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中国的煤都、气都和电都  

2016-11-01 18:58:56|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煤都、气都和电都

 

作者按:捞过界,又长又硬,文中多有非普及性术语和冷门数据,水浅、浮躁之人不宜进入,欢迎行家指正与谩骂。

 

虽早已转业改行,但作为策划界前辈,对区域、企业的推介创意及其优劣成败,一直保持关注兴趣,甚至有时见猎心喜。这“形象塑造”的工作领域,端的有些意思,于此表现出智力、才学与灵性,即成一乐。尤其对“地方知识分子”而言,如果某地采纳其首创概念与凝练的区域名片,其人在当地即可被视为立功、立言之才子了。

 

通揽一地经济、文化、历史、人物、自然、地理、荣誉、绩效等情况,并“哗众取宠”,令一词半语凸显特色、进入人心,不是件容易的事,在不具明显强项、优势的地方更大不易。在创作城市名片时,研究者与策划人往往偏爱一个“都”字,因为这一个字暗示着“老大”的地位,霸气外溢,简练而直接地表示该地为“重镇”与“要地”。我也不免俗,十八年前为河南濮阳做的系列策划,现在看只是被抹杀、浪费了99%——还不错,还有一个“中华龙都”的概念,留下了痕迹和影响。

 

说一些观察,多涉送温暖、送光明的能源强市,夹杂着粗论一下能源战略。

 

 

终极版煤都

 

中国的“首席煤都”是辽宁抚顺。1901年开始采煤,借此成为中国最早告别农业社会的地区之一。1938年年产原煤达到900万吨,1949年后年产量曾突破1000万吨,上世纪50年代,“煤都”之誉叫响全国。上世纪6070年代的煤都是河北开滦,最高纪录为年产2000万吨。8090年代的煤是山西大同,年产原煤跃居全国第一时3000多万吨,90年代中期曾达到8600多万吨。

 

就大同煤都的贡献,有此数据显示:“支持着全国5大火力电网、3大港口、6大城市的煤气发生炉以及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2800多家大中型企业。”

 

2003年,鄂尔多斯以8103万吨的产煤量跃居全国地级产煤大市之首,超过大同。当年陕西榆林也超过大同,排全国第二。2014年,鄂尔多斯产煤63119.18万吨,榆林市37850.79万吨。大同以11665.52万吨的产量,排全国第六位。

 

2015年,鄂尔多斯原煤比上年减产2%,为6.16亿吨,限产后的煤老大地位仍无可争议。

 

从中国煤都变迁史可见:以产量论,上世纪5090年代,中国煤都之煤产量,为千万吨级别;2000年后,煤增产量动辄以千万吨、上亿吨计,总产量上亿吨方进入产煤市前排位置。当今产煤6亿吨的煤都,体量是老煤都的60倍,后起的煤都大同大约为其五分之一;以煤都“在位时间”论,鄂尔多斯之前的煤都寿命不长,不超过20年。

 

将鄂尔多斯定为“终极版煤都”,首先依据产量数据。位居第二名,最有“煤都”竞争资格的对手榆林市,煤产量是鄂尔多斯的一多半;再从煤炭资源储量看,鄂尔多斯占据明显优势,也是储量上的煤都。按现在已经相当吓人的出煤量和储量对比计算,鄂尔多斯的煤能采几百年。所以说鄂尔多斯铁定是个长寿的煤都。大概在整个煤炭资源占据重要地位的历史时期,其他产煤市都没有超越、取代鄂尔多斯的希望。

 

不仅要看产量和开采期长短,从“质量”角度的考察更有价值。给鄂尔多斯冠以“终极版煤都”之谓,还因为它至少具有这两个个“文明优势”:

 

