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少儿与人民不宜

公权批评家 凯迪网络首席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黎明  

专栏作家

黎明,公权批评家。杂文家、评论家、专栏作家。 在河南的山东人。 年龄:活超了。 位置:思想与舆论前沿。 爱好:突破上篮,放声高歌,想“公家的事”。 个性:清澈阳光。

网易考拉推荐

黎明:品酒论理——烟台的那座“国际葡萄?葡萄酒城”  

2017-10-20 10:10:15|  分类: 成人激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估一座城市的成就和境界,实际上存在一种尚无成熟文本的评判标准——它是什么城?它仅仅是一座城?

人们常用“另一座城市”的称谓,来突出某具体城市的优势与特点,于是就有了“煤城”、“服装城”、“鞋城”、“美食城”、“汽车城”,有了若干以xx产业、xx物件或某种地理、文化特征为名的城市别称。这现象多出自地方形象塑造的需要,其实,那座被冠以别称的城市,还是那一座城。

城市功能完备且工业发达的烟台是个例外,烟台真的至少还有另一座城,即“国际葡萄?葡萄酒城”。这座城,即是实体产业城又是文化创意城,它的总投入以及面积、建筑物,还有历史和文化底蕴,都顶得上一片号称城市的区域。

行政区划之外的一座大城,没有行政区划的标注,但它却是跨越行政级别的高规格城市,是一座“国际化城市”。烟台,是张裕赖以成长、发达的宝地,而张裕国际酒城让烟台眼界更宽、接纳更多、飞得更高更远。这座城,中国唯一,并且,具备竞争资格的城市还未出现,就像别处不可以特立独行,也组建起一个类同烟台市、蓬莱市的政府机构,叫做“葡萄与葡萄酒局”。

别以为“国际葡萄?葡萄酒城”只是口头传播中的城市,那可不是自我标榜和自作多情的产物,也不是某社团送个牌牌就能认定的。世界上只能由“国际葡萄?葡萄酒局”来命名,总部设在法国的这个国际组织成立于1924年,局长来中国宣布烟台和张裕获得荣誉称号的时候,是1987年6月15日。其时,俞正声先生还在烟台当市长,这一晃,整整三十年过去了。

尽管张裕国际酒城命名已久,张裕公司拥有6家国家4A级旅游景区,其中烟台张裕酒文化博物馆2005年获评,烟台张裕国际葡萄酒城(包含张裕卡斯特酒庄)2009年获评(还将出现一个崭新的旅游城——张裕投入60亿元打造的中国首家葡萄酒主题国家5A级旅游景区),然而,到烟台旅游、度假的人大多并没意识到自己已身处两座名城,体验烟台之外另一个城市的意识,迄今尚未苏醒。

包括不少精明的投资人,也没意识到自己同时投入了“城市建设”、地产项目和高端旅游产业链。这些尚未被明确认知的投资项目,都处在特别宜居的“仙境”地带,而诸多的张裕项目和包括拉菲在内的海岸葡萄酒产业园区,又势必大幅度地提升“仙境”的财富价值。

从文化或社会心理的角度着眼,目前妨碍张裕酒业乃至整个国产葡萄酒行业发展的两个问题相当突出。

第一 ,外酒大举进入中国,大批经销商钻国人不懂葡萄酒、不会比较的空子,集体诋毁国产酒,污水主要泼向巨头张裕,而这种攻击性营销,针对素来平和低调的张裕是有效的,坊间确实盛行张裕酒和外国酒不在一个档次上的说法——这很不客观、极不公正。

第二,葡萄酒文化和常识不普及,老一代宁可掏腰包买大量毫无用处的所谓的保健品,也不舍得享用真有养生功效的葡萄酒,新生中产阶级和当代青年在葡萄酒知识方面也不成熟,对高质量葡萄酒的鉴别力,还不足以转换为对商家的压力——这导致葡萄酒品质提升的动力不足,促成低端消费和盲目消费占据大部分市场的局面。

首先应该承认,即便是张裕高端的酒庄酒,也的确不是土豪无限装逼的首选利器。张裕高端酒庄酒是“中国的拉菲”,作为国宴用酒,可取悦于外国政要、贵宾,作为省级、地市级、县乡级用酒当然也倍有面子,但在中国的超级装逼圈子里,拉菲才是超有面子的酒品——不管是不是真正的拉菲。

