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学之争:阿里巴巴回应人大代表马可波罗  

2017-03-05 23:01:32|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说全国人大代表黄建平将提交的“反电商议案”,其实质是和中央对着干,而我不认为他错在这儿。尽管国务院对电商平台的评价很高,有人唱反调也是正常情况。人大代表和任何一位草民都可以质疑高层政策或文件精神,不管在大会堂还是小厕所发声,都没错。

 

身为企业家的人大代表,借开会之际抬高自家的商品声誉,也不算什么错误。连人民代表都当上了,这身份总得带来一点附加值吧,搭个便车小事一桩,被代表的家伙们不该为此吐槽。

 

广东马可波罗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建平,近日向华商韬略、南方网等披露了他准备提交的一份议案资料,总结其大意即“网店对实体经济是个很大的伤害”,“实体经济不好搞,马云有‘功劳’”。阿里巴巴自然重视人大代表之声,35日对黄建平的议题提三个相反观点:1、打假的责任我们承担,但是管理好自己的渠道也要品牌方来承担。2、淘宝网是百分之一百的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搞得好有我们的“功劳”。3、打假实干难于做秀,让我们一起呼吁像打击酒驾一样严打假货。

 

黄建平说,目前在淘宝网上搜索“马可波罗瓷砖”、“马可波罗卫浴”两个关键词,可以找到近500家店铺,但经过集团授权的只有两家,集团自己也只在天猫设立了旗舰店,其他店铺全都是冒名侵权的。

 

阿里对应曰:数据显示的是,2014年以来,“马可波罗”品牌从未在阿里巴巴平台进行过一次投诉。但在过去半年,我们主动为马可波罗删除了疑似知识产权侵权链接2353条。另外您提到的“马可波罗”仅在天猫开设旗舰店,此外只有两家授权店铺,淘宝网也有众多商家在出售马可波罗产品。我们立即进行查证,发现实际仅在天猫上就有7家店铺拥有广东唯美陶瓷有限公司即“马可波罗”商标持有者的授权。该信息也供您参考。

 

应对非常客气。马可波罗老总连自家的网售信息都不掌握,就在人大会上对让他受益的电商喊话了,这只是小错、小丑,阿里的“反击”到此为止。人大代表不走寻常路,直接到全国人大会上投诉,倍有面子,这仍然无可厚非。可是,在我这种刺头的火眼金睛之下,被阿里巴巴回避掉的马可波罗老总的大丑,依然暴露无遗。

 

黄建平思维过于混乱,这代表,比我这被代表的,水平不是差了一点半点。告诉你吧:搜“马可波罗瓷砖”、“马可波罗卫浴”两个关键词,可以找到近500家店铺,但不等于这些有网售的店铺均“冒名侵权”。网上卖马可波罗的数以百计,线下卖家少说也得过千吧,人家只是有你那个品牌的商品,没号称是你的店,你搜出品牌名称来,就认定是卖假货的,并以此为据断定网店罪不可赦,你这思维正常吗?

 

再问你思维正常与否。除你之外,商店和个人出卖标有你商标的产品,都必须经过你这个商标权人的授权,否则就算违法乱纪——你怎么想的?我要是进商店随意掂一物件,要求店家出示该物件商标权人的授权证明,俗人们都会以为本大精神家真的疯掉了,你身为全国人大代表,就真能免俗?

 

一涉及公理、公共事务和国内外时政,头脑里一桶浆糊的企业家多了去,在咱这儿也算正常。黄建平出现在人大会场,自身并没错,这得怪选他当代表的选民,选民素质决定代表素质,不管谁选的吧,总之,我的结论是选民太操蛋,不是好东西。

 

人大还是比代表高明得多,黄建平的那种议案,没有通过的可能。通不过的原因,是议案提出者搞不清谁是“实体经济”、谁是“虚拟经济”,根本没法操作和执行。人大工作人员如果说“政府该打压谁、帮助谁,你做个界定或者列个名单吧”,黄代表就傻眼,议案就黄了。

 

组织还得按领导人的权威解释来处理相关议案:“‘实体经济’是一个相对于‘虚拟经济’的概念,不是仅仅包含制造业,而是涵盖着一二三产业。网店是‘新经济’,但直接带动了实体工厂的销售;快递业作为‘新经济’的代表,同样既拉动了消费也促进了生产。这些典型的新经济行业,实际上都是‘生产性服务业’,都是在为实体经济服务,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这里的理论阐述是完整和现成的,若黄建平提交他那个议案,这段话必会出现在人大机构对议案的回复中。

 

按平时稀里糊涂的“定义”,具体语境中随口用到“虚实经济”的词儿倒也罢了,怎样使用只显示运用者的理论水平和逻辑能力而已。可在政策或法规文本中使用这些概念,事情就严重了,若无明确界定和具体指向,那政策、法规就成祸害源头。

 

依黄建平的理解,互联网、房地产不是实体经济,以钱生钱的金融、证券业当然是虚拟经济,社会上似乎存在个“强势印象”,感觉流通领域里凡商业企业都不在实体经济之列。这下好了,除“制造”之外,几乎所有经济体都“被虚拟”,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王健林、王石、“潘任美”等大佬表示不服,各大银行、保险、证券机构和进出口公司、连锁超市和药店……同样不服,许多兼备产区、车间与实体店、网店的企业,也难赞同开着网店的马可波罗。

 

是的,比体量、实力、业务多元和社会功能,论文化与科技含量以及“政治地位”,许多“被虚拟”的大公司,将对马可波罗嗤之以鼻——凭什么你就是实的而我就是虚的?你个出瓷砖的和我比算个啥呀!