其一,它是安全产煤的煤都,煤矿工人人身安全的条件相当充分。其巨量产出并非“带血的GDP”。实际上,近年来鄂尔多斯煤炭行业的安全程度,比许多普通行业并不差。2015年鄂尔多斯市煤矿企业共发生死亡事故2起、死亡2人(11人属基建事故,不计入百万吨死亡率),百万吨死亡率为0.0016。这是世界先进水平了,是地质环境、开采技术与人文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其二,它的煤业是“绿色煤业”,煤矿企业担负了环保责任,对优化鄂尔多斯广袤土地的环境与生态贡献巨大。在鄂尔多斯看不到黑烟翻滚的场景,许多老煤城环境不良、空气污浊的景象,在鄂尔多斯不存在,这往往让初到鄂尔多斯的游客感到意外。此地开采过的矿区,一定是绿化水平很高的地方,煤矿企业不仅没有恶化鄂尔多斯的环境,还为鄂尔多斯全区的绿色事业提供了保障条件。

 

“煤都”是个好称号,排不上全国煤都的煤城,也强调区域性煤都的地位。如江西萍乡称“江南煤都”,河北开滦称“北方煤都”,贵州六盘水称“西南煤都”。可是,毋庸置疑的中国煤都鄂尔多斯,却从未正式、隆重地宣传过自己是个煤都。说透其中缘由需要一大篇文字,略过。

 

 

沉默的气都

 

一场“气都争夺战”已经发生,仍在进行。主要是四川省内三地的“窝里斗”,达州市、广元市、仪陇县都想争到“中国气都”这个靓丽名片。

 

据说广元的天然气储量不小,但该地大致上处在布井勘探、“力争探明”阶段。该地的努力目标为,“十三五”末天然气产能达到100亿立方米/年。这样,产能底气不足的广元,参与气都争夺战的积极性也不强。对外介绍资料中虽有“气都”这一说,但并无更多的宣传运作。想来广元自有道理——面前数据不力,过早的鼓噪未免招过火、吹牛之嫌。

 

龙岗气田位于四川省仪陇县、营山县和平昌县三县交界处,有资料介绍“目前探明储量超过3000亿立方米”。仪陇县对“气都名片”非常重视,地方形象主题词为“仪陇气都,朱德故里”。该县的一个乡镇表现出勃勃雄心,四川省级媒体曾报道:“实现中国梦,仪陇县立山镇打造中国气都品牌镇”。因为这个镇即龙岗气田中心,川中油气矿天然气净化厂设在这里,该厂的设计生产能力是1200万立方米/天,相当于40亿立方米/年左右。

 

仪陇县打造“中国气都”金字招牌出师不利。其一,媒体报道“储量成谜”,到底是1万亿立方米,还是7000亿立方米,甚至仅仅只有几百亿立方米,没人能说清。据四川省国土厅某官员说,“可能刚刚勘探的时候要好些,但后面的勘探发现气压不稳定,而估计储量本就是一个不太明确的事情”。其二,我查阅资料发现,一篇宣传成就的报道,正好可作为“负面”事态的证据。该报道称“截至(2016107日,龙岗气田已安全生产2652天,累计生产天然气80.11亿立方米”。也就是说,龙岗气田建起了设计年产能力40亿立方米的厂子,然而,他们用七年多的时间,完成了原计划中两年的产量。

 

达州打败了广元市、仪陇县,一句“中国气都,巴人故里”叫的震天响,媒体全铺开,网络全占领,按达州宣传机器的说法,他们那地方“素有中国气都之称”。显然,人口大市达州打造气都经过了顶层设计,2015年,此地还轰轰烈烈地举办了“中国气都形象大使选拔大赛”。

 

普光气田位于宣汉县普光镇一带,因而达州称“坐拥全国第一大海相气田,有全国第一大天然气化工园区”(媒体报道“探明储量为3560亿立方米”)。一定的实力和产能,给达州宣传队伍提供了底气与依据。此地的天然气开发,倒是真的比广元市、仪陇县进展顺利。

 

未经系统考察的作者,都可能承认达州的“中国气都”地位,因为网上都这么说。达州的官员,也可以认定他们已经将气都称号收入囊中,因为参与竞争的地方都没争过达州,其他的外人都未曾提出过异议。

