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一半收入随了礼,你怨社会没道理  

2017-02-14 10:23:57|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平均要参加200次左右的酒宴,送出四五万元份子钱”;“‘整酒风’变成了‘整酒疯’,人情债成了还不起的债”……人民日报记者近日在重庆、湖南等地采访了解到,当前“无事酒”盛行已成为部分地区基层群众难以承受之重。

 

需要将“无事酒”界定一下。所谓“无事酒”,指婚丧嫁聚事由之外的“借酒敛财”行为,以“随份子”为其实质特征。满月酒、百天酒、周岁酒、生日酒、升学酒、参军酒、升职酒、乔迁酒、住院酒、出狱酒、(怀孕后的)保胎酒、出国酒、买车酒、父母花甲酒、工作变动酒……在河南等地,还有孩子的“过周酒”,去世父母、祖父祖母“过三周”、“过十周”等等,诸如以上种种“酒名堂”,无随礼则为聚会、娱乐或仪式性质,而接受礼金则属于“整酒”和“无事酒”。

 

中国社会中的“人情往来”,在温情脉脉面纱之下,其实多包含、掩盖着精确的自私自利算计。社会上并不存在固定不变的民俗,一些乱七八糟的整酒名堂,也与时俱进,既然咱们这儿都笑贫不笑贪了,无事酒也就成为运用“人脉资源”的一种非经营性的盈利方式。

 

整酒随礼的“习俗”,总体上利于较强势人群,利于唯利是图、精心算计的那部分社会成员。故而,无事酒之风的兴起,也是这些人热衷与促动的结果。

 

办无事酒的不仅落后农村。在流动性较强的一线城市,现代企业和白领人士集中的地方,无事酒和“随份子”兴不起来,基本不存在因随礼而不堪重负的问题,因为那里的人们没必要在意这种旧式的“人情”,良好人际关系与互助互动,也不表现在礼金往来。而在许多四、五线城市或县城,或多或少,总保留着一些“农村风气”。如此看来,生存方式、工作环境、经济关系,和“随份子”现象似乎有一定的关联。

 

不过,这种关联仍是外因,并非决定因素。不管处在哪个地区、哪种单位,有些人素无随礼之苦恼,他们的朋友圈当中,也没那些鸡零狗碎的烂事。高兴,情愿,怎么花钱都可以,我就以附炎趋势、随波逐流为耻,我就不想随不愿随的人情,那又怎么了?正常人的正常心态,过的是正常的日子,处的是自然而健康的人际关系,这正是人的质量,好的生活品质。

 

我承认无事酒和随份子背后有社会学、心理学,承认陋习背后有不良社会因素和不道德人群,还知道你竭力随份子尽人情的原因是害怕落单,为陷入孤立无援而焦虑。然而,我还是要说:你活该。

 

本来过的苦日子,还要为随份子而节衣缩食,随了礼又不甘心,总是抱怨、吐槽。可是,你当自己的家掏自己的腰包,没人逼你随那些礼,何况,你还指望着随礼能带来回礼,你埋怨这埋怨那就不检点自己,浑!

 

一家之主应该明白:为敛财而举办酒场的家庭,在红白事上惦记份子钱的家庭,都是“贱人之家”,没教养的家庭;一个村庄的成人社会应该知道:无事酒成风的村庄,铁定是野蛮、虚伪、没教养的村庄。

 

办酒敛财的人,均属“贱人”之列,即便你随礼并非想回本赚钱,苦心迎合这种贱不拉几的做派你也够贱的。很简单的事儿,你人格挺立一回并不付出什么了不起的代价,就这还不做,整个一废物,不值得同情。

 

再说你随礼的初衷,也不客观理性。不随礼,对方就说你瞧不起他,这根本就是无赖托词,实情呢,惦记你那份礼金,本来就是他瞧不起你。

 

你不随礼对方就不理你,好啊,这种人不值得交往,你因此减少一份交友风险。别指望收礼的人会帮你、管你,不会的,钻钱眼的土鳖,亲爹亲妈都不管,你算哪根葱?省省吧,也算算经济帐——用那随礼的几万块钱雇人帮忙,能解决好多实际困难呢。

 

一边是自己懒得挺一下腰,一边是对权力求援,对媒体吐槽。对这样的“基层群众”,不予理睬才是“政治正确”,若借“群众呼声”出台干预民间琐事的行政命令,反倒成权力越界侵权大事,且弱化民间生活自理能力。权力方面管好自家的人就万幸了,对个人对个人随份子这种事,讲透道理加村规民约,即有所作为,不可管得过多。

 

刚从“地方留言板”看到一份请求,道是苦不堪言,要求濮阳市市委书记,管一管城市各单位人员就红白事遍邀同事随礼的问题。我第一时间的反应就一个字:没出息!对这座城,也对若干位不能自理的青壮人士。

 

 

                        2017213

 

黎明  公权批评家,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华中科大兼职教授,新闻评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山东人,居河南濮阳。原搜狐专栏作家、星空评论主持人,前“南都”、《东方早报》、《长江日报》、《凤凰周刊》、《长城月报》、《中国减灾》、《财政监督》等报刊的专栏作者。现流窜民间各篮球场,业余写作和唱歌(歌唱界文章第一,评论界第一歌手)

 

一个人的主义:“三无主义”——政治上消灭无权阶级;文化上消灭无知阶级;经济上消灭无产阶级。

 

 此生最大遗憾:读者数量对不住文章质量。

 

作文宗旨:提供新知,有所担当。

敬请关注新知独见、真话嚣张的微信公众号 杂文家 zawenjialiming

介绍给您在意的人

黎明:一半收入随了礼,你怨社会没道理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热血尽,化尘与土,只为博你嫣然一睹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