记。

 

腐败窝案之一:814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安徽省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收受贿赂案。检方指控,其在任职萧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期间,共收受贿赂109起,价值共计约2000余万元。该案起诉书涉及66名行贿者,几乎覆盖了萧县所有的乡镇和县直机关,还包括萧县四大领导班子的成员。

 

腐败窝案之二:618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甘肃省华亭县原县长、县委书记任增禄因收受贿赂991万余元,另有411万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而被判处无期徒刑。不同寻常的是,同案居然牵涉了129名华亭县官员,几乎覆盖该县县委、县政府以及各乡镇政府机关,交织出一张触目惊心的“行贿买官”网。

 

肯定是“不完全追查”的结果,但即便如此,也实现了“腐败无死角”。若践行口头和文本上的理论与制度,原班人马几无可用之才,监狱高墙内齐聚四大班子,囚徒中人才济济,其中也不乏反腐纠纪之专业人士。这样,承认“绝大多数是好的”,就需要厚比城墙的脸皮。

 

总会有稚嫩者大惊小怪,媒体指“公众的神经不断遭到挑战”。有网民留言,“不曝能猜到,一曝还是吓一跳”,这矫情了一点——既然早知道,不会吓一跳。

 

还有多少个和萧县、华亭县一样“腐败全覆盖”的县市?应该说,做通盘比较,两县不见得一定就是特别腐败的地方。在所有县域,权力职能、书记地位、组织架构、运行规则等都一样,在用人标准、选拔程序、教育培训等方面也没什么区别。政治生态、官场百态都是一个体制模子翻出来的,其他地方如果和两县官场形态大不相同,那才是“逆天”。

 

由当代官场与吏治联想到清末的卖官鬻爵很自然。这事在下也研究过了,结论是当今比不了清王朝。人家家天下那会儿的买官卖官比我朝先进得多,发现这一点后我一时想提个建议,在买官卖官领域认真效法大清,但略加掂量就自我否定了——我朝不仅比不了大清,连学大清都学不了。

 

旧文《中国的“县市王”问题》,对县委书记的权力等特征做过较深入分析,不再详说。原卢氏县县委书记杜保乾说“县委就是县委书记”,这话很低调。其实,县委书记就是县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党与国,和他保持一致并尽心孝敬即等于爱党爱国。

 

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1000条网民意见经抽样分析后显示,近七成(67.8%)表达了对“一窝端”式反腐的某种焦虑。好,多数中国网民胸怀祖国放眼世界,高瞻远瞩而不是站在草民高度看问题。对一窝子腐败、全盘腐败已经不需要焦虑了,而焦虑“一窝端”式的反腐,这才焦虑到点子上。忧国家所优,急贪官所急,正点!

 

腐与败,两个概念。腐,不等于败;败,等于不能腐了,这就全完了。有个叫艾克顿的外国勋爵说过“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话在中国也流传甚广并被人赞赏。可是,连特权、腐败都搞不成,那各朝打江山还有什么意思呢?专制、独裁的权力,就是为“合理腐败”服务的,这种权力的突出特点为“腐败并高尚着”,其目的和运行,为的都是“腐胜”,求其次,才是勉强维持“腐而不败”。

 

庙堂虎穴苍蝇哄哄,虽如此,但即存庙堂便是不败之地。故而,悠悠万事,维稳为大。全体腐败的队伍,毕竟是维稳所依赖的力量,如果因贪腐问题暴露而全都弃之不用,就没人服务权力正常运行,就无法服务领导,那就会造成和全面腐败的大乱不同的另一种乱象,而这种乱象破坏现有利益格局,其危险比“老虎”、“苍蝇”之险高了N个等级。

 

无论一方官员群体有多腐败,他们都是久经考验的、政治思想优秀的精英人才,是最可靠的力量。多年的培养投入无数学费与心血,称其为“最宝贵财富”,绝非虚情假意或夸大其辞。其他外围人士、芸芸众生,没法和他们比思想觉悟,你要说自己比人家更爱国,你那叫厚颜无耻。人家还领导你、规范你反腐败呢,有贪腐问题也比白玉无瑕的你更清白,这没治,不服也是白不服。

 

任增禄案,给县委书记行贿的129名官员,只有4名被治罪,其他官员都安然过关,为什么?我上面已经给出了答案。所谓“全军覆没”只能是道义、修辞意义上的,而现实中因贪腐而“全军覆没”则不可设想。

 

见集体贪腐而不究,这算“法不责众”吗?非也。很简单,这是把占人口总量很小的一小撮当成了“人民大众”。于是乎,“心里装着人民大众”,一直就这样顺理成章。

 

曾冒出“适度腐败”的说法,这符合全面腐败的形势,其真实的想法为“适度反腐败”。反腐败,要保障腐而不败,这就是适度。这道理,不管你明白不明白,反正我是早就明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4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