 

要是没有我今天出来打横抱,达州还是“中国气都”;从我插这一杠子开始,达州的气都称号就被“剥夺”了。

 

不离谱的天然气探明储量,可当作预测潜力、前景的根据,而参与竞争“中国气都”这个招牌,只能看现时产能。

 

2014年,达州境内天然气产量达100.5亿方,占全省天然气产量的37%”。这里的数字,出自四川省人大代表、达州市发改委主任向仕春。2015年达州产了多少天然气呢?官方正式公布的数字是:54.85亿立方米,比上年减产30.3%

 

    苏里格气田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境内的苏里格庙地区,通过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评审的累计探明储量为5336.52亿立方米。2012年,长庆苏里格气田以135亿立方米的年产量超越克拉2气田。就在这一年,鄂尔多斯成为真正的“中国气都”。

 

按国土资源部门承认的数据,鄂尔多斯天然气探明储量为10900亿立方米。支撑起全国“气老大”头把交椅的天然气生产,在鄂尔多斯属排名第二的产业。2015年,鄂尔多斯天然气产量290亿立方米,占全国天然气产量1350亿立方米的21.48%。别说是“中国气都”达州市,就连四川全省的天然气产量(266.2亿立方米),也比不上鄂尔多斯这个不到200万人口的地级市。

 

鄂尔多斯乌审旗面积相当于内地的一个地级市,歌舞之乡,马头琴之乡,一个特崇拜诗书、文化的地方,当地人喜欢称家乡为“绿色乌审”。长庆油田采气三厂厂部坐落在乌审旗城区,今年九月,我第二次到乌审和三厂,并进入三厂数据中心,亲眼见证了天然气自动化、数据化生产与管理过程。乌审旗这个人口只有10多万的县域,可支配财政收入达40个亿,但这里和鄂尔多斯全区的低调保持了一致——“天然气之乡”的别称,只是偶尔一提。

 

一个优秀的策划人,不会遗漏影响创意成立的任何因素。各地竞争气都的策划师,都短了好几口气。在常规油气藏之外,还有非常规天然气,现在通常主要指页岩气和煤层气。

 

页岩气是清洁高效的能源资源和化工原料,居民燃气、城市供热、发电、汽车燃料和化工生产都能用。美国能源信息署的初步评估认为,中国页岩气储量约100万亿立方米,相当于中国常规天然气资源量的2倍,与美国本土储量大体相当,其中可开采资源量36万亿立方米。而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比较低:陆域页岩气地质资源潜力为134.42万亿立方米,可采资源潜力为25.08万亿立方米(不含青藏区)。官方希望到2030年全国页岩气年产量能够达到1000亿立方米以上,这样就可能“改变我国油气资源开发格局,成为我国能源的重要支柱。”

 

2015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的消息,中国的页岩气勘探开发已经展开,并在四川盆地海相、鄂尔多斯盆地陆相相继取得突破。鄂尔多斯市境内探明储量目前不祥,眼下鄂尔多斯也不会积极投入到高成本、防污难的页岩气开发项目上,但鄂尔多斯地区蕴含丰富页岩气资源,这一点有勘探实证,在专业圈早成共识。

 

利用好绿色能源煤层气,对减排和安全产煤意义重大,其市场前景非常明朗。中国2000米以浅的煤层气资源量约为36.81万亿立方米,相当于490亿吨标准煤,排世界第三位,而全国95%的煤层气资源分布在晋陕内蒙古、新疆、冀豫皖和云贵川渝等四个含气区,其中晋陕内蒙古含气区煤层气资源量最大,为17.25万亿方,占全国的50%左右。鄂尔多斯是煤层气大市,早在2009年,即被国家定为煤层气产业化基地。

 

(此文顺便对国家职能部门和相关国企提出一项严厉批评。“十二五”规划煤层气产量300亿立方米,其中地面开发160亿立方米,而2015年全国煤层气产量约为44.25亿立方米,仅为规划目标的28%左右,规划目标落空率高达70%以上——这完全是体制机制紊乱导致政策、资金落空的结果。这耽误“能源技术革命”、有害安全与减排大业的责任,难道不该有人承担?)

