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热传侵幼案受害人信息是尉氏县人民的集体耻辱  

2017-04-04 14:19:49|  分类: 少儿与人民不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热传侵幼案受害人信息是尉氏县人民的集体耻辱

 

 于欢案舆情依然沸腾,河南尉氏县强迫初中女生卖淫案成为一个舆论热点。此热点远不如于欢案舆情之热烈,探究原因不免令人沮丧——于欢案情节极为罕见,而侵幼案、强迫未成年少女卖淫,以及过去所称的“嫖宿幼女”案件,在传播平台上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

 

回顾以往,我评论过多起侵幼、“嫖幼”案例,可以说“干预”了某某案件的进程。在评说此类事件这方面,似乎是个有经验、有资格人士。

 

 需要指出的是,发生在尉氏县的这一侵幼案件,非通常性侵幼女案件可比,实际上,它也是非常罕见的恶性案例。

 

之所以认定此案罕见,不是因为它的犯罪规模、作案方式及特定的人身伤害,而是由于此案在查处阶段,发生了保密信息泄露的事件。

 

微信朋友圈中传播出一份“简要案情汇报”,该“汇报”显示,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发生多名未成年中学生被强迫与人发生性关系,受害人至少30余人,包括多名不满14岁的幼童。这一事件涉及当地某知名企业家。

 

信息泄露到此也就罢了,可是,“上面有受害人的详细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学校信息等”。

 

这样,事态就严重了,非常严重,并且罕见。这就成了两个案子,第一个是强迫初中女生卖淫案;第二个是泄露国家机密案。

 

侵幼案中涉及的受害人信息,是国家机密吗?是的。在案件侦缉、审理的特定阶段,就连犯罪嫌疑人的个人信息也是国家机密。“国家机密”的划分和行政级别的高低并无多少关系,其定义,“指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情的事项”。就具体的指向,有7条规定,其中第6条“维护国家安全活动和追查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项”,第7条“其他经国家保密工作部门确定应当保守的国家秘密事项”,紧扣尉氏县泄密事件。

 

那个被传播的“汇报”是真实的,尉氏县内的泄密罪,存在无疑。

 

被害人信息被透露、被传播,“是对受害孩子的第二次伤害”,不错,完整的说法,是对孩子和孩子全家的第二次伤害。对孩子家长的伤害,严重到这种程度,“看到该信息后自己差点瘫坐地上”,“眼前直冒金星”。

 

第二次“侵幼”,第二次“强奸”,而这个第二次本不该发生,理论上,不能发生、不会发生。

 

从一般意义而言,侵幼和强迫卖淫犯罪的嫌疑人,是谁就是谁,若无涉权力机构、社会团体和官员背景,则纯属个人犯罪,这种犯罪,具有一定的不可控特点。而国家机密,是严控、可控的,泄露国家机密则是行政、司法的失控现象。第一次成规模侵幼,来自个人与民间,而第二次成规模“侵幼”,公权系统难逃干系。

 

估价伤害国民和危害社会的程度,定论伤害或危害事由的性质,一定要区分公权和私权,看清危害来自江湖还是庙堂。记住,对公权运行的监督、批评和要求,才应该是民间舆论、学界表述的重中之重。

 

像尉氏县这种震动当地社会的侵幼刑事案件信息,若非相关环节的内部人员,别说全文掌握在手,就连接触到机会也微乎其微。故而,首当怀疑和调查的,即参与办案、知晓案情、传递内部信息的工作人员。

 

偶然事件或特殊因素造成的泄密事件是存在的,比如文件被盗、黑客入侵、无关人员拷贝、信息传递过程中丢失等等。但无论如何,公文失控,公权有责。再则,这事件中的信息发布人,绝非“过失”性质的罪过。如果发布人为“内部人员”,那就是故意泄露国家机密,如果他是和官方机构无关的闲杂人等,却要考虑对其确定其他恰当的罪名。

 

那些记载侵幼案情的内部文件密级不高,确定泄密嫌疑人之后,对他的量刑也重不了。不过,认定其“情节严重”和“危害严重”,可以加重一下处罚,而这样认定完全符合实际、合情合理。此案当事人所为,伤害数十个家庭,同时,也对那个不怎么让人信服的“公信”,又捅了一刀。

 

我强调追究公权责任、官方过失,也不回避那许多臭烂的“人民德行”。那个“简要案情汇报”能在微信圈发扬光大,传播到人人皆知,此一事,即为尉氏县居民社会文明现状的给力证明——野蛮,他们还不是现代文明人。即便这次侵幼案不算“重犯”,即便此地之前没发生过成规模侵幼的“水立方事件”,就算当地素无“采阴补阳”之文化也罢,那个地方,也不算开化之地。

 

