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发生“灾难传言”就抓捕吗?   

2013-09-16 13:07:47|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怎样对待“灾难传言”?

 

 

成功案例一:

 

831日上午,上海宝山区发生了15人死亡、25人受伤的液氨泄漏事故。由于信息不足,部分民众一度将当天早些时候上海宝山、闸北交界处发生的另一起“烟雾弹”演习与泄漏事故混为一谈,一些市民就此认为上海官方蓄意隐瞒重大安全事故。“@上海发布”(上海市政府新闻办法人微博)从31日下午5时许发布澄清微博,继而在第二天对网民进行“点对点”的事实澄清,回复网友留言达200条。耐心与透彻的解释,消解了市民的质疑。

 

成功案例二:

 

831号,山东省环保厅和网络大“V”邓飞,在微博上就“高压泵地下排污”事件公开辩论。山东省环保厅认为网络举报不实,邓飞则反击山东环保厅调查不真,要求公布被调查企业名单。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到92日晚,山东省环保厅的官方微博表示:已经和邓飞先生进行了正面交流,这种交流有助于澄清事实,排除网络谣言干扰,共同推进环保大业。邓飞也在微博中回应称:愿和山东环保系统并肩作战。

 

两个事件中均涉“灾难传言”,具体说为“污染传言”与“事故传言”。两种传言均为“不实传言”,其“危害性”表现于引发公信力质疑和追责诉求,一定条件下对官方不利。

 

不实传言,理论上可视其为“谣言”,至少,其位置在“谣言边缘”或模糊地带,而对“谣言”则可追究法律责任。但上海、山东两地官方均回避了“谣言”这个字眼,只解释,不追究也不威胁,在澄清基础上谋求共识,此乃求和谋安之道。

 

全国范围的“打击网络谣言”活动轰轰烈烈铺开,据说“一批网络大V相继落网”。河南查办涉网案件463起,批捕131山西查破各类网络违法犯罪案件144起,刑事拘留49人,治安处罚29人,23人因网络违法犯罪被批捕;陕西22人被批捕;河北邯郸打击网络谣言,12人被行政拘留,有人发帖说有拿香皂当迷药作案的,就受到行政拘留的处罚;在河北清河县,一起网络谣言案的案情很特别,—青年女子发帖说“听说娄庄发生命案了,有谁知道真相吗?”,就成了被拘的“造谣网民”……此外,上海、北京、江苏、湖南、广东等地均有人被批捕。目前关于造谣者被批捕的消息仍在陆续见诸报端。

 

此风声鹤唳之大背景下,上海、山东两地官方在两件事上没借打击网络谣言运动之“强劲东风”,未作强硬表示,可谓难得。

 

传言不实,官方不喜,既便如此,以谣言论处也不公、不智。强硬对待传言民众的后果只能是疑上加疑,扩大对抗,全方位树敌。

 

上海液氨泄漏事故本属人祸,上海市民欲探源追逐再正常不过,为自身生命健康与生活环境而担忧,恶意无从谈起。要说对官方的危害,也是在官方确实耍了无赖或真的搅不清的情况下,才有损官家的“软资产”——这种“不利”,实利于社会与公众。

 

山东“高压泵地下排污”之不实传言,其正效应表现相当明显。此传言于今年2月出现在网上,我看到后第一时间就不相信这种排污方式,因为企业如果采取那种手段成本过高,据我了解,多有用水井偷排污水的企业,但无需打千米深井。此传言出于公众对生态环境之关切,指向污染企业、非法行为,难以将其与恶意挂钩。对被指责的企业而言,即便错指也无妨,如果确实不存在非法排污行为,通过调查检验反倒是树立企业良好形象的机会,连“危机公关”都谈不上。所以说,这传言与传言所造成的舆论氛围,只对污染环境的企业与行为不利,实际上伤不到任何无辜的人。

 

传言从2月份就有,山东省环保厅的官微到近日才与邓飞进行公开辩论,山东环保部门显然有所“隐忍”。而在专家论证与调查半年之后,方感不再是“信息不对称”的形势,“辩论时机”已经成熟。

