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女子遭二次碾压致死无人施救,心寒不如冰冷理性  

2017-06-09 22:51:04|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女子遭二次碾压致死无人施救,心寒不如冰冷理性

 

67日一段微博视频轰动网络。从视频可见,白衣女子第一次被撞到后,有20辆左右的车绕行,有20个左右行人缓步走过,现场无人施救。直到62秒后女子被第二次碾压后,这才有一位黑衣男子站在了斑马线上,有了掏出手机的动作。

 

舆论主调是“心寒”加“斥责冷漠”;“真实的众生相,心寒”;“太可怕了,大家都这么冷漠了吗?”“人来人往的一群行尸走肉”;“好心酸,活生生的人啊就这样跟个垃圾一样无人理会”,“看的想哭”……

 

眼不见,心不寒。本来,众网民可以与这一轮心寒失之交臂。驻马店市的这个二次碾压事件,发生在2017421日,如果不是微博认证为资深车评人的用户“袁启聪”近日发布该事件相关视频,它就不是个新闻了。对公众来说,那和无数可引发公众忧虑而没和公众照面的实事一样,无声无息,等于没有。鸵鸟埋头,有点用处,信息截断,真的有助于增强主观上的安全感。

 

截断信息传播的理由之一,是担心引发公众不良反应;顺畅信息传播的理由之一,是让公众面对真相以利于社会理性与权益保障。若非视频上网引起巨大反响,驻马店警方也不必于67日晚22时匆忙发布警情通报。网上热议能够让警方从不置一词到认真应对,应该说这是不够坏的情况,套改用滥的老话造个新句,老子曰“心寒也是生产力”。

 

二次碾压乃至多次碾压,不是新鲜事,上网的视频、图片、消息一搜一堆,没有公开、没法落实的二次碾压事件肯定更多。有闻的二次碾压,比无闻的二次碾压,多半还算不幸中有幸,对苦主有利,对处理事故、案件的执法者是一种监督。不少吃瓜群众也会换位思考,想到自己也有遭二次碾压的可能,下一个苦主不定是谁,于是纷纷表示此情可怕可悲。到了群情沸腾的地步,便对管理方形成一定压力,其舆论对全社会亦有警示作用,这就有可能推助事态向正确方向演化。

 

二次碾压事件不少,可我们也该承认,毕竟还是一次碾压多,比二次碾压多太多。当然,全都是一次碾压,也并非文明与和谐程度高的证明。大家对二次碾压心理反弹更强的原因,是它暴露更丑恶的人性,同时更全面、深刻地反映那负面的世相人情,单个人和一定范围的群体,都野蛮到了不可接受。

 

二次碾压通常有三种类型,一是蓄意谋杀;二是出于减少赔偿的考量“撞了再杀”;三是一次交通肇事逃逸,继而跟来一次重大的驾驶过失。只说第三种,也是后果令人绝望的罪错组合,况且,那绝望后果多因无人施救而来——所谓“社会冷漠”,是个大摇大摆的、任谁都无可奈何的杀手;单个人瞬间失能,则意味着失助、失保,少了一点他人的举手之劳,一时遇险者的人生之路就走到了尽头。

 

看那现场,行人见第一次碾压确实视若无睹,二次碾压后有人好像有报警或取证举动,即视频中驻马店路人的唯一正常亮点。对此心寒,自然而正常,声讨与谴责也应该。不必讳言,我们就社会文明或社会公德唱高调、吹大牛,既荒唐又可悲,包括过去某地方曾经树立“撞了不跑的好榜样”,其实也是沦落低谷的例证。心寒,标志着某吃瓜群众进入了面对现实、承认丑陋的初级阶段,而管理方和分析人士,不能以道德谴责为己任,他们的责任和义务,是关切心寒舆情,审视心寒之因,为减少悲剧发生,提靠谱的思路,做切实的事情。

 

网上网民都激愤,路面路人皆冷漠——这究竟怎么回事?难道路人不上网、网民不上路,路人和网民并非同文同种?难道被二次碾压的人都在当时巧遇一拨低素质人口?显然,做这样的划分行不通,所以,不可以认定表示心寒的网民一定高大上,而那些在碾压现场无表示的路人均为下三滥。

 

