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农民生死状背后还有别人的生死问题  

2013-08-03 11:41:43|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7月上旬发生在湖南安化县的农民签下“捍卫土地生死状”事件引起广泛注意。据近日媒体报道,安化县官方对此事做出处理,确认涉事供销部门房产交易不合法,供销社已与买主解除了不受法律保护的买卖协议,并退还款项;同时对上访村民的不规范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封存了所立“生死状”原件。

 

官方安抚上访村民,也必须拒斥签生死状的行为,对一纸民间文书的原件予以“封存”,有点莫名的神奇意味,似乎这就是对生死状“文档价值”的一种承认,又似乎是深感此事“性质严重”又处之无策的结果。不管怎么说,处理意见还是有实效的,签下生死状的农民不至于为争地真的玩命。这里,“农民问题”或“土地问题”,朝着化解的方向发展。

 

农民生死状事件,还让另一部分人的生死问题显山露水,然而舆论却忽视了这个问题。

 

农民捍卫的那五亩地,在上世纪70年代就被基层供销社无偿吃进,成为“农民自我服务组织”、“集体合作经济组织”的“国有土地”。近年来梅城供销社因经营不景气欲转让该块土地使用权,并出售房产。当地镇政府考虑到该块土地在历史上属于夏家组集体所有,曾经和梅城供销社协商,在同等条件下,夏家组村民享有优先购买权。但梅城供销社思游分社却私自将这块土地使用权及房产转卖。

 

私自转卖五亩地,依法当追究刑责,该供销社的胆子可真不小。不过,他们并非为中饱私囊,也不是一开始就打算“私自转卖”。供销社负责人员承认该块土地转让没有经过招拍程序,但他们在2012年曾经到县国土资源局申请,而县国土资源局拖了11个月没有办理。供销社急需钱用(他们欠了县社保局500多万元),于是,经过供销社工委代表会投票决定,土地及房产转让给私人。该项资金全部交县社保所,用于补交职工养老金。

 

“胆大”也经过了算计,在内部“公开透明”,集体投票,分担被追责风险。面对职工生活困难、养老金没着落的严峻局面,供销社的“私自转让”,也是被逼出来的。

 

供销社为什么不把土地优先转让给夏家组村民,为什么对村民隐瞒转卖信息?供销社给出的“曾经和村民产生过纠纷”的理由并不成立。可想而知,村民早对历史上的“无偿划拨”愤愤不平,他们不会和其他买地的客户一样,在“同等条件”下交易。农民给不了供销社许多钱,这就意味着,供销社职工的养老金依然没着落。

 

我们可承认供销社的脱困救急仍依赖“农民遗泽”,也可以承认处在体制利益链末梢的一个败落的底层群体,为自身活路而“倒逼”农民,但是需看到:虽然有农民立下了生死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比某些基层供销社职工更窘困。

 

说供销社“完成历史使命”应寿终正寝也好,说供销社自身畸形毫无希望也罢,但我们不能认可任何一个庞大的劳动群体,可以在改革大潮中名正言顺地被淘汰、被贫困、被漠视。农民和原体制内的底层供销社职工的处境,都检验改革与发展之公平正义性。

  评论这张
 
阅读(20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