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借鄂尔多斯提升中国媒体人智商(一)  

2016-12-14 14:22:03|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娱乐性万字长文,表现区域考察的思路与方法,资浅读者慎入。在碎片化阅读时代,我用文字选择读者)

 

中国媒体自发式集体弱智

 

有位青年媒体人对我说:被媒体骗了好久啊!要不是看了你写的文章,我对鄂尔多斯还是老看法,那个地方太倒霉,那里的人好惨,不是一般的苦逼……

 

他看过的文章,是我写的那篇长文,《中国的煤都、气都和电都》,文中引用数据大概有几千字吧,对鄂尔多斯再认识,浅谈能源战略并论证鄂尔多斯的经济特征和经济潜力。谁看了都对论证和结论都没二话可说,有读者表示,对我说的那些闻所未闻,看后涨姿势,还有点惊讶。

 

   有朋友问:为什么要为鄂尔多斯说话?为什么对鄂尔多斯写那么多?

 

   我是大陆第一个以“公权批评家”明确定位的作者,迄今自称公权批评家的仍只有我一个,友人之问,实际上是在批评我的挺鄂言论与“个人形象”不符。简单地回答:其一,眼见媒体蛮不讲理地群殴鄂尔多斯,我看不下去,就该打抱不平,在我们这儿,批评媒体也是监督公权;其二,就我能把这档子事撕扒清楚,这堂课上得好,中国媒体人就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儿,思想水平就因此提高一截子,对全社会各种人都有好处。

 

别人看不到、说不清而我能,做出这事高兴呗,功德啊!这叫什么?这叫“个人嘚瑟和社会效益的高度统一”。(这里的“嘚瑟”,叫“谝能”、“显摆”、“个人价值”、“个性表达”,都可以)要是连这种事儿都觉得不可乐,都不能成为原创动力的话,那我这个人就彻底没救了。

 

其实我想的更复杂一点。有个反映大陆舆论生态乃至社会智力水平的现象,叫做“中国媒体自发式集体弱智”。这是大病,而我有药。

 

所谓“自发式弱智”,指他们的报道和论点所表现的弱智,并非日常被上峰指令驱使下的那种“被弱智”,而是在自愿、主动状态下,在自选动作中展现的技术愚蠢和价值颠倒。

 

这种媒体的集体弱智症并非频繁发生,可一旦发作起来,事实就被大大歪曲,会发生特别不公平的事情,能误导全体公众。近期刚发作过一次,即各媒体追风“马云资助小马云”的假新闻,传谣,或者就不实消息发出社论、个论,实施“道德绑架”。无需查证,我就知道这是谣言,于是我出手,打了好多媒体的脸。

 

对鄂尔多斯不分青红皂白的舆论攻击,是媒体集体弱智病最严重的一场发作,病得重,病期长,患者忌病讳医,狂吐一地脏兮兮的舆论泡沫却不认账,更谈不上反思病因病源。就连素日一贯清醒乃至相当睿智的部分学者和评论家,也被不专业报道裹挟,误判、错评了鄂尔多斯,这能说明,媒体集体弱智病发作起来有多厉害。

 

历史上,在全国范围,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地市级行政区,遭遇过鄂尔多斯所经历的那种舆论攻击。鄂尔多斯在舆论场饱受持久而猛烈的“地毯式轰炸”,被媒体炸弹轰得乌漆嘛黑,其舆论场上的形象,几近于区域中的“大反派”、经济领域里的“跳梁小丑”。

 

话语场上,鄂尔多斯的“负面水平”以至于达到这种程度——中文语境中,“鄂尔多斯”这个地名,可直接拿来当贬义词使用。例如,某地官员指责记者对他们那个地方的描写不实时这样说:“我们被鄂尔多斯了!”

 

而鄂尔多斯这地方,从人力、平台、传播力等各个方面,都无法和外界传媒相抗衡,那里的学者和文宣人员,没法抵挡来自四面八方的媒体臭弹。况且体制内人员发布对外言论都得格外小心,太多的投鼠忌器,放手一搏是不可能的。

 

由于对鄂尔多斯的报道和评论严重失实,这些舆论在当地引发不了共鸣,形不成“里应外合”的局面。当地人不明白好多媒体为什么对鄂尔多斯抱有那么高的蹂躏热情,搞不清为什么他们这地方会成为众矢之的,出于本能反应,民间发明了一个官方不在任何场合使用的词儿——“黑鄂”,以此概称所有抹黑鄂尔多斯的舆论。

 

对这一新生的“地方方言”进行语言学分析,见多重意味:一是反映当地居民对“抹黑规模”的印象,他们面对的似乎是一场“诋毁运动”,感觉被包围,这迫使他们发明简练而笼统的称谓;二是“地方主义”特色鲜明,内外划线清晰,表示当地“一致对外”;三是表达了他们真切地反感——那些人、那些媒体,不真不义,够黑。

 

鄂尔多斯人的感受,两个字:憋屈。当然,平民和官方以及当地知识分子的感受有别。老百姓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时间一长,对“黑鄂”论调一句“去球”了之,而官方和部分文化人,在数年的时间里,总有一层阴云在心头。对外界,他们可以让时间去解释,而对自身疑惑的解释,除却进行系统而细致地理论研讨别无他途。

 

“黑鄂”的媒体人更应该回顾与反思。在你们笔下,鄂尔多斯的“泡沫经济”破灭了,崩盘的鄂尔多斯鬼影重重、生灵涂炭,现在让我们摆一摆事实和数据,看看鄂尔多斯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希望各位媒体老爷随时联系各自家乡的经济、社会生态,放胆和鄂尔多斯比试比试。问一问,咱家有没有鄂尔多斯的泡沫;咱没崩过盘的地方,能否与鄂尔多斯一较高低。

 

 

“崩盘”后的鄂尔多斯什么样?

