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陪酒死责任自负  

2014-08-15 00:34:27|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陪酒死责任自负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必须明令禁止公款赔偿陪酒死

 

陪酒死事件发生好多次了,舆论场上的大概情况是,公家的赔偿理由越牵强、赔偿额越大,质疑与批评的声音就越强。不过,观察最近一起陪酒死事件的舆情,陪酒死事件的核心——责任与赔偿问题,仍未被各界论者真正厘清。

 

87日《北京晨报》报道:一次看似平常的工作接待却导致一名民警意外身亡、当地公安局提出的赔偿标准为参照“因公牺牲”、不签承诺书就不予赔偿……在死者家属的强烈质疑之下,今年初发生在安徽祁门县的一起民警“喝酒死”事件浮出水面。728日,祁门县公安局与意外身亡的民警朱璘亲属就补偿事宜达成协议并签字。但随后,由于朱璘父母没有明确放弃对县公安局其他民警的民事追偿权利,目前县公安局已经中止付款。

 

“喝酒牺牲”,对充满高尚意味的“牺牲”似乎是个侮辱,这对许多公众是个刺激;公款赔偿额度因附加保护责任人的条件而超乎寻常,联想到对“战死”、“抗灾死”以及职业病死者的补偿待遇,让更多的人忿忿不平。这个事件还有前所未显的特殊性:由于官方对发生在内部的陪酒死事件能慷慨善后、迅速了断,虽“陪酒死”多发,但死者家属一直没有打官司、上访的,而这一回,死者父母要价高达300多万,且执意追究相关民警,从而令善后工作搁浅。所以我说,这是第一桩“体制内陪酒死纠纷案”。

 

所谓的“公务接待”,发生在当地两个派出所之间,8人陪5人,陪酒死死者的民警其实是被招待的客人之一,再看酒水消耗量,这酒场分明就是一场“联谊酗酒”活动。公安系统因酒出事特多,因而对“酒事”做出过详细规定,其中就有“严禁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酗酒”这一条,在中央“八项规定”里,公款吃喝也被明令禁止,于是,就连祁门县公安局也不得不承认那次酒场的“超标”与“违规”性质。

 

甩出公款130万赔偿款的起因本是腐败与违纪,那种抚恤无疑属于“丑闻善后”——难道纳税人必须为你的腐败和违纪买单?难道公务人员的丑闻越多,纳税人出血就越多才合“公仆”的心意?

 

有专家质疑祁门陪酒死事件中的赔偿“是否合乎程序”,有学者称陪酒死这种因公牺牲“值得商榷”,嗨!这事没什么程序,也根本不值得商榷。

 

国家体制内,公务人员中所有的陪酒死,都不该得到公款赔偿。即便下流到极致的政治家、理论家,也不会承认“无酒不公”或“有酒方可服务”的论调,喝酒与陪酒,不属于任何执政系统、公务人员的法定职责,千端万桩的公务事项,都不包含喝酒与陪酒。这再明确不过的指明:根本不存在“因公醉死”这回事。

 

公款沽酒公仆喝,这本是喝纳税人的血啊,喝死了再拿纳税人的钱赔偿,凭什么?这等于奖励公仆腐败,逼迫纳税人对腐败者赔偿“腐败伤害”,如此颠倒称得上混账至极。

 

大家对一事总是视而不见,那就是陪酒死死者自身应负什么责任。虽有中国酒场恶文化、官场潜规则,但说到底是死者自愿喝酒、陪酒,是他自己“找贱”。除了死亡这一条,他和其他劝酒的责任人,行为上没什么不同,他也是个劝人喝酒、和人斗酒的;真了解自身情况的是他自己,他自以为可以喝,其他酒友也不好准确判断其虚实,出于希望他尽兴的好意,与其对饮的举动也算不上太过分。故而可以这样说:在绝大多数陪酒死事件中,具有清醒理智和完全责任能力的死者,应为自身死亡负主要责任。

 

若参照处理交通事故的方式,每个陪酒死事件中,死者一般应负50%以上的责任,这已经很人道了。《工伤保险条例》规定,“醉酒导致伤亡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这里就客观认定了伤亡者自身的责任,不鼓励自身的“不节制”和“违规操作”。这规定对作为“领导阶级”的工人群体执行的好好的,对公务人员却执行不下去,甚至连援引的例子都看不到一个,由此可见公仆良心上的猪油何等丰厚。

 

明令禁止公款赔偿所有的“陪酒死”,法理、伦理充分,也势在必行,讲法治、图良政,应有此举。公款不理陪酒死,但死者家属也该得到补偿,弄清各酒友在事件中所扮演角色、所起到的作用,继而对特定酒友追究民事责任,从个人那里得到经济补偿(涉事方则应付出代价尽量取得私人间的谅解)——这就是法治社会中的正途。

 

一群公家人的酒场喝出了人命,与死者同饮的其他公务人员总不能脱清全部干系。毕竟,在错误的时机、错误的场合、用错位的款项和错误的对象相互促酒,那是一连串招致“倒霉”的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141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