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给北京的“豪宴村官”走趟镖  

2013-10-10 00:14:37|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拿这“豪宴村官”不当百姓

 

体制内处罚“自家人”的效率有时高的惊人,被处罚者的地位越低,处理就越快。

 

104日到6日,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乡清河营村的村委会副主任马林祥为儿子连摆三天婚宴。其中于6日举行的婚礼场所,为国家会议中心大宴会厅。记者统计,宴席共有7个凉菜、10个热菜,以及主食和果盘,热菜包括了鲍鱼、海参、甲鱼等“山珍海味”,白酒为茅台。记者探访了解到,三天的婚宴,酒席共计约250桌,并邀请“刘老根大舞台”的丫蛋等明星进行演出。据保守估算,这场婚礼3天的花费,约在160万元。

 

媒体事后报道,7日朝阳区纪委表示已成立调查小组核实情况,8日下午处理决定就发布了。中纪委、国家监察部网站和人民网均转载新华网消息,“北京市朝阳区村干部为儿子办豪华婚宴被免职”(人民网注明此报道稿原标题如此)。可再看新华网上的标题,却是“北京铺张办婚礼村干部被责成依法免职”。网站“擅改标题”可是违反新规定的,这回,若不是中纪委网站等一批网媒擅改标题,那就是新华网因自纠自改而导致了一批网站违纪的假象。

 

新华网新闻标题,比纪委等网站的标题文字水平高。“村干部为儿子办豪华婚宴被免职”,这是违法的,除却村民,谁免他的职谁违法,谁这么做、这么说都是无视法律的表现。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一条: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指定、委派或者撤换村民委员会成员。第十六条第二款: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须有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过半数投票,并须经投票的村民过半数通过。

 

朝阳区纪委表示:“来广营乡清河营村村委会副主任马林祥在国庆期间为其子婚事大操大办,铺张浪费,违反中央相关规定,在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区纪委已责成乡党委依据相关法定程序,罢免其村委会副主任一职”。新华网标题虽强调了“依法免职”,但事还是那回事,总之,区纪委一“责成”,村委会副主任马某就得被免职,这已成定局。然而,村民没投票表决,别人凭什么定这个局?

 

尽管字面和口头上强调了“依法”,实际上仍然是“我就是法”的做派。区纪委非常自信:既然我责成了,村民就必须投票拥护我的决定,这也是我规定出来的结局。

 

“责成”不是建议,不执行责成之要求是要被追责的。这里的“责成乡党委”,其实就是命令乡党委免一村官的职。法律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可以做的,区纪委和乡党委可以做,并且是通过命令的方式,做组织和个人都不许做的事。此事是个典型案例,它正好说明:村以上权力,容不得真正的村民自治;所谓的“村级民主”,必然完败于“上级专制”。

 

纪委的手确实很长,但体制正统文本规定它并非无限长。纪检监察机关受理对中共党员、党组织和行政监察对象违反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行为的检举控告,而村官马某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行政监察对象。此人压根不在纪委的管辖范围,和“关于党员干部的八项规定”也没什么关系,指他“违反中央相关规定”,牛头不对马嘴。

 

村委会成员可以被提出罢免,但对照法律文本列出的各种可提出罢免的问题,朝阳区纪委的罢免理由并不成立。“目前暂未发现其动用公款公物操办婚礼”,也就是说,没发现他违法乱纪的证据。

 

不在先锋队的马某,不过一平头百姓,他是因“动用私款私物操办婚礼”而被先锋队组织处罚的,是在没有罪错证据的情况下被火速拿下。

 

裁决红白事“大操大办”,没什么标准依据。家庭经济状况有别,财力悬殊,层级若干且级差很大,以金额论,豪门大亨相对于广大工薪族,日常起居生活都相当于普通家庭的“大操大办”。在这事上,判断正当与得体与否,说公理看合不合法,讲私理论值不值、称不称。我穷人家花个万儿八千办了事,你超级富翁一掷千万了了愿,都正常,谁都不用指责谁。

 

帮规与家法,稀里糊涂对自家人“大操大办”规定出个大概标准也就罢了,外人管不着,但法律或政策若规定民间人士婚礼应该花多少钱,那就是个“国家笑话”,同时还是个“人民悲剧”。

 

从记者调查和对话马某的记录看,马某没犯什么错。马林祥称,他亲家是富商,儿子的婚庆演出和国家会议中心婚礼,都是亲家出的钱,自己照农村习俗办流水席约200桌,共花了20万左右,他也拦不下亲家对婚礼的安排。这样,仅凭这场婚礼就断定马某非法占据巨额财富,显然没有道理。

 

网友见“村官豪宴”消息,斥其作孽、作死,这可以理解。村官不义、不法之现象司空见惯,基层黑恶乱象俯拾皆是,尤其马某处在皇城根下的故乡,乃寸土寸金、肥水横流之宝地,作为村委会副主任的马某,岂有不腐、不富之理?不过,猜测不能当证据说,即便马某此人并非良民或称职村官,和组织自行扩权越界、无证据整人相比,也是小事一桩。因为,即使全部村官都是无赖歹徒,他们的危害也远不如党政机构违法滥权、随意侵权。

 

为这位“豪宴村官”说话,其实就是保护每个社会成员。具体说主要是保护两种国民权力:第一,非组织成员不被“组织内家法”惩处、压制的权利;第二,政策与权力不可以剥夺、打压国民之“合法消费权”。

  评论这张
 
阅读(25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