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财政事权”比不上一顶绿帽子?  

2016-09-01 15:04:44|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财政事权”比不上一顶绿帽子?

 

 

824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这是国务院第一次比较系统地提出从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即政府公共权力纵向配置角度推进财税体制改革的重要文件。《意见》在事权划分上与之前口径有所不同,即此前表述均为中央与地方划分“事权”,而现在表述为中央与地方划分“财政事权”,多了“财政”二字。

 

政府间事权划分是件了不起的大事,这件事讲政治、讲经济、讲法治,得现时报,或有“来世报”。即便是限制定义、缩小内涵的“财政事权”划分,此“小事权”划分也依然事关重大,利害关乎每个社会成员。

 

分税制落地之后,出了个表述并非精准的顺口溜:“中央财政蒸蒸日上,省级财政稳稳当当,市级财政勉勉强强,县级财政穷个精光,乡级财政要饭逃荒。”应该说,市、县、乡这三级的财政状况,区域性差别较大,但“上边好过、下面难受”的情况确实普遍存在。显然,财政事权的划分,在目前对基层尤为重要。

 

舆论经常抨击“跑部钱进”和部委官员腐败,炮轰土地财政、地方债、滥收滥罚、强行拆迁等畸形现象,如公共服务缺位以及拖欠教师工资这类事,也很容易成为公众热议焦点。然而,涉及“财政事权”改革的消息一经发布,在各地民间社会,此新闻、此改革举动,似乎未曾发生过。

 

大家都在关注、议论什么?某某人“戴绿帽”后投入财产争夺的家务事,一位女生被骗子骗去大学学费报案后晕厥身亡……如此等等。评价一顶绿帽子,哪怕是名人的绿帽子,其重要性与公益性质,总比不上“财政事权”。

 

并非仅个别人知道,我上述的土地财政、跑部钱进、保障缺位等制度弊端,以及各地发生的野蛮执政事件,都和事权划分、财政事权的划分状况相关联。而舆论对“财政事权”置若罔闻,何故?

 

普通民众对抽象概念、财税术语不“感冒”,也不具备政策敏感性。不说具体事,大部分社会成员,就不知那抽象概念、官场话语对他意味着什么。在此仅举一例:上海市民排队离婚,是因为担心买不起二套房,而房价高则与土地财政有莫大干系。为什么有土地财政?则是因为地方政府总感觉缺钱……这就和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划分挂上了钩。

 

不过,抽象与综合性议论,历来就自动排除不善抽象者,文化与公益责任缺失者也不会进入公共议题,大新闻、大事件遇冷,一般和普通民众的文化素养没多大关系。

 

事权或财政事权划分,间接活人,间接杀人。许多的悲剧、暴行和“政府尴尬”、“社会溃疡”,被“事权划分”规定或影响,两者之间,存在间接而隐蔽、微妙却具体的因果关系。公众对此不敏感、没察觉没关系,官员、学者和媒体告诉他们就得了。

 

就这种地方与中央“博弈”的机会与事由,仅特富、特贫地区的人大代表和财政官员发声,即可形成一轮舆论热潮。重要改革举措舆论遇冷,意味着某些机构和专门人员的“虚化”,甚至是虚设。这些机构,这一群人,只被动听喝,不主动做事,不敢或不便表现地方需求,不会发出一言半句。

 

要紧的政务信息和重要社会信息,对民众多属国家机密。财政不透明,公众不知道政府的钱从哪里来、到那里去,对具体收入、开支无权问津,小圈子之外,没人能打破财政信息壁垒。

 

居民管不着官员进账和花销,想管还管不了。没有信息就没有发言权,技术保障了你没有发言权,还容易构成造谣中伤、抹黑政府的过错。此情持续降低中国大众的政治水平,居民之参政议政能力、社会活动能力以及公益热情、国民意识,越来越糟。

 

所谓的“小事权”遇冷,是因为“大社会”对改革冷了,不像改革初期那样,全社会都关注着对个人利害攸关的改革活动。一个很小的“小社会”在动脑筋、出大招,拖动着身后的“大社会”,而被拖的那一大堆,早就对“别人家的改革”失去了看一眼的兴趣。

 

财政部官员解释了改革措施出台的背景,还强调了“大事权”改革条件不成熟。“背景解释”共有五条,其中的“政府职能定位不清”和“法治化、规范化程度不高”这两条,表述都不准。

 

政府职能实际上向来明确,即“中央命令、各级执行”。不错,一直不正常是真的,一直需要这种不正常也是真的。

 

“法治化”不够也是伪命题。49年后,宪法和下位法都没规定、也没反映政府事权划分这等事,而今年启动的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计划在2019?2020年基本完成,然后再“梳理需要上升为法律法规的内容,适时制定修订相关法律、行政法规,研究起草政府间财政关系法……”也就是说,干的时候没有法、无需法,没有法学角度的评判,法的研究和法律文本,都预先设想干完之后才出来。

 

就此我给个好听的名堂:权力理想的“后法治化”——每一届权力的中国梦。

 

各地政府与地方官员,对上级负责,对领导个人负责,并非对地方居民负责。其主要任务,并不是为辖区公众提供公共服务。官员敬上司而不敬草民,乃中国社会诸多宿弊之根。

 

事权划分,也划分现代政治与现代政府。出路和成功,均在于法治化。“政府升级”的设想无疑是好的,而升级的前景,眼下绝非明朗。

 

以上我讲了“财政事权”的遇冷原因和改革背景,其实,我主要说的是,改革成功的必备要素。

 

 

黎明  公权批评家,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山东人,居河南濮阳。原搜狐专栏作家、星空评论主持人,前南都、《东方早报》、《凤凰周刊》专栏作者。现流窜民间各篮球场,业余写作和唱歌(歌唱界文章第一,评论界第一歌手)

 

一个人的主义:“三无主义”——政治上消灭无权阶级;文化上消灭无知阶级;经济上消灭无产阶级。

 

 此生最大遗憾:读者数量对不住文章质量。

 

黎明作文宗旨:努力提供新知,至少有所担当。

敬请关注新知独见、真话嚣张的微信公众号 杂文家 zawenjialiming

介绍给您在意的人

黎明:“财政事权”比不上一顶绿帽子?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防失联,请加黎明微信号:limingpl

  评论这张
 
阅读(6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