地域歧视也不是不可以,如果只有某个地方才发生二次碾压,歧视也有理。你说驻马店的二次碾压为河南之耻,那么同理,比这次事件更轰动的佛山小悦悦事件,就是广东之耻了。其实广东佛山比河南驻马店多少还是文明一点的,那一点差别表现在佛山现场出现了一位施救的拾荒阿姨,还有数百群众在小悦悦遇难现场聚会,宣誓“不做冷漠佛山人”,而驻马店没这种民间自发的活动。客观地说,我们祖国各地同胞真是“蠢耻相依”,不过略有差别而已,谁都当不成黑猪屁股上的白乌鸦,所以,借此显摆某地方优越性的土著居民,还是洗洗睡吧。

 

防止一次碾压后的肇事逃逸,才是防止二次碾压的根本途径。不要寄希望于驾驶员的思想觉悟,就凭公共场地中的监测与取证系统,要的是公正、干净的执法人员。驾驶员撞了就担责,施救可减罚,逃逸必获严惩。所求效果,无非是撞了不能跑,造假造不成。不错,这里的要求没温情,只是威慑性、强制性的社会保障条件。

 

中国进入汽车社会了,但经济、制度、观念、文化等各方面的条件并不配套。或者还不适应。交通肇事撞了就跑,主要和赔偿机制以及当事人的经济能力有关。对普通收入者而言,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的代价令人不寒而栗,“担不起”的预测,导致某些车主临场突然完成从好人到坏蛋的巨变,顿时人性和理智全丢。这需要从两方面进步:第一,保险行业做出相应改革,多一些社会责任,少一些暴利诉求。第二,个人购车和行驶行为,要着重考虑个人担责能力,不要只顾驾驶的乐趣和畅游的憧憬而忽略责任后果,出事机率很高的,你担不起责买什么车呀?所以我劝告相对贫困者量责而行,讲个人责任。别说我这是为富人着想减穷人权益——我们这里的伤亡赔偿并不高,即便如此你一担责整个家庭就难以过活,你个人梦想全成泡影,你说我不为穷人着想,混球一个,就该一直穷。

 

我们传承了一种不好的文化。过去大车小车都是国家的,官家素无让平民的习惯,凡开车的都牛逼,都是人让车。别处因车辆处在强势和威胁地位而礼让行人,而我们地面还是依丛林法则强者逞强(杭州等车让人文明开始流行的地方例外)。“路怒症”多发,和畸形的权利意识密切相关——莫名其妙的牛逼越多,脑袋冲水的次数就越多。

 

小区居民要求在家园附近增添红绿灯、减速带,同时作为有车族的居民都讨厌别处添加约束行车设施。未经公民训练的居民,绝大多数都是具备撕裂人格的“私民”,其实就是道德和公理上的“小人”。

 

为什么一次碾压后无人施救?大家可以发现,各处路过事故现场的车辆,极少有停下表示关切的,下车参与救助更为少见。这里有个不便参与的“共识”,即涉嫌事大,避嫌为重。不是你撞的你干嘛要救人?大家都怕这逻辑。被受害人记错或者诬赖怎么办?不可信任素无瓜葛的陌生人,这是咱们的生活常识。摄像头如果坏了,谁能证明我清白?所有的技术不信任,其实都不是冲技术和设备去的,他们怀疑的是裁决机制的运转状态,不太相信公平正义必然会落实到善良者身上。

 

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都有避嫌需求,按说步行者救人和保护现场、防止二次事故的条件最好。走路的也不出手,道理大同小异,趋利避害的本能使然。人命关天,能不沾就不沾,多人选择报警,那是在安全前提下求一心安。路人的技术缺陷的确存在,当即拦截来车,做这并不难。

 

行好有风险,救人需谨慎——这“社会共识”一旦形成问题就大了。涉及最要紧的部分却多说无益,此处略去两万字。

 

驻马店解放大道为双向四车道的交通干道,但事发路口并未设置红绿灯,有网友爆料称,此地没有红绿灯的历史在20年以上。因涉及管理责任,官方对这情况应注意。不过,红绿灯设立是讲标准的,除车流量和间隔距离等条件,有个重要标准就是交通事故需要达到一定频率,也就是要看伤亡代价。还有一个更应该重视的问题,即2006年颁布的国家标准《道路交通信号灯设置与安装规范》,而今拿来裁决是非对错恐不足为凭。十多年前,没人预料到眼下会有这么多的车、这么堵的路,技术条件也今非昔比,与时俱进的标准修订当提上日程,此为官方应担之责。

 

吐口水谈道德,好处是成本低、招人快,而实效是没有的。防止一次碾压、二次碾压的悲剧发生,必须靠技术和机制安排来实现。如架天桥、挖地道、满天星等工程是次要硬件,而对我们最重要的东西,首先是几被掩埋的朴素真理,基本的公道。

 

                       201769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