 

山东方面处置传言的正效应,主要表现在一系列实际行动上,其中最值得一书的是:从今年715日开始,山东省城市(包括县城)建成区开展了污水直排随手拍活动,各参与媒体的拍客上报了300多组照片,报送到省环保厅的67件,到8月底已查实了5组,查实排污口的举报拍客领取了奖章和奖金。

 

山东方面借助一条不被自己认可的“污染传言”,为遏制污染做了一些踏实的事。“不实传言”或“不正确批评”最终导致收获环保实效。并且,“污水直排随手拍”这种群众参与的监督举报活动,在全国范围都有推广价值,实践中可增加项目、扩大范围,并不仅限于“污水直拍”。

 

邓飞微博说到:“我们的敌人不是彼此,而是水污染”。这话说的好,对象置换一下,由强势的官方说出来则更好。不妨对这句话扩一下容:“我们的敌人不是彼此,而是我们国土上的所有污染。”当面对污染传言、事故传言,实在不必急着去抓谁、追谁,仇公众所仇,优公众之忧,不护短,不回避,那就自然辟掉了指你不作为、不正干的谣言。

 

本文题目提“灾难传言”而非“灾难谣言”,实因权力方轻断民间“灾言”与“凶言”为依法当究之谣言危害甚烈。这有其充分的理由,并非仅审视成功案例方成其根据,更多的根据,由辨析对灾难传言的糟糕对策、失败案例而来。无数事实证明,公权若剑指百姓“灾言动机”,一味诛心、整人而偏离“虚拟灾情”与“预言内容“本身,多有助长天灾为虐、践踏国民权利之恶果。这种情况下的公权,本身就是灾难。同时,也由于公权这样的表现,在持续的辟谣过程中,权力方势必不断消灭掉自身残存的公信力。

 

我将谣言分为两大类:“涉私谣言”(包括涉及单位和小群体的谣言);“涉公谣言”,即涉及公众利益、公众情感的谣言。目前,应对“涉私谣言”的规则较明确,在法律和舆论支持下,谣言损害对象拥有澄清手段和反击权利,谣言传播者将面对法律追究的风险,并且,对“涉私谣言”,公权力若非有所牵连一般也不主动强行插手。

 

而对“涉公谣言”就不同了,尽管法律法规对涉公谣言的制裁行为有所限制,将“应制裁谣言”局限于公共安全的范围,但公权力作为“公共谣言”的全权处置者,在习惯于人治和权力缺乏制约的情况下,在认定什么是危害公共安全的谣言的时候,仍存在诸多随意乃至恶意的歪曲认定,许多地方,许多时候,这种不公或不客观的认定,经常被权力用于打击民间异议。

 

关于将发生灾难的传言、预言和警言之中,包括不至于导致现实灾祸的“灾难谣言”和可导致现实灾祸的“灾难谣言”,属“公共谣言”的类别。其中,只是极端情况下、极少数的个案需要追究与制裁。比如在人群聚集的公共场所突然虚发危险警告引发导致伤亡的混乱,对此类具有“即时危害”性质与事实的信号传播,必须加以制止与制裁,而对非即时、非直接为害的不实传言,则不应大惊小怪或轻举妄动。

 

影响巨大的灾难传言,莫过于“末日系列”,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都继承了末日审判的理念,佛教的地狱及其酷刑同样耸人听闻。但我们管这类东西叫做宗教信仰、神学、神话等等。

 

想开了,不实传言、谣言其实是我们人性流露的一部分,也是被认知、精神与知识状况所规定的必然结果;谣言本身并不可怕,若无野蛮力量于其后做支撑,谣言不过是个屁。

 

环保传言(污染传言)、事故传言,即便不实,又能伤到谁呢?在跃跃欲试打击任何一个“环保谣”、“事故谣”之前,慎思之。

  评论这张
 
阅读(21148)|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