 

至此,“中国气都”名花有主,且毫无争议之必要。中国就是这么怪,一地官方,可以无视基本事实与数据,不惜劳民伤财,可劲往自己那个“地方形象”上贴金。更令人不安的是,只要无人挡在他们策划的成名之路上,只要别处不屑于和他们较起真来论个短长,仅靠大张旗鼓的宣传就真能误导大众。

 

策划师、评论人,或者说知识分子都不该跟风。怎么才有“独立思想”?你得有独立查证的能力。所谓的“怀疑精神”,并非出自你的性格,其实是知识面和信息量使然。知识面宽,接受、处理信息量能力强,让你能提前发现许多他人尚未发现的问题,让你可以发现社会上更多的虚假与不公之事。将其表达出来公之于众,这就“公知”了——成为公众的知识。其后,你就显得“有性格”。

 

 

将来的电都

 

问度娘,全网找不到“电都”这个词。在我此文出笼之前,中文世界乃至全人类都不把“电都”当正式的地名使用。

 

现实中“电都”是存在的,为什么没这个词?因为中国的电都,叫“水电之都”,又叫“世界水电之都”——这就是湖北省宜昌市。

 

宜昌因水而兴,在湖北,它是排武汉之后的第二富庶区。地处长江中游和上游分界处,位于长江北岸、三峡东口,“上控巴蜀,下扼荆襄”。该市拥有长江、清江等大小99条河流的重要河段,建有三峡、葛洲坝、隔河岩等巨型、大型水电站,大小电站密度全世界独一无二。由宜昌各大水电站发出的电力,按1000公里输电半径,输送到南至广州深圳、东至上海江浙、北至北京天津、西至成都重庆,“照亮了大半个中国”。对宜昌,还有个比较夸张的比喻,即“中国的动力心脏”。

 

宜昌真真可谓“坐拥”水电之都称号。因为水电发电与当地居民、企业的关系不大,甚至,宜昌连三峡水电站发的电都用不上。世界水电之都,却是个缺电的城市,于是,宜昌不得不发展火电,上马的几个火电厂,电煤基本靠外省调进。

 

近水楼台不得月,宜昌人感觉非常不公平。为了三峡水利工程枢纽这个巨型楼台,宜昌曾移民20万,拆迁企业200多家。《三峡移民条例》有三峡电要优先供应库区的规定,但宜昌库区没在电力、电价上落下像样的实惠。受阻于供电体制和利益纠葛,国家对三峡库区实有失信之处,而宜昌人的无数次吐槽也没见起到多大作用。2015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张琼建议:三峡电落地宜昌,实行三峡电直供试点。到现在,这建议不知被正式接纳与否。

 

我不看好超级水电站,对三峡工程那样的“高峡平湖”极不放心。水电自身是清洁能源不假,可是,总体看三峡那种截江工程,社会总成本恐怕高到不知怎样说是好。

 

“对我国气候影响很严重”(气象专家集体研究结论,并非“民科”妄断),怎么说代价、成本?“改变了整个长江流域生态”怎么算账?洞庭湖、鄱阳湖水面连年下降怎么估价?引发地质灾害将造成多大损失?泥沙淤积将带来何种后果、多大支出……??

 

宜昌拥有生产清洁能源特大基地,可是,此地空气质量不是一般的糟糕。宜昌空气质量在湖北垫底,常排全国最差前十名之内,也有倒数全国第一的时候。专家解释空气不好的原因,会说地理、气候、工地、企业等等,没有人胆敢假设三峡和宜昌的空气污染有所联系。我也不敢,我只是弱弱地感慨一下:大江之上,昔日那滚滚波涛、猎猎江风,大自然的搬运工,令人怀念啊!