我第一次知道侵幼事件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受害人是比我低两级的同校同学,和我同岁,也和我同属“非农业人口”群体。一个住在门店的修鞋老头,用糖果和零钱引诱的方法,侵害她多次。案发后,大街小巷万人嚼舌,基本案情人人皆知,。和她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子,对她满是鄙夷,不知道同情这回事。那女孩所到之处,都有人指点说“那个被XX了的”,“破了”。

 

已经过去很久了,那是在“野蛮年代”和“特殊时期”,人和人的关系,几乎只剩下了讲政治,随时侵犯他人人格和人身,属于例常、正常的行动与活动。“隐私”?“隐私权”?这是啥玩意?当时的社会,没这个词。

 

尉氏县活在当下的人民,比我说的那个时期的革命群众,要好一点,文明一些。

 

尉氏县的体制内、体制外人士,所有传播受害人信息的人,所有看着此类信息发布、传播而无动于衷的人,都有过错,都蕴含一定毒性的野蛮因子。他们能判断出信息伤害到谁,知道伤害有多重,当他们还传播,或者仍无动于衷,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尉氏县官民两界、全体人民的集体耻辱。

 

有一种侵幼案的信息披露,大利于社会。这一种,不涉及被害人个人消息,只揭露对罪犯的袒护、对案件的延误。20069月,中原油田公安局胜利路派出所协警张海鹏,在自己博客发布题为《中原油田领导干部集体嫖宿女中学生》的帖子,引发轩然大波,整个油田遂成“愤怒海洋”。尔后,张海鹏被治安拘留15天(被清退回原单位),他的罪名是造谣。

 

得知消息,我坐不住了,发布《“中原油田干部嫖宿女中学生”是谣言?》一文,力挺信息披露人,抨击案件处置方。这篇文字,是全国唯一一篇大唱反调、肯定“谣言”的媒体评论(现在还能搜得到)。读者不知道的是,我在写那个评论之前,也犹豫了一阵。因为,我知道对面都是什么人,其中几个我还认识,那些人,真的不一般。

 

在濮阳和中原油田发生的大规模嫖幼和组织卖淫嫖娼活动,是歹徒享乐和“性进贡”的结合体,即是获取暴利的经营方式,又是构建强大关系网的实践。案发后,十多个学校强调的是和本校无关,没有老师介入,油田和濮阳官方强调的是领导干部没涉案,警方强调的是案件办理一切正常。事后证明,那个被官方认定为谣言的帖子,对办案的官方形成了压力,也引起了高层关注,对中原油田、濮阳市那个大案的侦查和审理,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抓了一名受贿的警官,多个组织“性进贡”、提供“卖处”服务的坏蛋被判刑,警方共治安处罚38人,9名干部因“嫖娼”受到治安处罚后,相继受到党政纪处理。不过,尽管最小的女生只有13岁,坏家伙们都逃避开了强奸罪,因涉案人潜逃和其他原因,仅查实受害女生51人,受害女生和涉嫌“买处”的实际人数,成为永远的疑问。

 

我“介入”的这个案件,性质极为恶劣,危害和影响都很严重,但是,烂到这地步,我们大濮阳也并未发生“第二次伤害”,受害人个人信息没被披露和传播,当地人不知道谁家的孩子曾经被“卖处”。濮阳和中原油田人也有耻辱,但同时也有张海鹏先生和本先生这样的勇者,而尉氏县没有。那里,只有面对污烂和痛苦还猎奇、嚼舌的大群男女。

 

当然啦,尉氏县人氏,看到我的文章可以气愤,辩解和反驳可以这样:其实,我们和你们都差不多!

 

今后万一遇到“尉氏型传播事件”,应对办法是有的,一点都不需要高智商。一见侵幼案中的被害人信息披露,第一时间就做两件事:

 

第一,当即跟帖,严肃指出发布这种信息的危害性,劝诫并警告发布和传播者,令其停止伤害行为。

 

第二,当即报案,要求执法方面立即介入,制止传播并开展调查。

 

                                   201742

 

 

黎明  公权批评家,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华中科大兼职教授,新闻评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山东人,居河南濮阳。原搜狐专栏作家、星空评论主持人,前“南都”、《东方早报》、《长江日报》、《凤凰周刊》、《长城月报》、《中国减灾》、《财政监督》等报刊的专栏作者。现流窜民间各篮球场,业余写作和唱歌(歌唱界文章第一,评论界第一歌手)

 

一个人的主义:“三无主义”——政治上消灭无权阶级;文化上消灭无知阶级;经济上消灭无产阶级。

 

 此生最大遗憾:读者数量对不住文章质量。

 

作文宗旨:提供新知,有所担当。

关注新知独见、真话嚣张的微信公众号 杂文家 zawenjialiming

 

 黎明:热传侵幼案受害人信息是尉氏县人民的集体耻辱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热血尽,化尘与土,只为博你嫣然一睹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