 

有些个日子了,企业界和学界、传媒业里不时会冒出个人来,借“虚实经济”抹黑某类企业,妄断经济问题。一说自家的“实体经济”,似乎他就立马高大上了,同时明说或暗示他人的行当、产业属于应在政府打压之列。我一直讨厌这种装文化逼的,认为这些人即便不坏也是胡搅。

 

“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冲突目前是舆论的热点”,阿里注意到了这一“学术现象”,觉得有必要澄清所谓“虚实经济”的概念,解决这个困扰经济学界并搅动无定向力的理论问题。阿里的专家学者这样阐述:“实体经济到底是什么?实体经济的定义是人类通过思想、财富、工具,在地球上创造的生产和流通的商业等经济活动——生产制造是实体的一部分,而以淘宝为代表的流通,则更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

 

有问题吗?无懈可击,满分解答。生产和流通,无论一二三产业,都是不可缺的实体经济,并且,思想才是最重要的经济活动方式。阿里的学人,为所有被虚拟的经济实体说了公道话,从理论上和舆论等方面,加大了这部分经济实体的安全系数。从此,借“虚拟经济”之名贬低部分企业和企业家的作为,可以休矣。

 

通俗地讲,比如限于经济、消费这方面,我眼里的网店和实体店,都一个球样儿。我不因为你交房租就算实体经济,也不因为他不“生产”就视其为虚拟的存在。多年来,我的网购消费额都远超线下购物额,其实我才是那“冲击实体经济”的人,而马云和网店店主却不是。他们是被我选择的人,我的选择是实的,我不选择谁,谁一边玩球去,你高叫“我是实体经济”,不顶个球。

 

成规模的企业内部,有技术、生产、销售、公关、人事、保安、后勤等部门,实际也有“企业理科生”和“企业文科生”之分。职务有高低,职责有不同,但大家在人格、道德、效能的层面并无高低轻重的区别,不能说管技术和生产的人就属于实体经济部分,极重要;管销售和文案的就是虚拟经济那部分,不重要。一个企业是这样,而一个社会,同理。不然,在流通领域靠销售起家的董明珠,就成实体经济中的虚拟构成了,而实际上,人家还指挥生产和技术呢。

 

实体经济、制造业搞得好,当然有流通的功劳,然而商界功劳不仅于此。实情是全盘的改革开放均有赖此功。想当初,正因英明领导层学到了经济学入门常识,才打开国门并开放国内部分市场流通的。试想,若当年启动改革时一味强调“加紧生产”和“大力制造”,那就成缘木求鱼的傻缺了。

 

假货问题早就存在,壮年男女都还记得,大陆的假货在有电商之前更为猖獗。那时的假货更邪乎,例如,看起来很光鲜的鞋子是纸造的。有了互联网,它就成一面中国制造的镜子,以阿里巴巴的数据为例:2016年全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门共认定和处理制假售假案件线索4495条,案值均高于目前刑法所规定的5万元起刑标准。执法机关接收线索1184条,截至目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制假售假受到刑事处罚的比例不足1%

 

“制假售假成本太低,是当下社会陷入假货困局的最重要因素”,这个论断无疑是正确的;“像打击酒驾那样打击假货”,这个类比在表示应有力度的同时更发人深思。为什么不能?打酒驾能成,打假货能成吗?面对这些深奥的经济学话题,我只有呵呵了。

 

地方政府和工商总局、更大领导,多年都解决不了假货泛滥的问题,说人家故意不解决万万不可。马云和阿里平台,无论下多大血本,也解决不了假货问题,能做到的只是发现假货、提供线索和关闭网店,引诱有问题企业转型,减少上网的假货,把假货往线下赶。本老人家断言,马云这是故意的,肯定,他能彻底解决,就是故意不解决。为什么这样说?这又是中国企业家惯用的经济学实用技术了,我可以明确回答:因为,这样说马云,他只能听着,无奈我何。

 

马可波罗深受电商平台和“虚拟经济”之害,出于深切同情,我顺便给黄建平出个办法:关闭所有马可波罗网店,同时宣布,凡网上销售的马可波罗产品,均为冒名侵权的假货。

 

这样,彰显黄建平议案诚意;釜底抽薪,避免假货对马可波罗品牌的伤害。高招吧?尽管采纳,我个大经济学者,不在乎你不给钱。

 

                              201735

 

 

黎明  公权批评家,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华中科大兼职教授,新闻评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山东人,居河南濮阳。原搜狐专栏作家、星空评论主持人,前“南都”、《东方早报》、《长江日报》、《凤凰周刊》、《长城月报》、《中国减灾》、《财政监督》等报刊的专栏作者。现流窜民间各篮球场,业余写作和唱歌(歌唱界文章第一,评论界第一歌手)

 

一个人的主义:“三无主义”——政治上消灭无权阶级;文化上消灭无知阶级;经济上消灭无产阶级。

 

 此生最大遗憾:读者数量对不住文章质量。

 

作文宗旨:提供新知,有所担当。

敬请关注新知独见、真话嚣张的微信公众号 杂文家 zawenjialiming

介绍给您在意的人

经济学之争:阿里巴巴回应人大代表马可波罗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热血尽,化尘与土,只为博你嫣然一睹

  评论这张
 
阅读(9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