 

一、人均GDP排名全国第一

 

GDP还是要讲的,尤其要讲人均GDP2015年,全国排名前三的还是2014年的前三。鄂尔多斯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4360亿元,人均GDP216915.4元。第二名山东石油城东营市,178571.4元;总部经济优势明显的深圳市排名第三,人均162488.4元,比第一名鄂尔多斯少5万多元。要和北京比的话(北京全市人均106284元),鄂尔多斯一人顶北京俩人。

 

美帝真有高明的专家学者,在“鄂尔多斯研究”这一块,特别值得一提是美国银行-美林(Bank of America-Merrill Lynch)的经济学家陆挺。我的研究思路和他的思路差不多,都把研究重点放在了经济体量、经济环境、产业结构和发展潜力等方面,从而得出的结论也基本相同。

 

20105月份,陆挺被《时代周刊》对康巴什“空城”的报道所吸引,决定亲自前往鄂尔多斯一探究竟,返回后他发布一份报告详细描述了此次旅行。陆挺承认新城康巴什没什么人气,但他并没有把鄂尔多斯看作中国地产泡沫的一个象征。他指出:“过去八年中,鄂尔多斯的本地生产总值增幅达到了令人炫目的25%,比全国GDP增速快了一倍多。这座城市可能是中国最富裕的城市:它的人均GDP是北京的两倍多,而媒体对这一点并无太多报道。记者很容易曲解事情的全貌,夸大问题,并以偏概全”。

 

略显诡异的是,鄂尔多斯官方文本中不提人均GDP,他们回避这个绝对正面的第一名资格。他们采用了一个“避实就虚”的策略,选择另一个数字表示自身的经济地位,即GDP总量。这样,他们就不显突出了——在全国所有地级市中排名,鄂尔多斯跟在三十几个经济强市的后面。

 

二、地方财政收入不显虚胖

 

地方财政收入,真切说明日子过得如何,各地都重视到无以复加。这数据不好造假,即便进行“技术调整”,时间节点可变少许,而总量上并无变化。

 

2015年鄂尔多斯市实现公共财政预算收入445.9亿元,在全国地级市中列第29位。

 

中国有三个省(自治区)的财政收入不如地级市鄂尔多斯,即宁夏、青海和西藏。其中,青海省(267亿元)和西藏自治区(124亿元),两地的财政收入之和,比鄂尔多斯少54.9亿元。

 

鄂尔多斯人均财政收入多少呢?如果这一项由当地官方说出来,就显得不那么低调了,一幅要争什么实际绩效的样子。好在这种数据如果自己不说,别处也不会刻意为他人张扬,于是鄂尔多斯得以保持谦虚谨慎之形象——我们只是在地级市排名中进入前30而已。

 

三、发出两个北京的发电量

 

“社会发电量”这个指标,近年来被学界和官方频繁引来论证经济问题,其概念以及其特性,想必早已普及到了媒体人,但各媒体在聚焦鄂尔多斯时,从未将发电量指标作为分析资料。

 

2015年,鄂尔多斯发电量827亿千瓦时;同年,北京市发电量417.4亿千瓦时;鄂尔多斯发出的电,约等于两个首都。

 

人均发电量也能说明一些事儿。没说的,论人均发电量鄂尔多斯全国第一。连市民、农牧民和外来人口全算上,十个鄂尔多斯,比不上一个首都的人口数。比人均差距太大,这就不好比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接着发挥,查阅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人均发电量,而后和鄂尔多斯比较一番,或许真能开发出某些有价值的信息。

 

中国广大区域拉闸限电,而鄂尔多斯的功能却是弥补因火电受限留下的用电缺口,帮助别处解决环境污染问题。故而,今后鄂尔多斯发电量非但不减,还要增加发电量和输出能力,将煤炭等能源变成电力从天上送给外地,保障北京用电为其优先目标。所以,数年内鄂尔多斯即可成为举足轻重的“中国电都”。

 

四、“气盖世”了——至少10个“中国气都”

 

拿业已成就某一名声的城市或地区作参照,看官更容易理解数据表达的内涵。四川省达州市号称“中国气都”已久,而鄂尔多斯素未参与“气都争夺战”,从未强调该地在天然气产业的强势地位。所以我们就拿“素有中国气都之称”的达州市和鄂尔多斯对比。

 

2015年达州市出产天然气54.85亿立方米;鄂尔多斯天然气产量290亿立方米。也就是说,5个达州式的“中国气都”,顶不上一个鄂尔多斯。(天然气大省四川,2015年全省天然气产量为266.2亿立方米,比鄂尔多斯少23.8亿立方米。)

 

鄂尔多斯的“气势”不止于此。除了天然气产能盖过5个成名“气都”,后面还跟着至少5个气都的产能,即300亿立方米的煤层气生产。煤层气热值与常规天然气接近,比天然气更清洁,生产后劲也更足。鄂尔多斯“运气”太好,乍练气功便气冲牛斗——这就足有10个“中国气都”了。

 

还没完。鄂尔多斯还有储量丰厚的页岩气,只知开发前景可观,但眼下还不好轻估,不说了。一句话:在中国,谁都没法和鄂尔多斯“斗气”。(字数受限,请看第二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