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公社女社员在田野集体疯狂  

2015-04-17 03:39:12|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公社女社员在田野集体疯狂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社女社员大田集体癔症

 

这篇讲公社化时期女社员田间群发癔症的文字,是全球互联网上前所未有的资料。尽管它具有独一无二的位置,却并非专业的医学文献,适当的说法,它属于弱文学式的医学文化的类别;从社会记忆的角度论,则与“史海钩沉”的性质类似。

 

癔症,癔病,歇斯底里,和新兴的病症称谓“转换障碍”、“分离障碍”,同一个意思。“歇斯底里”的陈旧称谓音译自拉丁文,词源于希腊文“子宫”。这个词说明女性性别和癔病的关联度,最初此病是被当作女性特有的。当时外国医生认为是“子宫扰动”所致,具体说就是“子宫顶到了喉咙”。这真像个“神解释”,可它还是“唯物主义”的,而我们中国民间传统的讲法,此病况即“中邪”、“鬼上身”、“得撞客”。“癔病”之称则比较进步,指向“心意病”,突出了无鬼论。

 

见证人这样讲述:

 

几十个青壮女劳力正在大田干活,忽然,一阵风吹过来,怪事发生了。有的哭,有的笑,有的唱,或者哭了笑、笑了哭、又哭又笑,有的跑来跑去,有的怪模怪样跳舞,有的满地打滚,还有的傻傻的直挺挺的坐在地上……大约持续十几分钟,女人们恢复正常,擦泪、整衣、拍拍土,然后继续干农活。问刚才怎么回事,所有的女人全都不记得,和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据现场目击者讲,看到当时的场面自己也感觉恐怖、心慌,整个生产队的青壮女人顿时全都疯傻,叫谁看见谁都会吓得够呛。

 

可以肯定,见证人所说的“一阵风”和真实的诱因全然无关。田野里有风,再平常不过,没风倒是少见的情况。目击者之所以这样说,说明他在努力寻找原因,并倾向于“外因引起”的认定(或许“邪气”、“中邪”的说法在其背后起着影响作用)。另外,将一阵风与病状直接挂钩,还说明农民们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具体原因。

 

集体癔病,诊断当然正确。这大田癔症的发病率如何呢?没有确切统计。借印象与推理说话,此病不罕见,但也并非流行病。当我还是少年的时候,曾多次听到过农民讲这现象,都是在提到鬼神话题时讲到他们村里的故事,这说明在一个县域之中,此症也不是个别现象。再就是,我从一本80年代末出版的正式医学教材中,见过对此症的简短介绍,在“癔病”一节单列,也就是被当作集体癔症的一特殊类型看待。该教材讲此症“原因不明”,近年已随生产队集体劳动的消失而消失。

 

原因不明,缺乏研究,有其自然的理由。第一,突如其来又快速消失,专业人员碰巧在场的机遇微乎其微;第二,患者集体发作又集体遗忘,对事件过程、他人表现、自身感受等,没有一个发病人留下记忆和表述,因而缺乏起码的研究资料;第三,医界没有考察研究的动力,因为考察报告的结论绝不会是“正面”的,病因没好事,调查之前即可认定,为医学研究而被扣上抹黑“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政治帽子,谁都不情愿。

 

本人不才,乐意对此妄加探讨。女社员大田集体癔病的具体原因不明,或者说找不到任何具体原因,那么,这诱因就是综合性的原因。

 

(一)此病症存在的时间跨度为上世纪6070年代,随人民公社解体、承包责任制实施而消失;发病区域在中国北方贫困落后的乡村,发病地农民不得温饱,生活极端艰难。这两个宏观现象,说明此病与生产财富及物质生活状况高度相关。

 

(二)发病地女性心理状态趋同化,乃此病集体发作的条件之一。各家现实生活中的难处都差不多,感受到的压力相似相同,身体疲惫与心理挫折程度亦区别不大。“同悲”之症,与“均穷”现实相吻合。

 

(三)女工人(包括农场女工)也集体劳动,但没有原因不明的集体癔症,而中国北方的青壮妇女,在生理上、遗传素质上并无“农民妇女”与“工人妇女”之分。很显然,人种、生理相同的“北方农妇”与“北方女工”,在精神内涵、心理特质方面,并非同一类“女人”。这现象说明的是“工人阶级”与“农民阶级”生活中存在巨大差距。女工之生活压力、文化环境以及生理、心理的疲惫程度,已经不足以导致集体癔症,而“农民”对“非农”的羡慕,其实是对“跨越阶级鸿沟”、进入“较正常人类”行列的向往。

 

(四)集体癔症都有具体诱因,许多当事人可以清醒叙述过程、体验,而与其他类型集体癔症截然不同的一点,即女社员集体癔症患者的全无记忆。这是重要的医学证据:第一,无记忆现象说明真的无具体诱因,局中人全浑然不觉;第二,“对创伤性事件有部分或完全遗忘”为癔症患者发病后的特征之一,而女社员完全遗忘曾有过的不正常举动与心态,只能说明这件事本身就是“创伤性事件”。

 

结论一:女社员群体面对同一个恐怖的事件,关心同一个或同一组问题,这恐怖事件和严重问题即他们的共有的生存状态。

 

结论二:女社员大田集体癔症,是这个群体本能的无意识的自救方式——极端压力让他们濒临身心全面崩溃,为避免“一败涂地”,我们还不了解的诡秘的生物自救机制,运作了一场小规模的“精神溃堤”,让难以忍受、担承的苦难人类暂时失去自主意识,以一时的无我、非人及紊乱为代价,释放恶能量、调整心身以带来有利于困苦环境中生存的生物性后果。

  评论这张
 
阅读(176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