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三大变局玩没春节回家难  

2017-01-04 05:27:58|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运来鸟。神州开启迁徙模式,媒体进入煽情季节。铁道线上洪流滚滚,主要由穷鬼组成的回家大军怨声载道,伴随春运大吐槽,流动人口之家亲情大爆棚。

 

“观察者网”送来了好消息。经过3年的云化升级,今年的12306稳定度过了第一波春运售票高峰:一次订票交易平均响应时间为0.5秒、网站PV值每天超400亿次,“云查询”扛住了每天多达250亿次的访问。日售票量最高的1223日(预售腊月二十四车票),当天发售车票1167.2万张,其中互联网渠道855.6万张,比去年春节最高峰还多了213万张。

 

12306网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实时交易系统之一,2015年前,该网不仅“逢节必瘫”,连客户的信息安全都保障不了。2012年,“中国铁路刚刚进入网上售票时代,就陷入了混乱”。那年,火了一篇题为《铁道部的傻儿子让10亿人追尾》的网文,我指出:12306所谓的“面临极端考验”,不过是10亿以上的点击量,而这点击量是由该网1000万注册者不成功的点击带来的,仅1000万人就堵塞了这个“非常先进的网站”,所以说,铁道部下属“傻儿子”犯的错,属于低级错误。

 

没错。在中国,便利可靠的电商技术系统早就投入实用多年,有些体制外网站,浏览量比12306高,业务也比12306复杂,在这样的背景下,你一个耗巨资的政府工程搞的乱七八糟,客户体验的结果就是让千万人骂你八辈祖宗,如果还要点脸面、还想凑合着混下去的话,是该将骂声做动力,想出个改进的办法来。

 

把服务质量搁一边,将体制内的“分蛋糕”当头等大事,自家人不会玩、玩不了,偏要霸着玩,遂导致铁道部门的“傻儿献丑”和春运人口的购票苦恼。现在好点了,官方还是拥有一批狡猾人才的,他们想出了既能继续垄断经营又可以解决网购车票难的一个大招——支付象征性的三瓜两枣,让阿里云掺和进来,“几乎100%的查询访问都在云端进行”。

 

除去“查询业务”,12306分担的访问量就没多少了。借上阿里云这个力,这个铁路网其实已经不是原来的网。

 

我说官家相当狡猾,主要看两点。第一,近年来云计算服务供应商犹如雨后蘑菇,市场竞争非常激烈,铁路首选阿里云合作,这个决策很狡猾。阿里云每年经受“双十一”网购数据大冲击,这个体系之完善程度和高峰承载能力,被铁路认准了。第二,铁路老爷调遣阿里云来干累活、技术活,但他们不宣传阿里云对12306的贡献,这样,亿万受益人感谢铁路官爷的进步与政绩,铁路方面等出了岔子或事故,再推出阿里云这位“临时工”也不迟。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罗仲伟认为,“12306可以看成是一个云计算在中国运用的典型案例,意味着我们完全可以在运用云计算方面走在世界前列,这对云计算的普及具有示范效应”。这话说的很好,不过,等到出事的时候,铁路也可以说另外的评语,比如“政府采购云服务试点中,合作企业出现了某些问题”。会不会呢?到时候别说是我给铁路支得招。

 

网购火车票方便了,不管归功于谁,都不等于解决购票难问题,更不等于解决了春运难。要解决春运回家难,非得放大招不可,准确地说,是需要出现大变局才可以。按我说的,咱们社会不仅能够彻底解决春运难,咱连“春运”都能整没了,将这中国特色打入历史垃圾堆。

 

三大变局,除掉春运难。

 

第一变,“返毛”。春运难是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弊端,改开前有春运难吗?没有!上世纪80年代前,城乡二元结构高度成熟、无比完善,固定人口的技术登峰造极,制度保障农民不会背井离乡,部分城市青年还逆向运动到农村居住。谁到哪个位置当螺丝钉,全凭国家调遣,全社会流动性降低到最好水平。农民就是农民,“公社是棵常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你一个瓜到处跑球啊?出门百里,你就得带干粮,无证行走,无论走到哪里,你都是个“盲流子”。

 

什么为了经济收入、追求幸福啊,那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好社员饿死都不出村,饿死多少人都降不下喊万岁的声贝。这种城乡二元制度和忠于革命的思想,好到不能再好,放之四海而皆准,放到眼下而全能。一旦拨乱反正,春运难,这个背叛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产物,自然就无影无踪鸟。

 

