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行为准则不过“势利”二字  

2014-07-05 01:17:49|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行为准则不过“势利”二字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杨六斤事件的最重要教训

   

近日,围绕广西隆林德峨镇男孩杨六斤的“剧情”,几度发生大逆转,其演变过程成为教育媒体与政府的难得案例,其间需用心透视方可察觉的“隐形因素”,更需细细玩味。

 

先是有报道称,今年14岁的杨六斤独居数年,靠吃野菜维持生计,而后,“野菜男孩”感动很多人,给他的捐款短期内达500万元,深圳两名义工还将他接到了深圳读书。后又报出:杨六斤堂哥和当地政府干部到深圳,强行将哭喊着不愿离开的杨六斤带回了老家,有媒体解读镇政府和亲属为占善款而抢人。

 

杨六斤因媒体聚焦而“中彩”,媒体让他中彩的同时让一批人“中枪”。身世可怜的杨六斤令公众感到某些人可恨,他的监护人和母亲以及其他亲戚,本村邻居、村委会和当地政府部门,都不同程度地受伤。再后来,首先报道杨六斤的媒体也因“巨大成功”也中了枪。经南都记者调查,杨六斤并非节目中那般孤苦无助,他每周五天住校,周五回家,当地农家常吃他吃的野菜,他还享受低保等多种资助,“野菜充饥”系应电视台要求所拍。

 

628日有报道称,广西电视台承认:记者想让大家同情,故造成失实。对“为钱抢人”的说法,广西电视台和当地政府都回应了,实际上是“辟谣”。公众不把官方和孤儿的穷亲戚往好处想,这不难解释。毕竟,见钱眼开或患有“红眼病”的人太多,环境逼人,买彩票中大奖也得严格保密。而就此辟谣也容易,接杨六斤的人是和电视台记者一起去的,况且以前并未说定杨六斤转学或迁居,公众既知此也就了然。

 

杨六斤撩动爱心、聚拢善款原因何在?我遗憾的认定,直接、主要的原因还是新闻煽情,媒体夸大与歪曲事实。孤独无依,亲邻无情,社会无视,艰苦卓绝又能力强悍地“野外生存”,这样的杨六斤已是奇特到罕见的文学形象,不是生活中的人物了。报道内容与事实基本不符,说是“失实报道”算是客气话。不失实则不煽情,不夸张则无轰动——假的因素第一,这是一条不实新闻的一时成功。

 

当然不可缺少与失实报道搭配互补的因素。其次,广西电视台《第一书记》栏目,经辛苦追求积累了一定的影响力,具备一定的可打消受众“预置怀疑”的公信力。该媒体有一隐形之成功条件,即“趁虚而入”。媒体自办固定慈善节目,实有引导爱心方向、分配慈善资源之效,慈善资源与慈善权利客观上向媒体倾斜。搁置媒体此举是否合理不议,媒体得以在慈善领域获此成就,实乃正规、常设的专业主体机构之公信力、感召力流失殆尽使然。

 

其三,中国社会一时“爱心闲暇”,已经有段时间少见可催人伤感、可激发救助念想的事由了,煽情报道恰逢其时,这又是一个“虚位以待”或“有机可乘”。不过,因对杨六斤的不妥报道抢了“爱心闲暇”的先机,今后一段时间内,公众面对更艰难的人生困境和再强烈的求助呼吁,也不会踊跃贡献爱心了,广西“第一书记”栏目在受众中的威信,也因自伤而大打折扣。

 

报道内容明显存在许多严重失实与蓄意回避之处,却没人说这是造谣。是不是谣言?须问:若一介平民如此作为,官方会怎样认定、处置?

 

毫无悬念,官方会严肃定性、严厉追究。罔顾事实,蓄意捏造,还要求孩子配合吃草、摆拍,伤害照顾杨六斤的所有亲人与好心人,令疼爱孩子的母亲痛不欲生,真真是手法恶劣、别有用心,社会影响极为恶劣……回顾以往各地权力追谣、因谣治罪的由头,常为一点小事就泛谈“严重后果”,就不惜大动法器,况且真凭实据在手,连传言炮制者都承认“有误”呢!

 

杨六斤需要救助,但不可据此说传播不实信息的媒体大节无亏。新闻当戏剧,记者成编导,媒体弃真实,该行当则大节丢尽。然而,最值得玩味的问题在这里:当地政府为什么不据实据理公开澄清“杨六斤报道”并反击歪曲事实的媒体?

 

新闻关注让苦娃变宠儿,心疼杨六斤的人,即便被舆论中伤一下也能忍,忍不下或有节制暗忍这种事的除官员外别无他人。官员见报道后立即派员调查,虽掌握确凿的报道失实证据却无怨言,原因很简单:那媒体是体制内的自己人,还比较强势,就算他们怀揣坏心眼故意找茬,都不可以轻举妄动将关系搞僵。

 

民众属于“异己分子”,同时在地方权力面前类似无爪无牙的蠕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体制外个体对我方批评用心险恶,所以应对其实施铁腕钳制。老百姓动我尾巴我自然就咆哮反咬,但那媒体人可不是老百姓,我是虎是狗还是兔,需看犯我者何等身份。

 

事涉社会救助制度改革,其间需界定多种权力与权利,因早有成熟经验可鉴,我仅指出命门或“枢纽”所在足够:各地之堂堂执政实体,其言行所凭所据,提炼出来不过“势利”二字;民众不是自己人,权力不依法,不论事实也不讲理——这么不人道的政治生态、体制环境若改不了,万恶源源无穷期,不必侈谈什么爱心与慈善。

  评论这张
 
阅读(175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