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不逃不成,逃离北上广方造就传奇人生   

2017-03-18 21:42:46|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人类,在我们祖国要成为大贵人,至少需要从北京、上海或广州逃离一次。作为中国人,要成为人中之龙,到达人生成功的顶点,需要丰富的逃跑阅历与经验,至少,从北京、上海、广州这三个城市,都曾经逃离过两次。

 

我这一说,论新鲜度、原创力不成问题,但没有统计调查数据的支持,上眼瞧也似乎雾里看花。这回,本著名精神家就近日又起的“逃离北上广”舆情发表演说,不再重复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等等显学问的东东,也不看大数据、小数据,我要扬短避长,讲故事,扯一把蛋。因为某位圣人曾经说过的:有蛋不扯,过期作废。

 

“逃离北上广”,进入百度词条的热词,此议题或者呼声,从2009年至今反复发作,做广告策划的也喜欢借题发挥,然后再将议论、故事和具体商业项目联系起来,给大家指明逃离的方向、落脚的地点。而这次发作,肯定不是策划人引起的,起初是李方先生写了一篇《最近有点为北京感到难过》,伤情的共鸣声立马就轰鸣鸟。想想也是,李方那几位决意离开北京的同事,都属于成功人士了,连他们都言称受不了北京的“生活压力”,这让视他们几位为榜样的北漂屌丝情何以堪哪。

 

我有个最突出的优点叫没心没肺,不容易伤感。要我说呀,李方也该卖掉精房再选个可心的地念儿居住,老北京的北京房值老鼻子钱啦,卖掉后随意流窜或驻留都成,干嘛非要干那个腾讯总编辑啊,不差钱,也著名,受累受气没必要滴。

 

逃离北上广,英才得解放,卖掉一线房,随意走他娘——奶奶滴,行善劝人间一打嗝吐出一首好诗来,吔!

 

讲故事开始,讲完后,请读者自己提炼故事的中心思想。

 

有个人,是的,他这样:

 

192055日到上海,在哈同路民厚里29号(今安义路63号)住了两个多月,逃离。19242月携夫人又到上海,就职于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在威海路583弄(原公共租界慕尔鸣路甲秀里)住到年底,又逃离。

 

19241月中从上海到广州,住进国民党中央党部内,不久,逃离广州。19259月至192611月,他一家住在广州东山庙前西街38号楼上,其间接替汪精卫出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再逃离。

 

颠倒着说,在早,19188月到北京,找到第一份工作,在北大图书馆当“图书管理员”,19193月逃离。191912月又住北京,19204月又逃离。后来,进京,现在还住在最抢眼的位置,一平多少钱,谁也估不透。

 

论个人成功,没有那个华人能比得上。比历朝皇帝权力大得多,别的皇帝不管的事,都能管到并能管死。所到之处莺歌燕舞,草木欢笑,大陆境内,每块不服从其指令的石头,都能于瞬间被碾为齑粉。

 

作用、影响有多大?大到好话坏话都说不完。不用抽样、统计分析,一例足矣,反正仅此一个,而他逃遍了北上广三城,并从每个城市逃离过两次。

 

再讲一个人,这位不是敏感词,所以在我文中给他展示姓名的国民待遇,马云、马云、马云……出100次也无妨。

 

马云进京前就是成功人士,1995年在杭州做起的“中国黄页”,一年后的营业额到了700万。1997年,马云和杭州电信分道扬镳,将自己拥有的21%的中国黄页股份,全数送给了一起创业的员工。同年,受外经贸部的邀请,马云从杭州带5个兄弟北上,6个人租了一个20平方米的房间,连续苦干了15个月。外经贸部官方站点、网上中国商品交易市场、网上中国技术出口交易会、中国招商、网上广交会和中国外经贸等一系列网站全干了出来。网上中国商品交易市场是中国政府首次组织的互联网上的大型电子商务实践,净利润做到了287万元。

 

