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国家不可以瞒藏贪官赃款  

2014-01-03 12:40:56|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国家不可以瞒藏贪官赃款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让普通群众素日最头痛的是如何赚钱,让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最头痛的事是怎么藏钱。他赚钱的本事不必大,只要上了那个官位就能赚大钱,但他实在不会藏钱,金条、美元、欧元、价值不菲的收藏品,逐渐堆满了两所房子。这就给他带来了巨大灾难,2013年12月底,马俊飞因为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河北省衡水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马俊飞官不算大,涉案金额表面上比他的上级刘志军部长更多。侦查机关从马俊飞位于呼和浩特和北京的住宅中,查获的现金包括人民币0.88亿元、美元419万、欧元30万、英镑2万、港币27万、黄金43.3公斤。减去可查明来源的受贿款外,仍有0.63亿元的贿款不能说明来源。

 

全国各地,这级别的官员多了去,况且马俊飞还真是“老实本分”,不贪财,生活也不糜烂。这又勾起我老早就有的一个疑问:全国贪官污吏聚敛的财富,占全国总工资、全国GDP比重有几何?我想这是个大问题,要是在经济统计中把贪官污吏的赃款赃物反映出来,没准我们中国就世界第一了,认真、彻底反腐败的伟大意义于此可见一斑。

 

2013年3月间,最高检曾提到,五年来“在惩治行贿犯罪方面……会同有关部门追缴赃物赃款553亿元”。这里的不完全统计,额度虽说很大,但追缴赃款赃物不是对全体贪官污吏,还只是从赃款赃物中追回一小部分。贪官污吏的赃款赃物究竟价值几何,天知道。

 

贪腐败露、被追缴赃款的官员,都在“藏钱”这个专业领域表现的不够专业。藏钱这件事如果做得好,就成了清官、好官;一旦在藏钱这事上出了错,就成了贪官。藏钱水平决定仕途下场——各位官员朋友,请切记我这个研究成果。别不拿我的忠告不当回事,告诉你,咱也是个按时吃包子的,心眼透亮透亮滴。

 

老版的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鸠山有句台词,说是“一个共产党员藏的东西,是一万个人也找不到滴”。这话让那时还是小屁孩的我思考了好一阵子,结论有四点:第一,共产党员不是鬼子眼中的“人”;第二,藏东西是件很光荣的事;第三,会藏东西表明有很高的智慧;第四,共产党员都是藏东西的专家。受样板戏影响,我也学着藏东西,后来还真他爹的学成了,并且更上一层楼——我一个不是共产党员的人藏的东西,连我自己都找不到。

 

革命形势不断发展变化,藏东西的专家,遭遇找东西的专家,藏东西也找东西,藏东西的都会找东西,都是一个家门里出来的,还都是垄断行业。

 

早年间我就一再高呼“国有资产”其实是“官有资产”,“国家垄断”其实是“个人垄断”或“一小撮垄断”,你看眼下败露的刘志军、马俊飞等铁道团伙的特点,就知道这理对不对。把控铁路运能,把运能给谁谁就赚大钱,运能这块肉,面对铁路客户一大群狼,运力越低竞争抢越凶,而挣到运输计划的办法只能是送钱,于是乎一群客户整天为送钱操碎了心,唯恐送少,只怕人家不收。国家垄断的好处于此展现的淋漓尽致,这是一两个掌权人的好处,风风光光体体面面坐收黄金万两,打家劫舍那行当,连给国家垄断提鞋都不配。

 

垄断资源太能来钱,除却行贿受贿,调节资源又别无他法,以至于垄断位置的规则被各方严格执行,来不得半点含糊,谁违反垄断条件下的运行规则、团伙规矩都将自绝于利益集团。知情人透露,马俊飞在这个位置只能选择“干还是不干”。自收受第一笔贿款后,他就如坐针毡,但不收就会被人视为异己,“上了贼船下不来”,原本就不差钱的他,只能任由金条和现金逐渐堆满房。

 

“不消费,是为了将来轻判一些;不退赃,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退,也无法退还”。如此说来,非常老实的一个人,老实到可歌可泣可怜悯。贼船上的匪首、匪徒太作孽,本不想抢钱的老实人被逼成了匪窝里的大富豪。

 

垄断好给力,机制真厉害——商人不得不向官员行贿,而官员又不得不收下。

 

我相信纪检和司法部门里也有马俊飞这样的老实人,说大部分人员不贪、大部分可靠也不无道理。可是,垄断法律、家法和执法暴力的行当,总不能让人放心。纪检和司法官员贪起来,敢与其对抗的人,踏破铁鞋无觅处。

 

民间真有胆大包天的天津包子,网上有向孩子们的习大大进言的,说是“反腐中央首先要清理出纪检、检察队伍中败类”。我们全国的媒体都不允许出现这种言论,因为媒体班子成员都怕纪检、检察,尤其怕比国家更国家的纪检。

 

所以没有一家媒体敢问“贪官赃款花落谁家?”随网声大潮敢于呼唤“官员公开财产”的媒体有不少,而敢于追究赃款赃物去向、用途并将其公之于众的媒体尚未出生。

 

那些赃款赃物不像盗贼非法所得那样,那都是不退还给失主的,被当作无主之物。其实贪官赃款的失主非常明确,它的失主是全体国民。

 

那部分追缴来的庞大财富,怎么处理的?追缴中有无跑冒滴漏?上缴财政多少?财政返还纪检、检察多少?提成多少?奖励有关人员多少?财政将这些款项用到哪儿了?有多少用于民生?怎么体现的“补偿人民损失”?出现过如广东茂名前市委书记罗荫国所说的“贪官查贪官,腐败分子反腐败”的情况吗?

 

国民该知道,国民不知道。

 

2011年11月间,应重庆官方邀请,我到薄王辖区当了一次客人。当时重庆警局大楼内有个不对外宣传的“重庆打黑展览”,也说不准对“内部范围”的什么人开放,反正对我们一伙人是安排了参观。场面、实物相当雷人,光是现钞,就垒起了厚厚的一堵矮墙,还有大量的古董、字画、金银珠宝,据说内有国宝级文物。这个昂贵的大型展览对我起的是反作用,当时我观感很不好:没收这么多财宝和现金,留在警局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重庆警方权力也太大了。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有规定,公安无权没收任何财物,执行这规定或可能避免警察四处抢掠的局面发生。可是一个强势专断的官员,就可以打破所有条条框框。重庆警局上演的雷人一幕,足令我怀疑,在对赃款赃物的垄断领域,黑黝黝的水深不可测。和我有同感的人还是有的,在我之前,凯迪网络的老总牧沐没让自己留在重庆打黑展览会重量级人物的合影上,有网友在我文章后跟帖告诉我,他们公安系统的一个学术团队,参观后也没留下自己的签名。

 

重庆警局的“赃款赃物”眼下在哪里,国家没说过;可以从公开马俊飞案件的赃款赃物开始,让国民拥有这方面的知情权吗?要破冰,在中国容易得很,到处都是待破的冰。

  评论这张
 
阅读(251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