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中国乡村的“斯诺登”背叛了什么?   

2013-09-15 00:33:52|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近日,南方都市报报道广东佛山三水区董营村委会西吴村村长吴瑞坚,自称“董营斯诺登”网曝村委公费吃喝账单引起舆论关注,96日羊城晚报就此跟进报道,称“爆料人已失踪两天”,村委会大门外的墙上,贴了一张落款署名为“董营斯诺登”的“大字报”,题目为《肥了和尚瘦了庙》,其中反映了村委会在售卖土地上的问题。

 

斯诺登因披露“棱镜计划”被美国官方视为叛国者,董营吴某大概不怕人说他背叛村委会,再说即便是“叛村”也不算什么罪错,借用斯诺登之名没风险且拉风,似乎吴村长懂一点传播的办法。

 

账单显示董营村委会7月份公款吃喝23次,一天最多吃喝4次,招待用途包含消防检查、综治维稳、计生检查、政府征地、村委会党支部换届等多方面,总费用为22060元。其中最贵的一顿饭为土地调解工作餐费2262元,最便宜的是查环查孕工作餐费171元。董营的支书回应说都是正常招待,其上一级领导也说“暂未发现该村委会有公款乱吃喝的现象”。单从账面餐费开支看,连我也觉得在公款吃喝这个领域,那账单不算奢靡,那个村委会不算太出格。

 

吴瑞坚“叛村”只是表面现象,他背叛的其实是一套现行的“腐败标准”或“反腐标准”。当地乡村干部认同的“正常公款吃喝”,他却认为是严重的腐败问题,这观点倒是和网民合拍,而和当地乡村官场的评价尺度格格不入。

 

坚持“公款吃喝正常说”的一方是“吃方”,之所以坚称公款吃喝正常论,除了他们是“吃方”以外,其实没有别的理由。吃说吃有理,被吃的说吃的没道理,是损害公众利益和败坏社会风气,这情况很正常。

 

根上的问题是吃的规则由“吃方”自行规定,腐与不腐的标准由吃方确定并灵活把握,而“被吃方”不仅无权干涉,就连“某某情况属于腐败”的结论也不能下,因为被吃者的感受与标准不算数。

 

外国以法律确立的腐败认定标准,对国内民众心理或许产生了重大影响。接受几十元礼品或公款吃顿饭就可能被判违法犯罪的外国高级公仆,在好多事情上远不如我们的村官牛。案例比较与官场风气对比之下,直让中国民众在反腐事业这方面“崇洋美外”。

 

民众的腐败标准与官场的标准相去甚远,连反腐标准都大不一样,在反腐败问题上同心同德那才怪,故而不看好反腐倡廉之前景大有道理。据说反腐败成效如何决定国家、民族的命运,而官民之认定标准并非同一个体系,一直如此这一条就把命运给决定了。

 

采取谁的标准找腐败、反腐败?腐败损害的是民众,当然非采用民众标准不可。公仆如果曾经和民众站在一起的话,那么,对不采取民众辩腐标准的所有官员,即可认定他们背叛了民众。

 

两大问题,其一,确定应采取谁的标准,简单却是前提,在理论上没问题,即采取民众、民间的反腐标准,可当机立断;其二,怎样保障权力去尊重、执行民众标准,虽说是个实践问题,但也无需摸石头过河。

  评论这张
 
阅读(51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