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隔代探望——立法与审判都不难  

2016-08-24 14:14:16|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隔代探亲(隔代探望)纠纷与审判再次引发公众关注。经过法院不受理,检察院抗诉,法院受理再审,全国首例跨国隔代探望权案(也是首例隔代探亲权抗诉案),近日获法院胜诉判决,丁洪夫妇最终如愿见到了被前儿媳带往国外生活的孙子。

 

中国可谓“探望争执”的超级大国,尤其隔代探望之“刚需”,也有其特殊国情。

 

传统文化和世俗观念中,孙辈乃祖辈之血脉延续且寄托家族希望,而实施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造就大批的“单传”之家,并且孙子女、外孙子女可能成为三个家庭共有的传承人。

 

农村中大部分青壮年外出打工,祖辈成为孙辈事实上的“教养父母”;我们城乡中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当保姆、带孩子的这种普遍现象,在许多外国人看来极不正常,而在我们这儿不仅是文化、观念使其然,更是被生存环境所规定的一种家庭生活方式。

 

独生家庭和家庭成员流动、分居,极不利于夫妻关系稳定,造成离婚率以及经法院审理判决的离婚案大幅度增升。离异后的父母均希望甩脱不愉快旧事,不愿因前妻、前夫一方的关系而被打扰,其“独立与主权意识”对“隔代亲”构成了巨大威胁。

 

而在“隔代探望”这方面,中国的立法、司法却相对于“刚需”而滞后,就连失独后的“隔代探望”争执也成为审判难点。

 

重庆隔代探亲权抗诉案抗诉与获得胜诉,过程一波三折,反映中国的司法有其地方性与随意性,涉及隔代探望的官司,需看法官的“个人理解”。

 

“探望权”概念及探讨起源于欧美法系,中国“拿来”的时间不长,至于“隔代探望”,至今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倒是在实践中,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地方法院,就有了维护隔代探望权的判例,其后,老人方胜诉的案例又发生过多起。

 

不过,法院的审判依据,逻辑上确实有问题。比如,依据民法通则第五条“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第七条“民事活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这就抽象到了牵强、不靠谱;依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八条第一款“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这也不沾边,因为,被告方根本就不是原告方老人的家庭成员。

 

司法活动维护隔代探视权理所当然,搞到无法可依,只能说这属于“司法残疾”之特征。我说的“理所当然”,并非传统美德、老人权益、隔代之爱、感情伤害等“法外理由”。

 

立法者秉持简单明快的思维就够了,即:祖孙之间具有直系血缘关系,此关系不因婚姻关系的改变而改变,隔代探望权乃天经地义、历代传承的“自然法”;一旦此权利需要以司法方式主持公道,那就应该在法律文本中得到体现。

 

而聪明的法官,在法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就隔代探望权应这样理解与表达:

《婚姻法》第28条规定,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孙子女、外孙子女,有抚养的义务;《继承法》第11条规定,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子女的晚辈直系血亲代位继承——祖辈既有抚养义务,孙辈既有代位继承权,隔代探望权属于附带权之一可不言自喻,岂有抹杀之理?

 

国外在隔代探望事务的立法上,从原则到具体表述,经验都已经相当丰富,引进与借鉴,对中国来说只是个范围和时间的问题。具体说,比如探望权覆盖范围的界定,对探望权、探望方的限制条件等等。

 

必须维护的隔代探望权,也必须加以限制,需要以孩子根本利益为核心,给探望行为带上必要的附带条件。我认为,考虑到国情因素,中国的立法和司法,应该对隔代探望采取较严格的限制条款。因为,本身就“欠教育”又力图主导后辈教养的老人实在是太多了,自觉不自觉地搬弄是非、挑拨离间,在不少老人已经那儿成为一种人生惯性,这显然不利于孙辈的健康成长。

 

中国的隔代探望案当中,罕见老人争取对孙女、外孙女探望权的案例,事实上,爷爷奶奶们的“偏心”情况普遍存在,这种畸形之爱好听的说法即“重男轻女”。此现象足以说明,相当多的中国老人之“人情人性”并非健全,其本身人格、精神之健康值得怀疑。

                                                                                                                  

隔代探望,立法不难,审判不难,难在执行上。重庆这例跨国隔代探望权案,法院受理和执行的难度更大,在相当程度上,此案胜诉是当事人付出超乎寻常的努力的结果。

 

法院判定被告配合探望,但被告不配合的办法多了去,即便被告一时服从判决,其后再拖、再拒,原告方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官司。而强制执行,拘留、处罚被告,同时也伤害到孩子,极可能拉远祖孙感情距离,这当然不是原告方乐于见到的胜利。

 

所以我说,就个人此事而言,人情事,靠人情,隔代探望权受阻,其一要多检点自身,多点疏通和“拉拢”;其二,民间和社团的调解作用应于此发挥。不到万不得已,别为隔代探望打官司。

 

 

 

黎明  公权批评家,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山东人,居河南濮阳。原搜狐专栏作家、星空评论主持人,前南都、《东方早报》、《凤凰周刊》专栏作者。现流窜民间各篮球场,业余写作和唱歌(歌唱界文章第一,评论界第一歌手)

 

一个人的主义:“三无主义”——政治上消灭无权阶级;文化上消灭无知阶级;经济上消灭无产阶级。

 

 此生最大遗憾:读者数量对不住文章质量。

 

黎明作文宗旨:努力提供新知,至少有所担当。

敬请关注新知独见、真话嚣张的微信公众号 杂文家 zawenjialiming

介绍给您在意的人

 黎明:隔代探望——立法与审判都不难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热血尽,化尘与土,只为博你嫣然一睹

  评论这张
 
阅读(8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