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房姐的幸运:个人偶然与时代必然  

2013-09-30 22:19:48|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

 

这阵子“不对口“的事层出不穷。薛蛮子嫖娼被抓后对“传谣”之罪做了沉痛检查;让云南警方长期不爽的网络意见领袖“边民”,因公司虚注资金被抓;“表哥”杨达才受审,检方没提表的事;眼下“房姐”受审,又没有“房事”……

 

924日,陕西靖边县法院审理“房姐”龚爱爱一案,指控罪名仅“涉嫌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一项。房姐自辩无罪,称户口和身份证都是公安机关办理,不是自己伪造买卖的。

 

一般人要改名字也挺麻烦,大批“北漂”打拼多年仍无法获得北京户籍,还有些“黑人”成不了合法的中国人,房姐拥有4个户口,对公众确实刺激不小。但大家更关心她40多套房产、惊人的个人资产是怎么来的,所以,法庭上“房姐无房”,再次引发舆论骚动,闻者皆言对房姐是抓小放大、避重就轻。

 

神木县公安局表示,“未发现本案前述起诉罪名以外的犯罪线索,也未接到关于龚爱爱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以及合同诈骗的举报。”公诉方建议对龚爱爱量刑为26个月至3年有期徒刑。929日将宣判龚爱爱案,房姐判不重已成定局。我想替司法机关说句客套话:让大家失望了!

 

房姐的自辩有道理。她多余的户口,确实不是伪造的,那都是“真的假户口”,说人家“伪造”那是造谣构陷。对“买卖证件”,房姐也否认,只要找不到“卖方”收钱的证据,她的否认也成立。她办理4个北京户口,为每个户口支付15万元,但“买房送户口”曾经是售楼市场的一项鼓励政策,“户口交易”不是由她直接进行,那个交易领域存在更高层次的合作,而她不知道买户口的钱落到了谁的手里。检方要是也不知道,定她的罪还真的很勉强。

 

房姐是幸运的,并且,她的幸运因素中包括“个人素质”。

 

一是个人经营成功。尤其对房事估价准确,资金链不曾断裂,没有债主告发,也就与“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以及合同诈骗”罪名无缘。

 

二是身份搅不清。龚爱爱系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该行属于区域性股份制金融机构,作为“长期合同工”,她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国家工作人员。这样,若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起诉就讲不通。其实,说过去的农村信用社和农村商业银行为“民办性质”均属谣言,但谣言进章程,在加上其后原信用社体制上的进一步搅合,龚爱爱的“法定身份”就越发有利于打官司了。

 

三是人缘还不错。有钱后给村民做了些好事,她老家的乡亲说他是个好姑娘。没见使用暴力、欺诈等手段获利的事例。没有苦主,或苦主都被软方式摆平,也就没人“落井下石”或借机索赔。

 

四是死无对证。龚爱爱把伪造虚假户口的责任全部归于已故的神木县公安局政委何生发,本人没有参与伪造证件的具体环节。这位公安局政委一死,保护了许多人,也保住了背后的巨额财产,对房姐等一些人而言,他死的太好了。

 

检方认为“龚爱爱明知自己有合法的户籍,为购房买卖两个户籍,还委托他人为自己办理另外两个户籍,且用新办的户籍从事民事活动,妨碍了我国户籍管理制度和社会管理秩序”,这也对。但得说明,这事仅龚爱爱想办不行,之所以能办成这种事,主要是行使权力的人想办,还勾引人找他们办。

 

房姐称挣的钱都是合法收入,她的辩护律师呼吁大家不要仇富,“其财产只要没有证据证明系非法所得,就应当认为是其合法所得”。

 

仇富的理由是“富人原罪”,通常平民百姓真切的想法是:暴富者的财富多属不义之财。

 

政治清明、社会公正的条件之下,龚爱爱这样的人不仅办不成多个户口,也不会占有惊人的财富,尤其通过金融手段和房地产结合的方式,如此快速敛财更无可能。她有罪吗?论公理凭法理,有罪。行贿、侵公、弄权、借权等等,实际上都发生过,而在我们这个时代,这都是正常的,她的暴富本身就证明这一点。

 

经济开放,政治不配套,缺德或不公的合作与经营既成为正常,权力与法律皆谈不上伦理底线。被侵犯、损害的主体不明,苦主缺位,没有控告人、抵抗者。

 

官员本代表国家、社会利益,所谓“国家”实际上就是官员本身,而寻租的官员从不义、不法的营运中获利,因而“国家”也就不是被侵犯苦主,反成了牟利的当事人。其他不和权力结伙的苦主也缺位,因为他们没有制约权力的权利,会被摆平或持续压制。

 

权力了不起,一黑俱黑。本是黑的,成了红的、白的,取不义之财所需的有利生态,最不济也成了灰的。草根商家、民营企业,谁崛起、谁暴富是偶然的,而官僚资本的崛起与趋向垄断却是必然的。权力选择了谁谁就暴富,谁富起来权力就重点吃谁,不管谁富起来的是谁,都不影响官僚阶层的首富与首贵地位。

 

社会成员难有正常聚财、合法暴富之途,谋生与发展过程中,沾一屁股臭屎的大有人在。假设突然冒出一股最强势力抬高道德门槛,降低入罪与程序门槛,那么,不只全歼权力系统,社会上也难免人人自危。“黑打”之下人皆可成罪人,而眼下看来,除非“黑打”,则无法满足严惩“富人原罪”的愿望。

 

要狠打房姐也打得成,穷追猛打或能揪出七、八种罪状。避免涉及官员的,像非法集资、银行内部犯罪,都可以考虑,实在不行,不是还有偷税漏税、虚注资金等罪名么!问题是对这事不想狠打,成本太高而效益不明,不值得黑打。

 

 

                             2013927

  评论这张
 
阅读(29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