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刷单猖獗,法官有责  

2016-03-17 03:26:18|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业刷单入刑——非法经营罪!

 

    今年315前夕,朋友间聊天谈到打假维权,问我“今年央视会打哪个?”我说,眼下最该打的是网络诈骗,但央视不会把着力点放在这里,因为这方面混乱的原因很明显,责任就在公权力,曝光这个等于给国家机构施压。同时,经济低迷时期,打击任何一个集中造假的地区和行业,都很不明智,如果让我策划的话,就要找点电商、网店的事,这样既完成了新闻热点制造任务,又对传统行业、实体的冲击不大,有利于维稳,工作风险小。

 

     果然,央视315晚会上曝光了淘宝、大众点评等平台的刷单问题。事后淘宝方面发表声明,感谢央视曝光互联网刷单这一灰黑产业,呼吁并强烈希望国家有关执法司法部门严厉打击上述环节中的灰黑产业从业者,形成司法判例和有效的打击力度及震慑态势,净化社会诚信环境。号称“灭绝师太”的阿里巴巴首席治理官郑俊芳表示:淘宝会主动剔除刷单产生的GMV,刷单产生的交易量一律清零。

  

     研究网络舆情、网络诈骗、线上假货和刷单等问题很久了,我不怀疑淘宝对刷单专业的痛恨之情,也知道淘宝对刷单的治理到了不惜血本的地步。然而本人认为,出自淘宝等电商的最大决心、最优技术、更大投入,都不是根治刷单与假货两大顽疾的特效药方。

 

   刷单这种虚假交易,误导消费者,抑善扬恶,劣币驱逐良币,百害而无一利,对其当然必须打击。但这“业务”门槛很低,如果不抬高其“综合成本”,大批无业和无稳定收入的人,在该行业上线的组织下,将提供源源不断的兵源,而没有执法权的电商企业,对这种由谋生需求刺激出来的线上势力,能做的其实非常有限。

 

刷单猖獗,证明电商以往的诚信建设卓有成效;刷单这口饭,本由诚信建设之实效带来。电商维护已经初步造就的诚信经营气氛,同时客观上为挽救社会诚信而战——淘宝对执法、司法部门表示的“强烈希望”,不仅为自身呼唤援兵。

 

淘宝的公关辞令,并不担负说透真相的功能。我不讲客套的,这里直接说出我的研究结果:刷单这破事,也是公权失职的结果。法律法规严重滞后,司法、执法机构没把新经济中的社会诚信、市场秩序当回事,这才导致新增了一个几十万人从业的“毁信系统”。

 

刷单业务,有组织的恶意刷单,是什么性质?很明显,它就是伤害社会和他人权益的活动,而我们的司法和执法,不把它视为非法活动——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鼓励刷单势力?

 

“刷单网”堂而皇之地挂在哪里,招人帖、培训帖一搜一大堆,管理机构和权威媒体的曝光及严打表示,此情下显得有些可笑。

 

“非法经营罪”这个罪名,往往用不到正地方,治了某些不该治的,该治的却不治。专业刷单是不是“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做出正确回答一点都不难。谁能说、谁敢说“刷单应该被当作合法的经营服务行为”?

 

将刷单营运列为“非法经营罪”的一种,没有法理障碍,也没有执行障碍。 而此一举成立,刷单之风则即刻收敛。

 

这样,就意味着确立了家喻户晓的两条规则:第一,凡以获利为目的的刷单行为,均为非法经营、违法活动(谈都不用谈,只要发起谈判协商即触犯法律)。第二,明知故犯、违法刷单,获利数额达到“非法经营罪”立案标准,刷单人就成“犯罪嫌疑人”,面对刑法伺候了。

 

刷单入刑的基础工作,是对刷单行为分类归纳,分清网店方、刷单经营方和电商管理方的责任。至于打击重点没说的,肯定要放在活动组织者、刷单主持人身上。因为,取缔该行业,消灭从业人,就治本,就全胜。

 

对其他两种少见的刷单行为,需另加斟酌。有一种恶意刷单,具有“不正当竞争”或“破坏生产经营”的犯罪特征。即针对某一竞争对手或泄愤对象,刷单制造“假爆款”现象,订货进购物车而不付款,导致店主在关键时段中断经营、蒙受损失。这情况就像一群人涌入超市,搬空库存堵住收费处但不付款,耍流氓寻衅滋事,现实中,这被看做一起“群体事件”。

 

再就是电商官方蓄意、授意并利诱的第三方刷单。已经报道过的此类事件,多次都发生在京东内部(要求刷单的,无疑是京东的人,已处理;截图证据也真实无虚)。刷单入刑后,对曾有的这类情况,要点是追究责任到全部的故意犯罪人,在排除高层参与的可能之后,方可将基层人员的刷单犯罪,仅视为相关公司的“重大管理漏洞”。

 

然后,对待其他的各种“刷”,如刷票房、刷粉、刷排行等等,也有了参照。统而言之,专业刷、牟利刷,所有造假骗人的“刷”均属非法,剩下的,只是处罚或轻或重的问题。

 

刷单入刑的障碍还是有的,障碍就在法官和法律专家队伍内。当前的最大障碍,极可能就是“法官不懂网事”。线下的法官或有能有威,而一旦面对线上的纠葛,就一头雾水、满嘴放炮了。压根一窍不通,连认证电子证据的能力都没有,还谈什么主持公道、抑恶扬善啊!不久前,审理快播案的法官,就在法庭上表现出了惊人的无知,让普通网民看了笑话。可对那几位,我敢打包票:他们并不是法官中的低素质二B

 

专业刷单不入刑,对法官和法律,都是件丢面子、少尊严的事情。尽管法官和法律专家本身就是中国法治建设中的一大问题,我还是希望中国法律界能够搜集起一点正能量,用于推进中国法律法规的“线上化”。

  评论这张
 
阅读(7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