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数码时代,老大哥和小二、骗子看着你  

2017-08-01 18:07:27|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明:数码时代,老大哥和小二、骗子看着你 - 黎明 -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摘要:在互联网时代,三种势力看着你:老大哥看着你;骗子看着你;小二(网络服务从业者)看着你。

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国家标准委等四部门近日联合召开“个人信息保护提升行动”启动暨专家工作组成立会议,启动隐私条款专项工作,首批将对微信、淘宝等网络产品和服务的隐私条款进行评审。

微信、微博、淘宝、京东商城、支付宝、高德地图、百度地图、滴滴、航旅纵横、携程网,这10家首批接受评审,都是规模大、影响大,和公众生活联系比较密切的网络产品与服务。评审消息预先发布,有自审机会的被评审对象肯定高度重视,而舆论场反应则比较冷淡。或许出于具有惯性的某种恐惧与担忧,有少数人对评审隐私条款产生误解,以为这是国家就个人信息采集与控制采取的行动。

网信部门与其他相关网络监管部门的职责分工,由去年出台的《网络安全法》所规定,在 “1+X”的监管体制中,网信办担纲没问题。 评审隐私条款,并非国家获取、利用个人信息的活动,而是就网络商家机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方式、规则,做出是否合法合规的评价。先行评估隐私条款当然对头,因为条款或规则的应用造成普遍问题,而合理条款下的商务实践,只形成个案或意外的失误与伤害。

乔治·奥威尔的小说《一九八四》里有句名言:“老大哥在看着你”。那个虚构的“老大哥”即控制一切的权力的象征,在其监测下,人们不敢诚恳交流,逐渐变成不会思想的行尸走肉。数码时代的技术,可以让“老大哥”的监管设想完全实现,所以,社会成员防备与监管“老大哥”的机制、任务愈发重要。除此之外,在互联网时代还有两种势力看着你:骗子看着你;小二(网络服务从业者)看着你。

而在这“看着你”的三种类型当中,“小二看着你”好处多多而弊端最少,该类型的“监测”属社会进步、科技发达的必然产物,被服务的公众不会因“信息交换”而因噎废食。

处理好保护和利用的关系,乃个人信息保护工作的重点。诚然,“找好平衡点”的问题,对世界各国皆然。公权怎样找平衡点?一是保证自身不过界,尊重服务过程中自愿、自选、自利的双方意愿;二是监管网络服务机构行为不过界、不侵犯顾客合法权益;三是保障服务方不被恶势力和坏分子所侵害、裹挟、利用。简言之,监管小二,保障客户权益;也保护小二,促其安全营运,利其服务方式的多元和服务质量的提高。

国家评审“形成用户画像及画像的目的,是否用于推送商业广告”,小事一桩。况且,朱烨诉百度侵害其隐私权一案,二审驳回朱烨的全部诉讼请求(朱烨诉百度“在未经其知情和选择的情况下,利用网络技术记录和跟踪她搜索的关键词,对其浏览的网页进行广告投放”),实际上法律已经默认推送广告的那种商业模式,而在这种默认之后,也并无实际恶果的产生——自己可通过操作决定接受与否,本来就受不了什么伤害。

蚂蚁花呗可凭信用额度购物,免息期最高可达41天,受到了用户追捧。使用花呗不仅需要提供姓名、身份证号、联系电话、联系地址,花呗还要求得到用户授权,向关联公司、合作伙伴、部分政府机构、司法机构、公共事业单位采集与本服务相关的必要信息,比如工商注册信息、诉讼信息、社保信息等。这完全正常,而在花呗面前成“透明人”的个别抱怨,则不合情理。征信信息就是干这些事用的,征信系统自身也需要新发的借贷往来信息去完善。在线下生活里,银行信贷员或你的其他债主,对所有影响经济生活和还款能力稳定的因素,都不会放过,而网商和线下债主比收集个人信息的做派差很远,借债方该知足。

要什么服务,提供信息到何种程度,这都该是相应、相对的。自己成为借贷方,就不可以进行让对方找不到人的安排。像花呗、财付通、京东白条等,这些“小二”用你的信息保障己方减少坏账,也符合国家不支持老赖的理念。

身份信息为人所知,很正常的情况,太多的获取渠道以至于让当事人难以确认何处“泄密”,于是线下常有一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其实,要寻找、了解某个具有特定身份的普通人,不过是个时间与成本问题。我一贯主张胆小的网民有匿名发表言论的权利,但本人在网上一直是个透明人,对所有言行负责,保证想找我的都能如愿,遇到挑衅、威胁的,我还进一步告知何时何地我会准确地出现在哪里,放马过来,谁怕谁啊。为什么,很简单,我又不是逃犯,躲什么?对小二,那就更无躲躲闪闪的必要了。

防权、防骗为重,查查小二也有必要。各大网商机构在条款制定上很专业,估计查不出违法大事。不过,有些隐私条款,如可广泛深入收集隐私的微信,所写条款水平过高,没多少人能够看懂,也有笼统免责的嫌疑。比如,“在任何情况下,腾讯公司均不对任何间接性、后果性、惩罚性、偶然性、特殊性或刑罚性的损害,包括因用户使用腾讯微信服务而遭受的利润损失,承担责任(即使腾讯微信已被告知该等损失的可能性亦然)。尽管本协议中可能含有相悖的规定……”如果认可这条款,除微信外谁都没理,啥话都不用说了。

要让网络服务商先把隐私条款表述清楚,把权利和义务说的通俗、具体一点——国家评审“隐私条款”,能做到这一点就算不错。

                             2017年7月31日

  评论这张
 
阅读(6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