第二变,萧条。2011年我曾写过,“消解春运难的过程,极有可能自然而然地发生。比如,在现有社会结构、经济结构等大现状不变的条件下发生一场经济萧条,亿万农村劳动力窝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那就没了春运难,甚至连“春运”都没有了。到那时候,中国社会遭遇比春运难困难若干倍的大麻烦,社会各界或会留恋春运难的好时光,盼着再度迎来春运难盛况”。这段话,报纸专栏没发出,只出现在了网文里。

 

报纸不敢发,不等于我说的不对。农民无工可打,从工地、工厂回家了,劳务输出大省不再输出,铁路运力则富富有余,只愁客运量不足每天亏损。那时候不仅铁路人动辄回想往日春运的辉煌,连大批的“农民工”、“工人工”和“流动人口”,都会留恋那些春运难的日子。不错,这种萧条之变是会带来不小的麻烦,反正这麻烦不属于我,再说本人和国家一起经过许多大风大浪的,不在意经济萧条不萧条。

 

其间还是有个思想觉悟的问题。以萧条解决春运难,其实也是一种革命化思维。我们应该不怕萧条,采用某些行之有效的方式以促进萧条的到来,也是可取的。比如,和中国的主要贸易国打一场扬眉吐气的贸易战,肯定有助于解决春运难。就说对美国,我们为什么要像帝国主义那样去别国占领市场、经济侵略?6000多亿贸易额不要了,4000多亿贸易顺差不要了,不要收入争口气,不光是春运不难了,最大的胜利在于和资产阶级思想、资本主义世界彻底决裂,不让资本主义国家沾我们的光,让它们比我们更萧条。

 

第三变,转念。就是跟我一样不拿春节当回事,即便取消春节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一直认为“春运难”是愚蠢、僵化的思想观念和陋习造成的,源自一种集体病态人格。这观点发布后,和我反烟花爆竹的观点一个待遇,挨骂老多了,好多无知屁民给我扣汉奸帽子,指责我老人家反中国传统。

 

好多学者指出,户籍制度,发展不平衡,产业、项目分布不平衡,农民家庭难以融入城市或发达地区,这是春运难的原因。而我说,这些是形成人口与家庭分离状态、造成庞大流动人口的主要原因,但不等于春节那几天扎堆流动迁徙的原因。

 

有人说现行春节“五千年文明”、“中华传统”,我说太扯蛋。春节定名和法律承认并放假,源自袁世凯,过去过年是老百姓自己的事,和国家没关系,这才是老传统。

 

民间过大年习俗,本来源自农耕社会,依存于缺乏流动性的村庄文明。社会生态、生产与生活方式都变了,而社会成员的思维与精神还滞留在旧时代,现代交通工具,又成为维持老样子的条件。铁路以春运为中心构建运力,平时运力闲置90%,政府和国民都愚不可及。

 

和我显摆你重视、捍卫传统,去你个球!不说破四旧这种,办农业和非农户籍、粮食统购统销、发各种票证、搞计划生育一个孩、火葬、平坟乃至住楼房……都特么不是中国传统,你敢说坚持、维护那些比回家过年重要一万倍的传统了?

 

跟我说“春节亲情”,这还不错。我只是可怜你家的亲情太寡淡、太无趣,失却了春节表达机会,就没了亲情,少了亲情。

 

讲经济收入,论挣钱省钱,这就靠谱得多。其实就是这回事——越穷越落后的地方(汉族居住地),越拿过年当大事。

 

消除春运难社会问题的三大变局摆出来了,怎么看、怎么选是别人的事。我从未领教春运难,我只是个不过春节也怡然自得的局外旁观者,说几句你们的春运难,其实不管我什么事儿。

 

                           201714

 

黎明  公权批评家,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华中科大兼职教授,新闻评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山东人,居河南濮阳。原搜狐专栏作家、星空评论主持人,前“南都”、《东方早报》、《长江日报》、《凤凰周刊》、《长城月报》、《中国减灾》、《财政监督》等报刊的专栏作者。现流窜民间各篮球场,业余写作和唱歌(歌唱界文章第一,评论界第一歌手)

 

一个人的主义:“三无主义”——政治上消灭无权阶级;文化上消灭无知阶级;经济上消灭无产阶级。

 

 此生最大遗憾:读者数量对不住文章质量。

 

作文宗旨:提供新知,有所担当。

敬请关注新知独见、真话嚣张的微信公众号 杂文家 zawenjialiming

介绍给您在意的人

 黎明:三大变局玩没春节回家难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热血尽,化尘与土,只为博你嫣然一睹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