 

对水电,总体上我没有“主流评价”那么乐观。除了担心出现比污染环境更严重的恶果,还有现实的技术考量。中国大量的水电的资源集中在南方,夏季电力过剩,冬季发电有限,而北方的冬季不多发热发电就过不去。中国中西部水电资源丰富的地区,几乎都缺电,还得靠火电机组解决问题。像四川、云南两省水电资源很多了,到冬季甚至不能满足本地电力需求,别处根本指望不上。

 

有次跟一专家说到三峡设计功能之间的矛盾性,他笑洒家“文科生思维”:“知道三峡发电意味着什么吗?那是5000万吨煤!”我立马跟上:你说环保倒也罢了,你太会贬低三峡了。你知道5000万吨煤什么概念吗?那是鄂尔多斯年产量的十二分之一,只是那个产煤区的年增长量、年减产量,可三峡为这5000万吨煤花了多少个亿?”我一说完,那位理工朋友就仰起了脸,在天花板上找东西找了好一阵子。

 

一个三峡,装机容量2240万千瓦,2015年发电量869亿千瓦时,加上葛洲坝水电站发电179亿千瓦时,两座水电站合计发电1048亿千瓦时。无论如何,宜昌仍是水电之都或电都,2015年,宜昌市发电量为1184.39亿千瓦时。

 

宜昌水电之都的名分会保持很久,但只能当三、四年的电都了。几年后的新电都出自内蒙古,即早就成为煤都、气都的鄂尔多斯。

 

尽管常听到“三峡工程是个大祸害”的说法,“拆除三峡”的呼声也不算微弱,但我不为其所动,万不会根据“三峡出事”这情况判断问题。做预测、拿预言,还的看数据、看条件、看趋势。

 

内蒙古是中国第一电力能源大区,发电装机、东送电量已蝉联全国“五连冠”和“十一连冠”,“保障首都、服务华北、面向全国的清洁能源输出基地”,是内蒙古2013年明确的定位与目标。而鄂尔多斯电力在内蒙古全区位列第一,装机容量1817.3万千瓦,占全自治区装机容量的17.5%2015年,鄂尔多斯发电量827亿千瓦时(业内统计数字,地方政府统计比此数低),占全自治区发电量21%

 

眼下的发电量还不够电都的资格,不过,到2020年,鄂尔多斯就能形成3100万千瓦火电装机、800万千瓦新能源电力装机。这是计划,具体的项目、工期已经落实。今年718日,鄂尔多斯市上海庙清洁能源电力外送基地建设正式启动,仅这一下子装机规模即1000万千瓦,就地消化煤炭3000多万吨。而宜昌全境大小河流理论上的水能开发到极限,也不可能达到鄂尔多斯数年后的装机规模。

 

 

外部促动力为北京、天津、河北、山东等大片区域已经难忍雾霾之苦,内部促动力为提升产业层次、变输煤为送电,外急、内急凑一块,鄂尔多斯的发电与送电计划,其实是国家战略与地方利益最大化的无缝连接,没有落空的可能。

 

接受外电的地区,实实在在地减排二氧化碳、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烟尘。鄂尔多斯“煤从空走走,送电全中国”,为广大地区解决环境污染问题,此话一点都不假。

 

不产优质煤的地区,营运火电厂没法和煤都的火电比成本,也没法比包括环保效能在内的规模效益。鄂尔多斯发电耗煤约305/度,煤变电之后,煤炭产量可有较大降幅,资源开发期也将成倍延长。

 

看中国能源结构、技术与资源条件,火力发电仍是大势所趋。用火电确实存在一定程度的环境污染,但技术进步中的火电,如今并不像以往那样严重地危害环境。为别处解决污染问题的鄂尔多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蓝天白云,空气清新,煤都、气都、发电大市同时又是名副其实的绿色大市。

 

真是奇了怪了。许多不生产、不外送能源的地方,还有号称“清洁能源基地”的地方,反倒乌烟瘴气、民怨沸腾。眼见这种极具讽刺意味的两相对比,中国人该不该反思一下?