拉菲和张裕,缺乏可比性。“拉菲”名声震天,可这两个字,本身又体现着极严苛的限制。拉菲是一级庄酒,不可以脱离特定地点扩大生产,就连拉菲亲自在蓬莱搞起的酒庄,产品也不能号称拉菲,故而它一年最高产量不过24万瓶。而张裕公司酒庄酒之外的(酒商酒)生产规模不受限制,其产品线将葡萄酒种类囊括无遗,葡萄酒、白兰地、香槟酒、保健酒等应有尽有,每一类葡萄酒产品形式还区分着高中低各个层次,所以,张裕才能达到年数十万吨的出产量。

酒商酒不能和酒庄酒比较品质,也不可以比功能。这么说吧,拉菲为奢华服务,让极小众享受“舌尖豪华游”;张裕也能做这事,但主要功能是服务于日常的健康生活,解决民生需求问题。 

拉菲一年卖到中国约5万瓶,可奇葩国人喝出了一个奇迹——中国人一年消耗拉菲高达200万瓶,一年喝掉拉菲近10年的产量。一个普通的拉菲酒瓶,回收价达到3000元,1982年的拉菲酒瓶能卖4000。用这些回收的酒瓶做什么,你懂的。这里造假的行家,还能让买家察觉不到被骗,往拉菲空瓶里灌上波尔多二级酒庄的酒,就算请来葡萄酒大师,辩其真假也不容易。

葡萄酒鉴赏,很专业的事情,其中也有人为的复杂化。我简单说个消费者个人的标准:对你口味的就是好酒。如果说个人口味缺乏权威性,那就信别的,再添上这一条——经得起化学分析和行家盲评的就是好酒。

规模化的酒就不好?绝非如此。在清除有害物这方面,张裕公司规模化生产的工艺、设备均居世界先进水平,不用说张裕其他的世界水平了,这一点既体现企业社会责任担当,又是绝好的营销策略。为什么呀?因为,酒中无有害物质又对口味,不管价位高低,那都是你的高档酒。

高中低档的界线其实不甚分明,轻易说不清楚。举个例子,这事恐怕连张裕公司的人都觉得意外:张裕售价68元的低端产品“醉诗仙”,竟然在“首届中外百元葡萄酒盲品大师赛”中拿到了冠军。大师评价它“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既能登上玛丽王后2号豪华邮轮,也能出现在街边大排档,配中餐西餐、大口干小口品都可以,真是一款高性价比的好酒。”

拿品牌综合影响力和“酒品”说话,张裕和拉菲等波尔多高端酒,曾经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张裕甚至对大牛的国际竞争者还曾有过某些优势。

张裕诞生,本来就是法国行家对张弼士先生告知的结果,那法国外交官说了这么个意思:“中国有个叫烟台的地方,采那里的山葡萄用瓶瓶罐罐能酿出不次于波尔多的好酒。”而张裕出道22年之后,在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张裕产品压倒众多欧洲老牌葡萄酒,产自中国烟台的“可雅白兰地”、“红玫瑰葡萄酒”、“琼瑶浆(味美思)”和“雷司令白葡萄酒”一举荣获4项金奖,被当时的美国报刊称为“最不可思议的事件”。

民国十六年(1927年)颁布的《京兆机制酒类征税处机制酒类名称价值税率表》,记录了拉菲在北京市场的价格信息。史料发现者陈耀明写道:“表中‘Chateau Lafite’的‘折中单位价格’(每瓶均价)为1元”,“甚至仅与张裕的樱甜红(Mixed Claret)和正甜红(Sweet Claret)相当”。

1987年烟台凭什么成为"国际葡萄?葡萄酒城"?那个命名的国际组织主要根据这两条:一是该区域对葡萄酒种植做出杰出贡献;二是出产葡萄酒的品质达到国际公认水准。

在权威国际大赛中屡屡进入前列、获奖无数的张裕;在欧洲进入高端超市等5000多家销售点的张裕;出口产品到几十个国家的张裕;收购了法国等国多家著名葡萄酒公司的张裕;作为世界葡萄酒企业四强之一的张裕……比起泛指的“外国酒”怎么会“不上档次”?可能吗?历史和现实已经明确告诉了我们。

无论何处何时,给经济、社会发展和大众利益带来危害的东东,总是源自认知谬误和不端之心。消费市场中有舆论误导和认知误区,葡萄酒产业界有不平和不公,而大家据实平心想一想、论一论,市面上添你我一份理性,就等于减一点龌龊,酿一杯美酒。

                                 2017年10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