新锐到家,“政绩”斐然,名气不小,马云担任外经贸部合资公司的总经理,几家牛逼的互联网企业都曾对其许以高薪。在普通人眼里。马云已大功告成。

 

但马云感觉自己很失败。“最大网站”和“最好公司”的设想、计划实现不了,官本位体制内如英才马云不过一高级打工仔,在官员云集的首都被冷落被忽略也无话可说。1998年,那个13人的团队悉数舍弃当时很高的薪酬,跟随马云,每月领500元的工资。

 

这是马云第二次逃离北京。他两次试图在北京创业扎根,都未实现预期,最后,死心塌地逃离北京,干净彻底逃离北京,才有了后来的阿里巴巴。

 

大城创业梦还没做完,马云从北京逃离后到了上海,然后发现驻扎不起。办公室租金太贵,老板不是海龟,长得也不帅,洋气横溢的上海知青对马云的民企不感冒,组建不起精干团队……一年后,在上海设宏伟总部的梦想破灭,撤吧!就这样,垂头丧气逃离了大上海。

 

马云背大麻袋去广州进过货,没长时间驻留过,也就导致了从未逃离广州的恶果。北上广三城,仅在两城留下过逃离史,且逃离次数远远不够,故而,马云的成功也有限,只是做到个首富、首善、联合国官员什么的。

 

顺便讲讲本老人家的轶事。我没从北上广逃离过,因此,所以,就很失败么。唉,我本来有多次逃离北京的机会(奔赴首都过奋斗生活的机会),但都没把握住。

 

2000年间,“海峡两岸学者龙文化研讨会”在濮阳召开,我在会上作了学术报告,发表了一点奇谈怪论,大概语惊四座了,那掌声,哗哗地,经久不息。会间休息时,中国考古研究所所长冯时教授找我聊上,邀请我、鼓励我去北京发展,并表示为我提供一切便利。

 

我说,我不会盗墓(考古)啊,去北京你那里干什么呀?然后冯时教授回了一句让我记一辈子的名言:“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百事可为也。”赞吧?和大堆的圣人云有一拼。

 

我认真考虑了他的邀请,认为他对我的评价非常到位——我能干的工作不少,可根据他客观公正的评价做个结论,直截了当,从事写文章的事业对我才最适合。这活儿在啥地方都能干,去北京写,文章也长不了成色,所以,不去了。

 

从那时到现在,再没面见过冯时教授,但我一直念着冯时教授的好,他让我深受感动。真真的,希望冯时教授看到我这几句话。

 

后来,又有几位朋友邀请我进京,推荐充当某某刊物总编、副总之流,而我已经将“坚持自由散漫”当基本原则了,知情感谢而不就。

 

中国梦分好多档次,梦境千状万态,而何去何从,去留决策,和自家的梦想搅巴的死紧。各做各的梦,各走各的路,谁也不必操一线牛逼城的心。不过,对我这种精通成功学和失败学的老司机,讲北上广如何“机会均等”、“公平竞争”,那他还嫩了点。

 

一大部分褒扬一线城的说辞错在哪儿?我以后再讲。对这问题自己先好好想想,能想开、想全、想透,那我恭喜你,你就没有关我、读我的必要了。

 

                                     2017318

 

黎明  公权批评家,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华中科大兼职教授,新闻评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山东人,居河南濮阳。原搜狐专栏作家、星空评论主持人,前“南都”、《东方早报》、《长江日报》、《凤凰周刊》、《长城月报》、《中国减灾》、《财政监督》等报刊的专栏作者。现流窜民间各篮球场,业余写作和唱歌(歌唱界文章第一,评论界第一歌手)

 

一个人的主义:“三无主义”——政治上消灭无权阶级;文化上消灭无知阶级;经济上消灭无产阶级。

 

 此生最大遗憾:读者数量对不住文章质量。

 

作文宗旨:提供新知,有所担当。


  评论这张
 
阅读(169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