 

美国页岩气的成功开发,改变了美国能源格局,被誉为“全球能源领域的一场革命”。这条路、这个阶段,今后的中国恐怕回避不了。除此,风电、光电等新能源也大有可为。

 

不管是发展气电、风电还是光电,入选基地建设项目的仍然是鄂尔多斯。没法子,天然气、煤制气各300亿立方米的出产,只有此处才有;这里还是陆上风能资源最富集、汇集输送风电条件最好的地方;鄂尔多斯日照时每年平均有30003200小时之多,年照射量高达140160kcal/m2,在中美合作推进清洁能源过程中,包括硅谷和美国最大的太阳能发电面板厂商,早就关注并投入了鄂尔多斯。

 

终极版煤都,当今的气都,将来的电都——都是鄂尔多斯。

 

如果指责某个地方政府策划“争都”活动是搞形式主义,那是错误的——煤都、气都、电都,只要拥有其中任何一个,都有招商引资、招财进宝的显著成效,扩城、建城都不过小菜一碟。包括缺电的宜昌也是“水电之都”名片的受益者,进驻并无奈滞留该地的许多厂商,当初就因萌生了“永不缺电”的远见,才去了本来山清水秀的宜昌。

 

“羊煤土气”之后,成为“羊煤土气电”。加上的这个“电”非同小可,它是技术提炼的结果,区域真正升级的标志,它让鄂尔多斯长久地扬眉吐气。

 

部分媒体炮轰鄂尔多斯有年头了,我一直嘲笑脑残媒体人的经济评估太不“唯物”。他们看不出鄂尔多斯经济的“泡沫”最少,拒不承认此地所蕴含、所输出的都不是“泡沫”这一显见事实。

 

有如今“得地独厚”的鄂尔多斯,中国有幸,世界有幸。那些笑话鄂尔多斯“水深火热”的文化人,自己才是个笑话。假如没有鄂尔多斯,没有鄂尔多斯人的劳动,中国许多地方的居民就“热寒交迫”、黑灯瞎火了,或者,就只好在自家的心肝肺里多憋几口恶气。

 

鄂尔多斯也可能“崩盘”,但这种可能仅会出现在经济“全面崩盘”之后。社会倒退太快、太大,大家用不起羊煤土气电——你天塌地陷、无比悲催后,鄂尔多斯也只好无奈地“崩盘”,进入低水准生活状态,有吃有穿有住有柴火,比别处过的稍微好一点。

 

好了,该打住了。鄂尔多斯地方不会接受此文呈现的策划思想,但鄂尔多斯的朋友看了,会佩服我个外地人对鄂尔多斯的资料分析与透彻观察;某些地方的策划师看了,会佩服本先生恶心人的水平;大部分策划人、评论人,从中可见“策划的科学”与“评论策略”。本人写作生涯中的“范文意识”一直坚而不泄,如今我老人家当了研究生导师,更希望每篇文字都能作为启发式教学的教材。为学生而写,这篇主要让他们从中见观察视野、学详尽查证,从而获得极速进入陌生研究领域的能力,以及,自我表扬和自娱自乐的真本事。

 

                     20161030日于河南濮阳

 

黎明  公权批评家,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华中科大兼职教授,新闻评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山东人,居河南濮阳。原搜狐专栏作家、星空评论主持人,前南都、《东方早报》、《凤凰周刊》等报刊的专栏作者。现流窜民间各篮球场,业余写作和唱歌(歌唱界文章第一,评论界第一歌手)

 

一个人的主义:“三无主义”——政治上消灭无权阶级;文化上消灭无知阶级;经济上消灭无产阶级。

 

 此生最大遗憾:读者数量对不住文章质量。

 

黎明作文宗旨:努力提供新知,至少有所担当。

敬请关注新知独见、真话嚣张的微信公众号 杂文家 zawenjialiming

介绍给您在意的人

黎明:中国的煤都、气都和电都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热血尽,化尘与土,只为博你嫣然一睹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