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钟南山剑指“阻力军”的背后  

2016-03-14 23:33:27|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37日上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8年前说医改进入深水区,依我的看法,医改是进入溺水区。我从医56年,很少看到医务人员是这样的状态。”他指出,医护人员本来应该是医改的主力军,现在却被迫成为“阻力军”。

 

要理解钟南山院士所说的意思并不容易,医改“阻力军”或“主力军”之背后,存在一连串的不清晰概念,还有对医改形势的各种差异较大的基本估价。

 

首先是公立医院的医改目标或“成功标志”问题。在这方面,上上下下、各行各业皆认可医改“公益性”。其具体体现,钟南山先生提过三条(解决看病贵、看病难,改善医患关系,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另有业内专家曾提出百条之多,而我只提出过一条,即“穷人看得起病”。说详细一点是这样:公立医院里的“就医资格”不以经济状况为准,富患者和穷患者的比重和社会上穷人、富人的比例大体相当;一个“患者结构”数据,就足以体现公立医院公益性如何。

 

医疗保健体系制度不公,为“公益性”头号大敌。中国医疗保健的制度格局如何呢?即使在这样的基本问题上,专家的表现也并不专业。教材和宣传讲,中国医疗有三大制度:城市中实行的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农村中实行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但是,这三种制度及其实践,并非医疗保健领域里的基本国情,要完善教材,还的看我这个非专业人士补充的内容:

 

中国大陆医疗保健制度有一鲜明而突出的特性,即特别讲“身份”。大陆基本依据国民的“身份等级”,将社会成员划分成五个部分。除却教材里正式讲过的三部分“在保”的保障对象,另外还有两种人:一是不在公开统计中列出,但占据可观资源的“特殊医疗保障”对象;二是未能享受编内医疗保障的国民群体。在这五个部分中,我补充上去的后两者,反映着医保体系的不公程度。

 

大家公认医改要符合“公益性”方向,但表达也有差别。主流的说法,“维护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这不对——对不存在的东西谈不上维护。钟南山讲“恢复公益性”,不准确——如果过去的医疗事业富有公益性,谁都改不成现在的样子。正确的说法,该是“确立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钟南山讲的“溺水区”,就是“淹死”医疗公益性的地带。这算是对医改前景最悲观的表示,更悲观的估价,就还剩“百分百淹死”这一条了。为什么会大部分的、概率极大的“淹死”呢?因为有阻力,有对抗公益性医改的阻力。深水区里遭“阻击部队”拦截,推进的队伍就覆灭、溃败了。

 

拦截公益性医改推进的“阻击部队”,来自公立医院系统内,本是现有的医务人员。钟南山不仅剑指医疗的非公益性了。所谓“语出惊人”,就因为钟先生的批评,指向了同行业的“自己人”。

 

对钟南山的同行,对他们在医疗改革和医疗服务中的表现,该不该批评?当然应该。批评是轻的,仅存在批评的话,那就谢天谢地了。实际上,医务工作者劳动价值不受尊重,医患关系不正常到前所未有的紧张,不仅是批评了,那还是一种“严惩”,是对双边来说都不情愿、都付出极大代价的一种恶性互动。

 

医院和医务人员,别说自己对形成这种医患关系没有责任。对“私益性”的医疗,对“逐利化”的医院和医生,公众的反应以及相处之道,其实也“礼尚往来”,基本正常。无论来自何处的批评家,对医疗领域发出质疑声音,也具有无可置疑的公益性。

 

钟南山对同行的批评隔靴搔痒。他说他的同行是“被迫”的,好像同行们被绑架了,一幅“胁从”的样子。其实呢,医务人员主动“犯事”,积极配合逐利化医疗的各项举措,本是一种业内常态。

 

在一直进行的所谓的医疗改革中,医疗行业的许多专业精英和行管人员,早已获得了不该获得的“改革红利”。公立医院有没有公益性,和他们基本无关,甚至,落实公益性极可能有损于他们的既得利益。他们至少对医疗公益性改革是冷淡的,不积极配合的。故而,说他们是改革“阻力军”,不算错。

 

不要会错意,钟南山院士并不是在搞“窝里斗”。他确实说了医务人员成了公益性医改的“阻力军”,但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压根就是“别有用心”。

 

钟先生讲“分级诊疗、药价改革等,都是医改的下游问题,而恢复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定位,则是医改的上游问题”,“只有解决了上游问题,下游问题才能解决”。

 

“上游”问题,即政治与行政、医疗体制和政策问题。钟先生要求“上游”对“下游”给政策,为医务人员要待遇,要“阳光的收入来源”,主要诉求就是政策对“供方”倾斜,要的是大幅度提高医务人员的合法收入。

 

好吧,我承认医务人员是“阻力军”,但他们万不是“阻力军”中的“主力军”,他们毕竟还要配合“主力军”行动,不会和主力军背道而驰,也挡不住主力军的力量与指向。

 

一向直言不讳的钟南山院士,对中国特色的公共话题表达方式,也颇有研究心得。拉来同行做陪衬,钟先生做了一下对“上游”的文章。他做的还不错,不过,依我之见,他的观点,让“医疗市场化”背上了过多、过重的黑锅。

 

中国人的抗生素用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八倍,这后果不明的不健康现象,和医界的误导机制与医生心态有关,和正常的市场化却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市场化的领域、行业、专业有许多,不见得一定就没有公益性;市场上谋生活的医师,并非注定要背弃医生誓词的主儿。市场化并不意味着受贿行贿成惯例,不意味着医生用药和提成挂钩。不难理解,将医疗公益性扫地出门的,其实是丛林型社会里,以官场贪腐为表率的医疗腐败化。

 

医疗市场化,确实给中国人引来了祸水,它在特色国情下为医疗腐败提供了大有作为的市场。推行医疗市场化、教育市场化、土地财政以及数千万人下岗,均属“重大国策”。在民主社会里,执政团队推出这些举措简直不可想象,任何一个靠选票上台的领导人,都不会具备这种“英雄气概”,只因他上台、下台,取决于民心和选票。

 

可当年,那些决策说推行就推行了,并不需要经过征询民意,也不用走法律程序。没有公开的不同声音,没有“公知”和网民,人们只好默默地吞下“市场化”的恶果,频频自杀的下岗工人也只能默默地白死……我好想对那些饱受重大国策之苦同时又反对民主、谩骂“民逗”的人说:你们这样的,全TMD活该!

 

这年头,究竟还有哪支部队,不是公益性改革的阻力军?这问题,是不是更值得一问?

 

2016311

  评论这张
 
阅读(6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