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不只是那个样子才算强奸  

2017-04-11 19:44:13|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不只是那个样子才算强奸

 

于欢案中索债人对于欢母亲的凌辱,“充其量是治安违法”——这确实是个“依法”的说法。他们黑社会分子,由于其专业特色的原因,除了最末端的弱智马仔,大都比普通群众懂法更多。那个凌辱他人之母的坏蛋,原本就知道他的行为构不成犯罪,刑法不能拿他怎么样。

 

我前一篇标题中含“性侵”字样的文章,某几个青年网友看后表示不满,埋怨我写“性侵”太少。眼下这篇,我完全不谈于欢案,专门讲性侵,说的还是法学、法律上的大事儿。

 

侵犯到哪里,法律就到哪里;哪里有伤害,哪里就有法律盾牌——说白话,立法和司法的指导思想、实践标准,就该是这个样子。而中国大陆目前的立法和司法实践,远非这种应有的状态。单说在性犯罪这一块,刑法规定和法庭断案,都表现的一塌糊涂。

 

具体说,连“强奸”和“猥亵”的定义都不对,更谈不上明白断案、公正处罚和保护到位。

 

眼下的“强奸”定义是这:“指违背妇女的意志,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据此认定,男人只强奸,不被奸;女性只被奸,不强奸。男性必须将自身固有的作案工具强行放置在女性阴道内(刑法上所称的“奸入”),才构成强奸罪;而违背对方意愿强制口交或肛交,都不算强奸了,那就成“猥亵侮辱”,要判刑,判个“强制猥亵罪”。

 

几十年前我就接触过一教导主任鸡奸一初中男生导致其死亡的材料,由此知道那种不正常性行为可导致严重伤害,尤其对男童,生理伤害和精神伤害都可能达到致命、致残的程度。然而,长期以来,法律对被伤害的男性(包括男童)保护不力,让许多“变态”的强奸犯逍遥法外,或者,让一些罪犯逃脱了与其恶行相适配的应有惩罚。

 

危害不比“正常强奸”差,犯罪动机同为满足性欲,只是施暴人选择了他满意的性行为方式。可是,猥亵罪施暴人被查获的机会大为降低,被抓之后所得到的处罚,相对强奸犯大为幸运。

 

强制口交、肛交不属“强奸”,带来两大问题。第一,强奸罪和猥亵罪的判决结果、处罚程度,差了n个级别。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实际操作中,不管歹徒猥亵多少个男童,情节再恶劣判刑都不会超过五年;而强奸罪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直至死刑。

 

第二,猥亵罪中被害人的正当权利被“依法剥夺”,尽管被害人感受极端凌辱和人身伤害,也不能以伤害施暴方的方式实施防卫。刑法第20条第三款这样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死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也就是说,对进行猥亵的坏蛋,即便他插入别人的口腔、肛门,也不可以愤而将其搞死,否则,后果很严重。这里,不承认遇害方的正当防卫权

 

我们这儿,“正当防卫”的门槛实在过高,遭遇强奸时正确行使正当防卫并被法官认可,其实是个难度极高的技术活。坏蛋没插入时,所有行为都处在预备阶段,犯罪和伤害尚未开始,此时伤了他不可以;等他插入了,少了“威胁生命安全的紧迫性”;等他拔出了,此时更不可以给予猛击,因为伤害已经“实施完毕”、“行为终止”……法律和法官给被害方指出了一条正当防卫的光明小道,走两步试试却比登天还难——只要你防卫有效,法官那边就不好认可你行使了正当防卫权。

 

既便如此,法律给强奸案被害人还算留了一道缝隙,如果遇强奸而搞死强奸犯,还有可能做无罪辩护。而猥亵案之中的被害人,连尝试正当防卫这高难技艺的资格都没有。

 

我们社会处在这样一个“宏观尴尬”中——大众性行为是时髦、开放的,而关联性侵犯的立法与司法,却是传统、守旧的。我国已经实现性生活的现代化,已迈入性产业、性行为发达强国的行列,性信息高度活跃,东京西京北京南京同此凉热,而法学、法律、法官均不能正视现实。

 

    以男女两性排列组合,实际发生的性侵犯有四种,即:男侵女、男侵男、女侵男、女侵女。看实施性侵、性虐的方式与工具,并非仅使用性器官,并且,性侵犯的危害、伤害程度,也不取决于当事人之性别。

