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北京——教育权,还是控人权?  

2017-07-11 22:28:39|  分类: 公权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正加速实施“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拆除违章建筑,整治城乡接合部,推进规划绿隔地带还绿。在昌平区,以打工子弟学校为主的多所民办学校面临拆迁、搬迁,一些学校目前仍不知未来搬去哪里。(财新网)

舆论在民生领域发生趋向沉默的变化,首先伤害的是底层人群的利益,公共话题被压抑的背后,受伤最深的总是弱势群体。在打工子弟学校和非京籍家庭子女教育权利问题上,这一特点表现的再明显不过。对拆迁打工子弟学校这种事,现在有报道就不错了,至于舆论场反响或官方应对,那恐怕算个奢望。

至少从本世纪初,北京就不断开展对打工子弟学校的打压乃至围剿行动。2006年,为迎接奥运会,北京市对“非法办学”的打工子弟学校进行大规模整顿。2009年,朝阳区因土地储备大量拆除城边村,波及一批打工子弟学校。2011年,随着北京人口政策的大幅收紧,各区县关停了20多所打工子弟学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北京人口突破2000万大关的2010年,北京市政府下狠手关停所有的打工子弟学校,舆论为之大哗,在猛烈的抨击声中,北京市教委表态“保证不让一个就读的学生失学”,逾万名打工子弟学校的在读学生,被分流到各个公立学校之内。而后来,在京打工家庭里的孩子们,再没遇到这样的好事。

2016年5月20日上午,一名男子在北京市昌平区政府门口自焚,被安保人员制止。此人身体大面积3到4级烧伤,性命得以保全。自焚者是一位非京籍家长,孩子入学的五证齐全,但因另外新添加的“租房税日期”这一项条件而被卡住。他自焚的这一天,是昌平区入学信息采集的最后一天,此前他已经为孩子入学跑了两个星期。媒体用两句话报道了此事,但所有媒体对自焚原因均只字未提。

北京的若干打工子弟学校之所以在折腾中存活下来,一是那种即使属于不规范之列的学校,对子女进不了公办学校的家庭来说也确实是一种“刚需”;二是因社会上反对将打工子弟学校赶尽杀绝的声音强势存在。近几年,北京官方的“舆论环境”好了许多,打工子弟学校也就自然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局面。近期围剿打工子弟学校的活动,官方可以连学校、教育都不提及——我们只是“拆违建”和“还绿”而已。

且不论北京官方认定的人口控制理论以及素不靠谱的人口规划是否合理,也不说北京行政一直与市场进行的徒劳战斗——这些方面再不济也只是行政失误、管理无能的问题。可是,当一地政府将“砍校”作为控制人口的手段,当“教育权”在政府操控下成为“控人权”,这涉及的是政府守不守法的问题,当然,也牵连大面上的“基本宗旨”了。

办齐准许孩子进入公立学校的“五证”,要家长过28个关卡;让在北京出生在北京长大的孩子回老家上高中;连幼儿园也不对“不合格”的非京籍家庭开门;做到极致则干脆管拆不管学,让打工家庭子女无学可上……通过抬高非京籍家庭子女的入学门槛来控制北京的人口数量,这显然已成为一项正式的行政手段,虽无明文示众,却也司马昭之心。

为什么北京市教委在2010年表态“保证不让一个就读的学生失学”呢?此处显出的“人性化亮色”,本是国法规定必须有的,教委负有不让处在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失学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规定,“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在非户籍所在地工作或者居住的适龄儿童、少年,在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工作或者居住地接受义务教育的,当地人民政府应当为其提供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条件。”根据“义务教育法”制订的《流动儿童少年就学暂行办法》就此另有详细规定。然而,北京政府对各县区都定下“疏解人口”的硬指标并严肃考核,这种情况下教委不敢干扰快速见效的“砍校大法”的执行,只有服务与配合的份儿。在某种正常机制的安排下,教育机构和学校、家长都可以对违法行政提起诉讼,但众所周知,而今打不成这样的官司。

”包容“和”厚德”,都在“北京精神”。北京包容了外地的劳动力和税赋,厚到了不与大部分非京籍劳动者分享任何福利及资源。官方知道当地需要低端劳动者,但他们想把辖内都变成赏心悦目的富人区,把穷人尽量往远处赶,这就带来另一个决策正确的证明——看,北京的路堵成这个样子,不疏解人口怎么能行?

当家人连“不建学校就多建监狱”的道理都懂,可他们顾不上那么长远的事。做技术分析精打算盘,北京还是只留下单个能干又不与官争利的低端劳动者最好,多一些留守儿童和分居夫妻,其实大利于首都繁荣和国家崛起。

依然存在一些不认怂的人,还有书面上的法律支撑着他们较真:拿国民教育权摆布人,孩子的异地教育权被剥夺,管你摆出什么理由,你说下天来,也不认。

                              2017年7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