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各级政府都靠私设收费站分红   

2014-04-19 14:05:57|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各级政府都靠私设收费站分红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广东省肇庆市广宁县木格镇芙洞村有个瓷土矿场,每天从矿场运矿出村的泥头车川流不息。4年前,木格镇一名村干部投资几百万元,在芙洞村修了一条水泥村道,并私设收费站,对运矿出村的车辆收取每车65元至80元不等的过路费。收费后,村干部还将部分款项分给芙洞村和木格镇政府。

 

册田村的村主任周炉金在别村投资修路、设卡,投资方和镇政府以及路段所在村三方分红共享过路费。简单断定南方农村报413日披露的这件事,评语无非荒唐、违法、不像话等几个词。但对此事掰开揉碎细打量,可见难言之隐并“难言之理”均寓于其中。我看,舆论认定的村官的“大逆不道”之举,并无特别严重的性质,即便以严苛的道德标准来要求,也不好说那个村官欠缺了私德。

 

芙洞村瓷土运输车收费已有14年历史。2000年一位外地老板看到了改造泥土村路是个商机,于是与芙洞村签订协议,投资这条村道的硬底化建设并设立收费站。村官周炉金投资250万元,重新铺设长7公里的水泥村道,不过当了原协议到期、路面全毁之后的“续约人”。同样的经营行为,享受同样的政府待遇,原来的“外地老板”未被曝光,而周炉金就不行了,问题即在于他是个沾了公权边的“村官”。这反映目前村官多事端、舆论不待见的现实。其实吧,村官身份大多是老板、富人,不然,当村官还真少了些底气。

 

以往“私设收费站”现象曾特别严重,梳理一下大致可分四种。一是无赖胡搅、不讲道理的抢掠式、敲诈式收费;二是司机为躲开国家的高价收费站而绕行村路,村民设卡分一点“避费”的好处;三是载重卡车长期行经某段村路,该村久经困扰并不堪路面毁损负担,于是设卡收费成为经营之道;四是私人或合伙投资修建路桥后设卡收费。除却第一种,后三者的收费都有一定的合理性,尤以第四种收费合理性最大,这里遵循“此路是我开……留下买路财”的道理。芙洞村的村路收费,即最具合理性的这一种,和国家公路的收费原理完全一致。

 

这是个“私设的收费站”,依法而论确实是这样。《广东省公路条例》规定,设立收费站必须经省人民政府审核批准。芙洞村的“收费站”没经过这个程序,也不可能被批准同意。

 

“私设”的定性,正是由这个规定“法定”出来的。这是一段经营性公路,如果不是投资性的,就没有这段村民允许通行的水泥路,但国家不承认它是收费公路。

 

国家规定“全部由政府投资或者社会组织、个人捐资建设的公路,不得收取车辆通行费”,可是这段村路既非政府投资又不是社会组织和个人捐建的。芙洞村路段的尴尬就在这里:个人投资但收费违法,享受不到“大资本家”修路设卡的待遇。我将这种情况,称为“违法不缺德”。

 

修建那段水泥路,现实的需求明摆着,投资者的立项与建设,符合当地村民的利益,也被开采瓷土的企业所接受。如果没有这种解决方式,村民只会因载重卡车的通行深受其害,村民的权益因无法保障,或者与企业闹翻禁其通行,或者借机敲诈企业令其难以承受。均沾收费站利益的三方,都明知道这收费站的私设性质,都是明知而故犯。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收费的合理性有赖于一个前提而成立,即:政府没在这里提供公共服务。

 

村官周炉金知道收费站不合法,抓这个商机必须有当地现管权力的保护,否则在这里投资只会打水漂。作为一介个人,提出利益诱惑与均沾机制投资修路,其经营方式无可厚非,而取得政府正式认可并成为政府的合作伙伴,他的经营行为实际上也就“合法”了,不仅合法,并且还“政治正确”。因为,这里的合法与否,判断、决断权完全在于行政机构,法律意义上,投资者已经成为政府附属。

 

投资修路的村官,没有私设收费站,这个收费站分明是公立的——政府私立的。不仅如此,该收费站分明担负“政府职能”。“卡车运矿出村时,除了缴纳每车次80元的通行费外,还要缴纳每车次200元左右的费用。木格镇政府相关领导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这笔钱包括国税、地税等多种费用,统称矿产资源税,需上缴财政,镇政府能从中拿到20元”。这是在干什么呢?这是收费站在“执行公务”,各级政府包括中央政府,赖此公务执行而分红。

 

当地政府机构没提供公共服务,也没协调相关企业设法解决补偿村民的问题,他们借力打力空手套白狼,就能赚大头到手。这是一种很会做生意的政府,商业头脑极其发达。此处还揭示一个严重启发各地权力部门的深刻道理:政府提供公共服务越少,政府所把握的商机就越多。

 

协议约定木格镇政府和芙洞村委会必须保证周炉金在20年内经营权不改变,而今此事曝光,看来村官的村路经营权保不住了。这是违法和“私设”的个人代价,和“不法之徒”合作的风险担承。这件事,对作为投资者和被保护者的村官个人的惩处,如果其人并无其他违法犯罪劣迹,仅经济损失一项就够了,要讲违法与缺德,都是发生在当地政府身上,所以说,追责问罪,需要搞明白谁是“犯罪主体”。

  评论这张
 
阅读(586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