 

警察早已甩开法官走远,他们打击男性卖淫,处罚“不特定的异性之间或者同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行为”,不仅口淫、鸡奸属卖淫嫖娼,连手淫都是。想来有点怪,法律意义上,口腔、肛门不是性器官,故而,如遭强行侵犯,法院只能以性骚扰或猥亵侮辱论罪,而警察较之法官是那样地超前,用手,也认定为性关系,只有一把手,照样卖淫。

 

法律必须正视、必须适应这些基本国情,“变法”之举当提上日程。变法的文化基础与社会心理条件又如何呢?没问题。

 

所有的女性之性工作者,均能无障碍提供通过正规渠道进行的性服务,这一点,没直接经验的人都能确定;但并非所有妓女都接受口交方式,为嫖客提供肛交式性服务的就更少。这现象,是其他有直接经验的教授、评论员告诉我的。

 

虽然大片流行深入人心,变异性交已不像过去那样惊世骇俗,但相当多的男女仍抱持传统,即使在性工作者群体中,也存在许多拒斥非性器官交合的业者。也就是说,他们认定,那别样的性行为,更黄更暴力,更令人受伤、厌恶、恶心。至于强制性的哪一种,就更不必说了。

 

力反自愿变异性行为的历史、文化、法律资源海了去。上帝为那曾集体屠杀,摧毁过一座城市,而今将那视为犯罪的国家还有不少,就在上世纪70年代,开放与包容的美国,还把一对口交的夫妇判了五年徒刑呢。

 

1988年,中国出版了一本由民国性工作者记述的《青楼恨》,那时出版物还不多,或许还有不少有点岁数的家伙能记得。书中记载了这么一段:一饱受花柳病之苦的嫖客,信从口交治病的谣言,对一妓女提出口交要求,那位青楼女子闻言无比震撼,怒不可遏,嫖客跪地哀求,赌咒发誓这辈子善待女方方达成目的,最终也害苦了那位女青年。

 

历史上鄙夷、排斥变异性交是如此情况,将来,把变异性交视为极端下流、严重侵犯的人,也永远都会作为强大实力而存在。即便他们不强大又怎么样?保护他们的性自主权,仍是法律不可推脱的天然职责。

 

变法,怎么变?只要想变,就简单。不耻西问,拿来即可。美国司法部在前几年修改了强奸定义,现在美国所指的强奸,即未经同意,强行将生殖器伸入受害人口中,或者用任何物质或身体的任何部位强行进入受害人的阴道和肛门,都可构成强奸罪。

 

借鉴本国先进省份的规定则更清晰一些。台湾刑法第十条第五款规定,“称性交者……一,以性器进入他人之性器、肛门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为。二,以性器以外的其他身体部位或器物进入他人之性器、肛门,或使之结合的行为。”

 

不必再区别强奸罪与强制猥亵罪,不论性别,不论器官、物件,一体成立强制性交罪,此称为“强制性交罪之立法模式”,此模式为部分发达国家和地区所采取。我看,这样的发达,即明白事理、实事求是方面的发达。

 

个人还有点另外的补充意见:应该将强制肛交,作为强奸罪或强制性交罪中的恶劣情节,从而加重对此罪行的处罚。其理由朴素而踏实,“常规强奸”所侵犯的部位,本来就是干那事的(诗说“天生一个……”),而排泄半固体物质的器官,和生殖器官的本性不同,它不专业,不该被用来做那事,所以说强行侵犯它更具反人道之性质,其伤害肯定甚过一般强奸。

 

本人预测,吾国吾民,面临一轮新时期新特点带来的性侵新高潮,常规性侵,同性之间的性侵,异性间的“逆向性侵”,总量上将大幅度增长,结构上也有较大调整。其时,对男童、幼女的保护问题,应予以特别关注。

 

认为需要变法,觉得应该在性侵犯领域实施健康、理性变革的朋友,点赞就是了。赞都不赞,一切不变。

 

“菊花残,满地伤……” 忧伤而悲切。8090们心领神会后光大发扬,唱出了广大被侵者的心声。但愿大官人和法学家们也能领略一点年轻的文化,可以在思想上不落后于普通群众,和他们一起承认一个简单的道理——不只是那个样子才算强奸。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