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公知观察:京东和工商局“联合办公”是腐败案  

2015-10-14 09:01:21|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知观察:京东和工商局“联合办公”是腐败案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王海这次打假是反腐

 

以“打假第一人”而知名的王海,日前在其微博上实名举报京东商城,称“京东商城职员冒充工商局公务员在工商局办公处理消费者举报投诉”。同时贴出大量证据称“北京工商局开发区分局消保科科长王某峰在京东商城购物免单”。

 

有媒体在新闻题目中,谨慎地为“京东员工竟在工商局上班”一句中的“上班”二字加上了引号,这不必。记者已经找到了京东工作人员在工商局的办公地点,“三位京东商城的工作人员正在电脑前忙碌着”。京东有人在工商局上班真实无误,问题在于,他们在那里“上班”干什么,在处理举报投诉过程中扮演何种角色。

 

王海称“消费者的举报和投诉都直接交到了京东商城手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商分局就此回应“第一个接触到投诉的不可能是企业的人”。我知道,围观者不会把这回复视为“神回复”;而实际上,这回复即货真价实的神回复。

 

爆料人并没说京东商城为接受举报或投诉的第一人,他说的是“交到了”京东商场手上,而官方则保证“企业不是接受投诉与举报的第一人”。哎呀,他们竟然把工作做到了这般完美的程度——投诉电话没改路,电子邮箱没混用,消费者投诉京东的信息,确实先到了工商局!

 

在我们的生活环境里,诸多的荒诞和神奇,就发生在官方一本正经的正常回复与严肃承诺中,亮一亮发现的眼睛,你将随时领略黑色幽默。

 

工商局单纯的转交,和被举报企业直接接受举报信息相比,并无实质区别。消费者对京东的投诉量大增,和“人不来效率较低”的说法,均构不成邀请京东入驻工商局的理由。投诉量增加意味着商家和消费者关系恶化,同时说明官方机构对商家的监督应该加强,相应的工作方式,该是加大下企业调查取证的工作,而采取邀请商家进驻官方机构办公的办法,却出于减少调查工作量的考量,这不是个正常的工作思路。

 

工商局对被投诉企业无偿提供办公场所,不管多大花费,用的是纳税人的钱,显然于理不通。投诉量最大的企业应邀入驻工商局办公,在其他企业看来,即享受特权的表现;而消费者眼里的官商“联合办公”,无疑是“官商一家”和“关系户”的确切说明。

 

一个法官对被告说:“告你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你到我这里办公得了”。这样的话,叫人怎么想这位法官?我这比喻还是靠谱的,消费者举报到工商局就是“告官”,他们不信商家或感到无奈才举报,本来把工商局官员当“法官”来着。

 

仲裁纠纷,查处制假售劣、以次充好、以假充真等违法行为,需讲回避制度。而在我们这里,当纠纷的一方和执法的一方成为“熟人”,回避机制就差不多废了。和工商局人员在一起上班的京东员工,担负“公关”职能、起着“加深友谊”的作用吗?说你主观上洁净无瑕也罢,但在“交情”这方面,谁都不可轻易否定其客观之效。

 

“京东的联络员只是在对接中起到了传递内部信息的作用”,“简化信息传递环节”,此说不可信。我们都处在互联网时代了,仅为通联而派员在外办公,已成高成本的不智方式。若非“面授机宜”,当面传达信息并无必要。按工商局回复的说法,“不直接处理消费者投诉”的京东人员,只是相当于通讯设备中的某个组件,并且还是累赘、多余的部分——他们在工商局上班,所起的作用是无端添一道程序:繁化信息传递环节,再转一道手,让你直接对接不成。

 

国家的管理机构之间,包括工商局机构之间,一直存在管辖权和管辖范围之争(我曾给这种现象一个好听的说法,“争夺为人民服务权”)。争管辖权,当然不是抢工作量,不是自我加压、自找麻烦,而是争抢寻租领地。比如,像京东这样的大型企业,在谁的管辖范围内,就是谁的喷香小鲜肉。

 

不过,在管辖权明确之后,权力机构还是要尽量减轻工作量,因为目标已提升到新水平,要轻轻松松享受管辖权带来的实惠与幸福了。于是,种种由权力主导的、由企业主动积极配合的“两便之选”,便纷纷出笼。

 

眼下,大家将王海的举报视为两件事,分别为“京东人员在工商局上班”和“工商局科长在商城零元消费”。我不这样看,我认为这是一件事,即一个腐败案。即便今后的调查结果是工商局科长没受贿,我仍然坚持这错误想法。

 

京东人员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商分局消保科上班,消保科科长王某峰在京东商城购物免单,要说这两件事没关联,我不好张这张嘴。王海对消保科科长的举报,以7张订单为凭,除非王海伪造订单、犯诬陷罪,消保科科长“涉嫌”无法排除。于此应该想到的是,消保科长的订单不可能只有这几张,京东的“行贿”范围可能更宽泛,涉嫌人物的级别可能更高。故而,对“京东贿案”的调查,也应该由更高级的部门进行。

 

我“超级贿国”之地位仍举世无双,“反腐成就”切莫轻言。权力自肥秉性是始终不变的,在内斗趋紧、举报多发的背景下,“洗贿”学问愈发高深。化腐败为正常,化罪行于无形,“京都手法”仅偶尔露峥嵘。

 

网络购物猛增,损益人群空前庞大,我们不得不重视网购维权和电商行为。其间,人们不难发现,维权制恶,终归需制衡权力,在所有领域扫荡权力腐败。

  评论这张
 
阅读(21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